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08 , 20:00

妙笔生花:原来我只是一只猫啊?

妙笔生花:原来我只是一只猫啊?
图片来源:蛋友表象声色的主子

[WP]你家人突然让你过来坐好,和你说了那个消息 - 你其实是他们领养的孩子。你震惊,你不知所措,但越想越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与你同辈的年轻亲戚们相比你是那么的不同。他们都有很高的学历,友善的性格,长得也好看,而你只是…一只猫。

* WritingPrompts[WP]是Reddit上的一个文学创作类子板,用户们根据楼主提出的一点背景提示与指引写出属于自己的故事/诗歌,大概吧。


[–]Sensimya

Remi的心在胸腔激烈悦动,他不肯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他们不是一直喊他儿子,和他说他是家里的一员吗?他知道他和家里人都长得不大一样,但那只是遗传到的基因不一样嘛不是吗?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是领养的嘛?”他朝着父母大声怒责。

“Remi你乖,你还是我们毛绒绒的小宝贝儿啊。”他妈妈柔声说道。

“爸,你开玩笑吗?我以后还能喊你爸爸吗!?”

Al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没关系,你依旧是我软绵绵的小儿子。”

Remi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答案。他翻过身子,示意爸妈给他揉揉肚皮。他们忍不住笑意,赶紧伸出手去为Remi服务。Remi静静等到了第二次按摩结束,然后突然将爪子弹出抓向爸妈。

“噢!Remi你真坏!”他们齐声惊呼。Remi暗自偷笑,被钓鱼的滋味怎么样啊?他依旧满腹牢骚,但刚才那小小的报复让他感觉好了点。他纵身一跃,经由猫洞跳向花园。

他戏耍着偶然经过的几只苍蝇,又拍打着花园里的落叶,嘴里止不住叨唠。“他们怎么能一直瞒着我?我已经足两岁了,他们居然等了这么久才肯告诉我?”他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折,大声在花园里哭喊。

“你在这干嘛呢?讨人厌?”邻居的猫跳入花园向他问道,她那迷喵的蓝绿色双眼在她一贯漆黑发亮的毛皮上闪闪发亮。趁着她不在意,Remi赶紧润湿了自己白色爪子上的肉球,偷偷往身上褐色与黑色的斑点涂去。

“哦是你啊,Essi”他尽可能地假装语气自然。

“Remi你那皱巴巴的毛皮底下藏着些什么呢?”

他皱眉,他以为自己不会这么快被看出自己隐藏的情绪。“我爸妈刚刚告诉我我是被领养的…”他试着把过于明显的悲伤藏起,但这不大容易做到。他忍不住抽泣。

Essi放声大笑。她在地上滚了一圈,翻过身去用爪子挠肚皮。Remi对Essi的缺乏同情心感到气恼,同时也禁不住沉醉于她那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光芒的毛皮。他有些迷惑。

“你笑个什么劲儿啊!?”他抬高声调。她立刻止住笑声,凝视着Remi的双眼,“等一下,你是认真的吗?”她问。

他充满困惑地看着她,“我当然是认真的!为什么我要拿这种东西来开玩笑啊?”

但她眼里的困惑远比他要深。她张嘴,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但很快又闭上。她凝视着Remi,慢慢朝他走进。Remi浑身发僵,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

“把你的爪子给我,”他乖乖听话,递出了爪子。她用自己的爪子抓起他的爪子,“来Remi,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两只爪子。”

“没错,它们长得一模一样对不对?”

“对,”他小声回答。

“现在闭上眼睛,仔细想象你爸爸妈妈的爪子,它们和我们的不大一样对不对?”

Remi想了一会。它们真的很不一样,他们甚至都不叫它爪子…爸爸妈妈叫它手。他看向Essi,瞪圆了双眼。

“你有多少条腿啊?他们呢?”她语气温柔地朝Remi发问。

他像是中了一枪。“他们有尾巴吗?毛皮呢?他们比我们大了多少倍啊?他们的胡须呢?和我们一样吗?还有他们的动作比我们笨拙多少啊?”她急切追问着。

Remi脑袋一片空白。他怎么没发现呢?他和他们没有一点相同之处,他当然是被领养的啊。“不用不开心啦Remi,这代表着他们很爱你才会选中你啊。我爸爸妈妈选中了我,我也爱我的兄弟姐妹。这件事应该让你开心才对嘛。”

她的声音既软又甜,他无法从中抽离。她是对的,能和爸妈在一起是他的运气。他们总是喂给他最顶级的湿食,他还有自己的猫爬架和玩具。他们是那么的爱他,常常给他抱抱和陪他玩乐。“谢了Essi,我想你是对的。”

她看向他,眼里闪着璀璨的光芒。她把头向他的头靠近,蹭了蹭。Remi觉得自己更加爱她了,她的蹭蹭简直是天赐级别的。他开始发出幸福的咕噜声。

她打了他的头一下,“你啊!”她跳开,铃铛般的笑声依旧环绕在花园里。Remi紧跟着她冲了过去,微笑着,早就忘了早上爸妈跟他所说的真相。


妙笔生花:原来我只是一只猫啊?
图片来源:蛋友表象声色的主子


[–]Starved-Nutritionist

我的心炸裂成了碎片,尽管妈妈还在轻轻地揉着我的头,爸爸还在轻柔地挠着我的肚皮。姐姐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开着我的玩笑,说我简直是被宠坏了。“Leo,姐姐以后跟你换换位置好不好啊?”她在笑。

“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怎么能突然告诉我我是领养的然后表现得那不是什么大事似的!”我说。

妈妈在哈哈大笑,她对爸爸说话,“惨咯!他今天喵喵叫得这么多、这么响,一定是对我们刚刚告诉他的消息生气了。”

我跳下我妈妈的膝盖,狂奔到楼上。我走进我和姐姐共同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努力忍住眼泪。没有人要我,没有人爱我。

几个小时后,我决定回到楼下去。我找不着妈妈和姐姐,爸爸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我饿啦,”我向爸爸宣布。爸爸看着我,笑了。“有人想要吃东西了,是不是吖?过来吖。”

我跟着爸爸走进厨房。他打开一个吞拿鱼的罐头放在我面前。“妈妈不喜欢你吃这些东西,但我知道你最爱吃这个了,”他说,“这是我俩之间的小秘密哦。等她回来她会再给你猫粮的。”

吃完饭,我又回到了客厅。爸爸正在看着别的电视节目吃他自己的晚饭。

“喂,”我说,“我不知道现在是怎样,但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爱我!爸!”

“嘘,乖”爸爸说。“嘘,安静点。让我先看完这点。”

“爸!”我大喊,“你没在听我说话!你们怎么能跟我说个这么大的消息然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爸爸从沙发上走下,朝我走近抱起了我。我以为他是想安慰我,但他却打开了后院的门把我放下。“对不起啦,乖孩子,”他说,“你不再喵了之后我再把你放回去哦。”他很快地拍拍我的头,关上了门。

我坐在门外,目瞪口呆。他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听见妈妈的车停进车道的声音,她和姐姐出去了,还在互相打闹。

就这样吧。我跳上后院的围栏,扭头看了我之前的家最后一眼。我走了。如果要这样对我,那我情愿选择不和他们在一起。

是时候去找我真正的爸妈了。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肉饼
3.6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