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07 , 09:00

新发现:早于纳斯卡时代的地画

新发现:早于纳斯卡时代的地画
Wikimedia|CC-BY-SA

秘鲁的考古学家最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他们找到了50多幅以前未被人知的巨型地画——其中几幅的历史比那些现代著名的沙漠图像还要早数百年。

这些神秘的线条大多数是由生活在公元200至700年的纳斯卡人所创造的。但研究人员认为,一些新发现的图案甚至早于那个时代便已经成形——由帕拉卡斯和托帕拉人完成的杰作,他们生活在公元前500至公元200年。

拥有2000年历史的纳斯卡线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几处地标之一——它们神奇瑰丽,引人遐思。

它们中的一些形成几何形状,另外一些线条勾勒成精心描绘的动植物。一只46米长的细腰蜘蛛,一只大约300米的蜂鸟,一只108米的卷尾猴,一只188米的蜥蜴,一只122米的兀鹫,一个巨大的蜡烛台在俯视着大地。它们就像是大地真正的主人,一直存在,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它们到底存在了多久。

这些古代符号最令人惊叹之处是,你无法在地面上看到他们描绘的东西,你必须在飞到天上才能一览全貌。这就是为什么直到飞机发明之后,现代人才能了解古人的非凡荣耀。

另一方面,更早的帕拉卡斯图形更多地出现在山坡上,这意味着从合理的角度来推断,它们可以被地面上的人看到。与更加几何抽象的纳斯卡线条不同,他们也经常描绘人类的形象。

帕拉卡斯图像描绘的人物大多数是战士,他们早在纳斯卡人开始创作自己的巨幅地画之前几百年,就已经存在于世了。

“这意味着它来自于更古老的传统,它打开了关于地画功能和意义的新假说的大门。”秘鲁文化部的考古学家、恢复和保护地画的负责人Johny Isla告诉国家地理杂志。

2014年,绿色和平组织因在“蜂鸟”地画上铺设宣传巨型字母宣传标语,而导致纳斯卡线条遭到践踏损毁。Isla和他的团队为此从美国政府获得了足够多的资助,可以帮助他们完成对所有已知未知的损毁地画的修复工作。

但是由于它们的消息非常不完整,这项工作困难重重,因此Isla与秘鲁天主教大学的考古学教授Luis Jaime Castillo Butters合作修复这些地图。

他们与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r和考古学家Sarah Parcak合作,他创立了GlobalXplorer计划。像Zooniverse一样,这是一种“众包”科学,招募民间的科学爱好者通过卫星图像来监视潜在战略位置——就秘鲁而言,就是潜在的考古遗址或文物劫掠发生地。

最初的调研之后,Castillo亲自访问了这些战略位置,发现几乎都没有什么价值。

随后,团队用无人机拍摄了这几处地形,同时使用了摄影和3D扫描——最后发现了几十个以前没人注意过的几何图案。

随着时间的推移,退化和侵蚀遮掩了这些线条——但是无人机比飞机更轻便、更便宜且更便于使用,因此无人机重新发现了它们。

虽然新的图案属于纳斯卡和帕尔帕之间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的地点,但它们尚未在秘鲁政府登记。目前,他们并没有受到直接的威——GlobalXplorer的大众科学家们仍在继续寻找有可能带来新发现的地点,如果这些地点具有重大意义,可能会简化政府的登记程序。

同时,卫星数据可以帮助保护地画免受计划外的侵入事件,这是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