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28 , 14:00

水深火热:瞧一眼外国的绑架业和绑架险

上世纪70年代,阿根廷有帮反朝廷游击队灵机一动,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富豪绑架。当时大企业们在这方面的应对还很幼稚,经常不去讨价还价,而是照付巨额赎金。这么做的后果实际上远超过单方面的经济损失:越来越多年轻人发现绑架确实是朝阳产业,于是各路猛人百川入海,而富豪肉价也在飞涨。1975年,胡安.波恩和弟弟豪尔赫的绑架案轰动一时,哥哥的赎金至今是秘密,而弟弟的命换算成今天美金约值2.75亿,这数字就是现代赎金的珠穆朗玛峰。

为什么没有继续拔高?因为在这一时期平行红火起来的绑架险。相比于绑架业,保险业在这方面的发育不算迅猛,但最终还是给赎金膨胀修了个玻璃天花。服务内容除了帮填赎金之外,还肯定有一项谈判援助,即由保险公司提供经验丰富的谈判/危机应对专人。这批人主要工作就是砍价,同时跟绑匪摆明利害,使其冷静。纯求财的绑架案里,9%受害者遭遇撕票,而有专家参与时死亡率将下降到2%。绑匪不会知道对面接电话的家属只是个传声筒,而如果是谈判专家直接对话,也不会泄露自己身份。

全球各地,特别是那些治安拙急国家的有钱佬们都开始把这保险当作安全标配,诸如尼日利亚、菲律宾。有很多五百强企业都为旗下某些关键员工购买这类保险,但会十分隐秘,一般连受保人都不会清楚内情:公开投保,这人就等于血衣下海,最先知道的将是各路鲨鱼。

水深火热:瞧一眼外国的绑架业和绑架险

公司开在墨西哥城的西奥安尼,跟我闲聊过初入行时的旧事。第一次听绑匪电话他手一直抖个不停,不过在亲自接过116起绑架后,按他的说法:“我整个人现在就是冰做的。”墨西哥的绑匪跟阿根廷的没什么不同,他们一开始都是以超级大鲸为目标,到近年收窄了网眼,连中产小鱼都不放过。

临时起意的绑架案正在变多。有时罪犯会利用约会平台来狩猎。西奥安尼还提到有个案例,是绑匪去农场问价,声称想买二十头猪。农场方有个男人出来接洽,当场就被架走。

绑架业兴旺的国家,治安力量多半靠不住,出问题了报警可能会格外危险;绑匪漫天要价,一般也算好这边落地还钱,要是家属答应得爽快,甚至快马加鞭付了钱,肉票反而就苦了。绑匪的年龄、目标和派别又各都不同,这里面的细碎门道,就算是内行也容易出漏子。

如果一个地方的谈判从业者不够谨慎,当地赎金要价很快就会螺旋升天,就像多年前的阿根廷。现在很多国家都不允许媒体报道绑架案细节,担心数目曝光之后会吸引更多人入行。2009到2011两年间,索马里海盗要求的赎船金就平均翻了一番。

胡乱交钱不单伤害整个地区的治安,也损伤保险业界的生意。所以有不少公司都联合了起来,共享各地报价,维持阵线。如果哪家的人敷衍行事,这公司就会被踢出联盟,切断定价的情报。有联盟花了十多年时间,把合作者们的理赔损失压到了原来的二分之一,实际上也通过减少绑架业的收入和吸引力,间接改善了一点各自所在地的治安。

无论什么事物,都至少会牵着一个对立舞伴上场。就在黑白角斗的轮转之间,有的人会看到平衡,有的人则闻到了生意的甜香。如果有个按钮能立刻根绝地球上所有绑架,那另一边成千上万的对口业者,怕是也要犯愁了吧。

原文标题:《How kidnapping insurance keeps a lid on ransom inflation》, May 26th 2018 | MEXICO CITY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