@ 2018.06.01 , 18:00

路毙动物和清理者

路毙动物和清理者

马路上被压扁的浣熊或是支离破碎的爬行动物对于路过的司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食腐动物来说,这是一顿美餐。一篇首次研究关于食腐动物在路毙动物清理中扮演的角色的新研究论文发表在了5月15日的《城市生态学杂志》上,研究结果使我们不禁怀疑之前针对路毙动物的数量统计是否正确。

在这项研究中,来自威尔士卡迪夫大学的科学家在卡迪夫设置了放有鸡头的12个相机陷阱点:当食腐动物来吃鸡头替代的“路毙动物”时,相机会抓拍下来,并记录下时间、食腐动物的种类以及地点。虽然科学家们已经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来研究路毙动物,但是这是首次运用相机陷阱来捕捉食腐动物的种类。

而且研究结果也出乎意料:“我们非常意外刚放下没多久的假路毙动物很快就被叼走了,”论文的作者之一,生态学家Sarah Perkins说。其中有62%的案例中,从乌鸦和喜鹊这类鸦科动物到家养的猫和狗,这些食腐动物在不到两个小时内就找到了鸡头并将其吃掉。

Perkins是Splatter项目的协调员,这个项目是一个由卡迪夫大学发起的英国全国范围内的全民科学倡议,让公众居民成为现场调查员,搜寻和编录当地的路毙动物。普通民众可以通过使用社交媒体,填写项目网站上的表格或者用智能手机上的应用来记录路毙动物。同时研究人员也会使用GIS技术将数据点制成一张交互式的地图。这个研究可以提供那些由于已经成了其他野兽的腹中餐,没有被人们观察和记录到的路毙动物的新的信息。

“动物尸体被食腐动物清理掉是我们低估路毙动物数量的最重要的原因,特别是那些小型的食腐动物,比如说花园里的小鸟和啮齿类动物,”论文的第一作者Amy Williams Schwartz在新闻公告上说。

研究人员发现鸦类是最常见的食腐动物,而小的啮齿类不回叼走整个鸡头,而是一点一点啃上面的肉。他们还发现清理也和一天中的时间段有关:相机陷阱在清晨捕捉到的多数是迅速的进餐。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生态学家Fraser Shilling表示,这种类型的研究“不仅仅是学术实践”。他还指出,这种研究在了解动物的真实动向的同时,也涉及动物保护以及人们的安全行驶。Shilling没有参加卡迪夫大学的研究,但作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道路生态中心的主任,他参与研究以北美为背景的道路生态和路毙动物。

Perkins表示,这同时也阐明目前我们对城市野生动物的认知可能会让我们忽略一些事情。鸡头被清理掉的速度之快表明路毙动物作为一种食物来源对城市野生动物来说要比我们之前所理解的要重要的多。同时这也暗示可能“有比我们想象中更多的野生动物生活在城市中”。

虽然研究结果只能代表卡迪夫当地,但是也表明了更普遍的有待探索的模式。她说:“我们知道别的地方也有很多路毙野生动物,所以这也会是很多食腐动物种类的潜在食物来源。”Shilling从事于加州路毙动物观测系统(CROS),这也是另一个全民科学倡议项目。除了其他方面,CROS会特别寻找路毙动物出现的“热点地区”,或许变更这里的基础设施可以减少动物的死亡。

至今Shilling所在的实验室还没有使用过相机陷阱来找出会叼走路毙动物的食腐动物的种类。相机陷阱为卡迪夫大学的研究“锦上添花”,他表示:它为路毙动物的降低率提供了新的证据,同时也提供了食腐动物的种类。

有一些种类比如说鸥类,或者英国的狐狸,可能会被人们所厌恶,但是Perkins说弄清它们在路毙动物的清理中扮演的角色,可以让我们看到它们在城市生态系统中积极的一面:它们就是清洁工。如果没有它们,我们的生活环境可能会更臭。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