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18 , 10:00

生物黑客之死

生物黑客之死

根据华盛顿特区市警察局的一份报告,一家生物医学公司的负责人或因向自己注射未曾经过充分实验的基因治疗试剂而身亡。

28岁的Aaron Traywick,死后在行业内名声大噪。尽管目前还没有收到死亡原因的详细报告,但该新闻令读者忍不住联想到了他生前的业务领域,习惯上被称为biohacking生物黑客的工作,以及这种低成本DIY生物学研究的潜在风险。

生物黑客,又称生物崩客(biohack),自己动手的生物学家,车库生物学家(garage biologist)等,是为了防止出现技术被少数专业人士所掌握而形成的垄断操纵而产生的一群团体。——百科

据报道,4月29日上午11时31分,Traywick的尸体在华盛顿特区SOULEX Float水疗中心的一个感官剥夺池中被发现。

他的死因有待进一步调查,但警方表示他们现阶段没有理由怀疑存在犯罪行为。

去年10月,生物技术公司Ascendance Biomedical上了新闻头条,当时,Traywick在德克萨斯州的一场生物黑客大会上脱下裤子,并往自己的大腿上注射了一针旨在治疗疱疹的基因药剂。

严格来说,该针剂尚未经过新药所需的严格临床试验。一般新药可能需要花费大笔金钱和数年的时间才能获得药物管理局的批准。

将自己当做实验白鼠,Traywick计划公开向外界展示他们研发的基因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同时避开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严格规定。

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的工作人员报告说,CEO与他们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后来他将自己封闭起来,“我们都失去了他的联系,他关掉了手机。”

尽管存在意见分歧,该公司发表声明说:“虽然许多人不同意他的做法,但没有人会怀疑他的人品。”

避免公众对Traywick的死亡原因胡乱猜测,认为他参与的研究存在致命的高风险是该公司非常重要的公关方向。

然而,这一新闻将被称为生物学黑客的独角兽领域以及他们带来的风险、收益和市场表现统统推到了聚光灯下。

今年早些时候,生物物理学家Josiah Zaynor批评了生物黑客团体自制的宣传教学视频,它们旨在吸引公众关注,令他们了解如何使用CRISPR技术的DIY基因编辑工具包进行个人研究。

Zaynor告诉记者说:“科幻小说最糟糕的那一部分正在变成现实,人们认为它是获得点击流量、一举成名的一条捷径,公众将会受到伤害。每个人都想出人头地,毫无疑问,在我的脑海里,最终会有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不幸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很难量化那些为成功者铺就道路的牺牲品的数量,他们通常是由于运气不好或者单纯出于无知。

时间会告诉我们,Traywick到底会被当作医学革命的幻想家而名留史册,还是作为愚蠢的生物黑客,沦为笑谈再迅速被人遗忘。

随着技术为更多人进入生物学和医学领域打开了方便之门,未来会怎样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