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31 , 23:00

费米悖论:一个冷酷的新解释

费米悖论:一个冷酷的新解释
credit 123RF

宇宙大的无法想象,它无边无际的空间中充满了各种可能性。那么,其他生命形式的可能性将落到哪里呢?

这种思考方式的核心,就是所谓的费米佯谬:尽管我们银河系中有数十亿颗恒星——更别说星系外面了——出现(或者说竟然未曾出现)令人困惑的反常现象——我们从未发现任何先进的外星文明的迹象,为什么?

这是一个体面的问题,也是几代科学家和思想家在几十年前确立了这个悖论以后就一直努力解决的问题。

有人认为外星人可能会选择进入漫长的冬眠,或者说某种神秘力量阻碍了他们的进化。或者他们只是不想被我们打扰?

现在,来自俄罗斯国家电子技术研究大学(MIET)的理论物理学家Alexander Berezin提出了自己的解释,他称之为“先进后出”的解决方案。费米悖论的答案。

根据Berezin上传到预印本网站的论文——尚未有其他科学家对该论文发表评论——这个悖论有一个“微不足道的解决方案,不需要任何有争议的假设”,但可能是“难以接受”的,因为它预示着我们自己文明的未来面临“比濒临灭绝还要糟糕的命运”。

Berezin认为,过去对费米佯谬做出的一些解答存在着先天的缺陷,他们对外星生物的定义过于狭隘。

“进入星际时代的文明的具体属性应该不具有重要性,”他写道。

“他们可能是像我们一样的生物有机体,也可以是反叛他们的创造者的邪恶AI霸主,或者是像斯坦尼斯拉夫·莱姆在科幻名著《索拉利斯星》中所描述的具有自我意识的行星。”

当然,即使扩大到如此的范围,我们仍然没有在宇宙中看到他们一丝半点的影子。

但为了解决这个悖论,Berezin说我们应该关心的唯一参数——就外星生命的定义而言——是我们可以观察到其存在的物理门槛。

“我们可以客观衡量的唯一变量是在距离地球一定范围内从外太空探测到生命的可能性,”Berezin解释道。

“为了简单起见,我们称之为'参数A'。”

如果一个外星人文明不能以某种方式满足参数A——无论是通过发展星际旅行,通过太空广播通信还是通过其他什么方式——它可能存在,但我们并不知道。所以,他们对我们解决悖论毫无贡献。

Berezin提出的 “先进后退”的解决方案是一种更加严峻的情况。

“如果第一支实现星际文明的外星族类为了超越母星系的束缚,必须要根除所在光锥*内所有的其他文明呢?”他假设。

也许某个外星文明,为了冲出所在星系,不得不激发当地的某颗超新星,结果就是为了自己的未来毁掉了星系里所有其他可能的生命形式。如果每个超级文明都不得不采用类似的方式,那么显然最终不会有太多的智慧文明留下来。

正如Berezin解释的那样,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高度发达的地外文明会自觉地消灭其他生命形式——但也许“他们根本不会注意到,就像施工人员拆除蚁丘来建造房地产一样,因为他们缺乏保护它们的动机”。

Berezin暗示我们不过是蚂蚁,而我们没有遇到外星人的原因只是我们足够幸运,没有被超乎想象的高级生命形式不加思索地摧毁自己的文明?

。因为我们可能不是蚂蚁,我们才是一直渴望超越自身的宇宙毁灭者

“假设上述假设是正确的,那对我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Berezin写道。

“唯一的解释是人择原理,我们是第一个到达星际阶段的物种,而且也最有可能的是最后一个。”

再一次重申,这种潜在的破坏性不需要被刻意地设计或编排——它可能只是一个完全不受限制的系统,超过了任何文明的掌控力。

Berezin罗列出的一个例子是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另一个例子可能是人工智能(AI),这些人工智能可能因其自身迭代和权限积累突破人类最早设下的限制。

Berezin写道:“一个邪恶的AI可能会利用自身的副本填充整个超级集群,将每个太阳能系统转变为超级计算机,而其他文明发出的质问——为什么他要毁掉一切——则毫无用处。”

“重要的是它可以。”

对费米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观点——基本上,我们可能是一场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已经报名参赛的致命赛事的胜利者有点钦定的感觉,或者正如Andrew Masterson在纪录片《宇宙》所言,“我们人类本身就是费米悖论显而易见的反例”。

即使是Berezin也承认他希望自己在这方面犯下了错误,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其他科学家对于费米悖论有相对乐观积极的看法。

但物理学家的观点只是一种最新的科学论证,为什么我们注定要在时间和空间上独自凝视着群星,我们的起点和归宿。

该论文可在arXiv.org上找到。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