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07 , 14:17

妙笔生花:不朽者与时间旅者 [1]

# 妙笔生花是reddit上一个脑洞写作板块。通常由一名版友给出一个写作的主题,其他人根据主题大开脑洞写出各种各样的故事。
# 本期主题:你长生不死,她则是个时间旅者。你们两个的生活彼此碰撞到了一起。
#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部电影,都是一个时间旅者和爱人的故事。强烈推荐你们去看这部电影。
# 有些地方翻译的不好请不要介意
# 再小声BB一句,熬夜喝咖啡翻译文章真的很容易导致人失眠的,至少我失眠了。

妙笔生花:不朽者与时间旅者 [1]

我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观察。

我忘了我的不朽从何时开始,也不知它将在何时结束,但是这世间已没有什么事再值得我去做了。我建造的已经成为了废墟,我认识的也早已化成一堆枯骨,在这世界里我留下的痕迹许久之前便已消失。人世间的一切都已对我毫无意义,我见过太多的悲欢离合,但没有一个值得我去铭记。

除了一个人。

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在我那漫长的生命里,我与她曾在不同的时间段里相遇过。她有时是苍老的妇人,有时是明媚的少女。我不知道是我先发现的她,还是她在未来的时空先发现的我,然后穿越时间长河返回来找我。但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大概是我发现时间对我不起作用,我不像正常人那样会随时间衰老之后不久。那时的埃及还处在法老王的统治之下,我坐在尼罗河畔,和她一起看着尼罗河在我们面前缓缓流过,那时的她是个老妇人。

“真美丽啊,不是吗?”
“是啊”我回答她,“你是?”她的口音有点奇怪。

她对我笑了,“我忘了你现在还不认识我”她向我伸出一只手“我叫莎拉”。她那蓝色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笑意,脸上那满是皱纹的皮肤下散发出的耀眼的活力。

我瞥了一眼她的手,然后接住了它,一切都很自然“我叫泽尔”
“我知道。”
“我们以前见过?”我问。
“是啊,很久之前和很久以后我们曾见过面”
“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我很特别,泽尔。就像你一样,但是你我不同.“她回答我。然后转头看着尼罗河。
“时间也不会在你身上正常流逝?”
“时间围绕在我身旁,我漫游在时间长河之中。但我无法掌控它”她捻起一撮泥土,用食指和拇指揉搓着它们并看着它们从两根手指间消失不见。

“我们是朋友?”
她转过头看着我“在那之上。”

然后她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那个世纪我再也没见过她,最初相遇的记忆虽已在我脑海中逐渐褪色但是但却依旧停留在我脑海深处。

当我下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已然变成一个少女,比我要年轻得多,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会被当时的她吸引,或许是她看起来和周围显得格格不入,好像她不属于这个时代一样。她的穿着很怪,看起来和周围其他人完全不一样。而且她看起来很害怕,她的眼泪正不住的往下流。

我当时还没意识到那就是她,对于我来说她只是一个在人群中吸引我注意力的奇怪的小女孩而已。我走上前然后单脚跪在她面前,她用她那闪亮的蓝色眼睛透过瀑布般的淡金色长发注视着我。在她与我的目光接触的那一刹那,我就明白她是谁了。我不知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敢肯定,那就是她。她这次是如此的不同,不再是一个世纪前坐在我身旁的干瘪老妇人。她是如此的脆弱,无助。

“莎拉?”我低声问道。

她睁大双眼,然后用小臂抹去脸上的泪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向她伸出手,就像她很久之前对我做的那样。她犹豫了一会,然后握住了我的手。我尽可能安慰她“我叫泽尔,我很久之前见过你,那时的你比现在大多了。”

她注视着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又哭了起来。

我把她拉进我怀里然后抱住她“你很特殊,莎拉。就像我一样。无论你到了哪,如果你看见了我,你会发现我一直都是一个样子。我会一直呆在这个世界里,一直等待着你。”

她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起来,试图理解我的话。她不想这样。

然后她又一次消失了在我的面前。

在我又一次见到了她前,我独自一人活了数百年。我那段时间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因为我厌倦观察人类的文明兴衰了。在那段时间里,我作为士兵持剑上过战场,也作为君王统治过万民。没有一件事能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因为那些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我只想再一次见到她,想知道她很安全。想要那个能理解我而我也能理解她的人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而已。

然后,她出现了。

她是如此美丽,与我的外表年龄相仿,虽然我实际上要比她大上数百岁。她站在一片田野的边缘,看着作物随风摇摆。当我站在她身旁时她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你好啊,泽尔。”
“你也是,莎拉。”

她伸出了她的手,我接住并握紧了它,感受着她手心里的温暖。“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我低声对她说。

“有吗?”她也握紧了我的手。
我的大拇指慢慢的,有条不紊的在她的手背上摩擦着,感受着她光滑的皮肤和皮肤下凸起的骨骼。

“有多久了”她问。
“几个世纪吧”
“那么长?”
“是啊”
“你上次见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在开罗的集市里,你那时正在哭。”

我与她十指相扣,希望这一刻能永远下去。但是如同我的永存不朽一般,她能停留在我身边的时间总是很短。

她点了点头。“那是我与你的第一次见面”
“你还好吗?"
"我很好,这能帮助我们找到彼此“
“为什么?”
“你是我生命中的永恒,是我了解时间的唯一办法”
我点头,“我知道,你是也我的永恒”
“我很开心这次我们找到了彼此,泽尔。上一次时间旅行并不令人愉快。“
“为什么”
“这个世界并不总是这样的。总有一些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发生了什么?”
“还是来让我们享受这短暂而又美好的一刻吧,该发生终究是会发生的“

我转头看向田野,享受着紧握着她的手的感觉。

然后她又一次消失了。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Aec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