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05 , 17:00

同人节选:哈利波特与心理学实验

废话:跟国内Fanclub中译相比,应该是个软化版,没真读过,反正不是抄袭。原文自我问答较长,有删节。单纯想看一下喜欢这类文章的蛋友多不多。这段说不定是全书最闷的部分?我是孤僻怪所以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搜HPMOR,主页右边有3.87G的读播,赫敏的CV很赞,制作质量从第十话开始好很多。

同人节选:哈利波特与心理学实验
节选自 第63章: 斯坦福心理学实验,余波

如果要说奇洛教授的思维真有什么问题,那可能是他看待生命的眼光太消极。

是这样吗?他读过数之不尽的实验报告,描述人类如何擅长盲目乐观,过度自信。奇洛真的“太消极”,以至于他对世界的期望经常与现实不符?说到底,这次完美越狱是谁策划的?是谁尽力往坏处想,让计划有足够的弹性,最后擦干净了你的屁股?

用“消极”来描述奇洛并不贴切。他的思维真有毛病吗,还是在我的后见之明里,他的做法才有问题?不过,从我们相处的经验看,奇洛的确习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事。你给奇洛一杯九成满的水,他会微笑着告诉你这未满的一成证明人类根本不关心水。

水杯空满这个分类法倒算合适。阿兹卡班并不等于英国魔法界,在这里有邪恶的空洞,但不是主体。

然而,阿兹卡班的存在也可能说明这社会中剩下的九成只是在努力表演善良,奇洛就会这么看。因为一个真正善良多数的社会,不会允许存在阿兹卡班......真的不会?

想做个理性主义者你得读很多很多涉及人类天性的论文。人会犯的无数错误里,有些是因为纯洁无辜的笨和思维盲点,而另一些则只能解读为天性的污黑。

哈利想起的是米尔格拉姆。

为了摸索二战起因,这美国教授设计了服从实验。最初目的是看看德国人是不是由于某些心理特质,而更容易屈服于权力,继而作恶。

他首先在美国自愿者身上做实验,准备用作对照——结果出来后,他直接懒得做德国人那部分了。

实验设置:三十个按键一字排开,标注从15伏到450伏,每四键为一组,一共七组。第一组上头标有“轻微电击”,而后每组增幅,至第七组“危险:剧烈电击”。剩下两个按键没有标明电压和伤害度,只有三个字母:XXX

志愿者们被告知这是趟关于惩罚和学习能力的实验。一个混在人堆里的演员会经“抽签”选出,做背诵、挨电的倒霉鬼。剩下的人轮流在隔壁作为“老师”负责按键通电,屏幕每显示答错一次,就提升一次强度。

从300伏开始,演员会拒绝答题,挣扎的声音透墙而来。实验的监视官会要求“老师”们把拒绝开口看成答错,继续增压。

315伏,挣扎动静更为剧烈。

再下一级,无声无息。

这期间如果“老师”表示抗拒,监视官会严肃地要求:“请您继续”、“实验需要你继续进行”、“你的配合对实验而言至关重要”、“你别无选择,你必须继续”。要是这套话走完该“老师”还是坚持,就到下一位入场。

在实验之前,米尔格拉姆把自己的设计交给14名心理学家参详。他问,你们认为将有多大比例的人会在受害者停止响应后还一直增幅,直到顶级?

14位心理学家里,对人性最悲观的那位认为比例将达到3%。

第一批40名“老师”里,有26人按到XXX。

明确地知道按键相应电压强度的“老师”们,在实验期间发汗、呻吟、张口结舌,乃至紧张傻笑、咬嘴唇、捏紧拳头。但在监视官的督促下,还是有26人配合到底。

哈利能听到自己心里,奇洛的模拟人格在哈哈大笑。他说:呵,波特同学,这还真开眼界。用金钱权力能让人背弃他们最珍视的原则,这我是知道,可我没想过其实只要表情够凶狠就能达到同样效果。

如果你不是个进化心理学家,胡乱猜测是件危险的事。但哈利在读这些服从研究时不禁想,服从和不服从的生死决策,可能曾无数次地出现在我们祖先面前,那些不服从者后代更少——于是,有了我们现在这个社会。

好人们,那些日常不会做坏事,相信自己道德稳固甚至能够见义勇为的人,一旦被权力挤压,他们头脑中某个按钮会啪嗒一声,抗拒权威突然就变得极之困难。

哈利心念转动。赫敏在这学期第一次上防御课时,拒绝了奇洛。她没有按要求向任意同学射击,即使在教授冰凉的命令下她害怕得发抖,但依然拒绝了上级命令。哈利清晰地记得,却是今日才第一次将那场面与服从实验联系起来。

米尔格拉姆随后尝试了多种变化。

第十八次实验,“老师”只需发声向受刑者问话并记录回答,由别人按键通电:40名“老师”里有37人,允许电击增幅至XXX。

对于这个结果,奇洛教授会微笑。但是,这里面有3个人始终拒绝配合。

赫敏们。

这类人无疑存在。就算可怕的防御课教授威胁要扣学院分,也有人不肯顺从。那些把犹太人藏在自家地窖,甚至因此而死的人们。

他们的头脑是比别的人类多了什么零件?不太可能。按两性生殖的逻辑,指导复杂行为的基因如果不是存在于大部分人身上,就会被淘汰而不是在历史里反复浮现。无论赫敏们的大脑由什么组成,所有人脑内的某处,应该有相同的东西。

唔,这想法很不严谨。人会有脑损伤,也有基因流失,有精神病,也有反社会人格:那些没有能力关心他者的人。伏地魔可能就是天生如此,又或者他一点问题没有,但就是选择了恶,这无关宏旨。重要的是,社会的主流群体应该有习得抗拒的能力。

在你面前的水杯是不可改变的现实,但人依然可以选择自己站在哪边。那些参与实验的“老师”们,有很多后来写信感谢米尔格拉姆,感谢这实验让他们了解自身。——这,也是服从实验传奇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小编:To be,or not to be?我不属于那四十分之三。倘若善良强大的人类确是地球向群星许下的承诺,我生而不在其中。

附加版权信息:《Harry Potter and the Method of Rationality》,a Fanfiction written by Eliezer Yudkowsky . Base underwork of J.K.Rowling
本文译自 hpmor,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