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01 , 15:00

[韩国] 大学开课教约会

在首尔东国大学的一间教室里,李恩宙教授要求学生先画一个瓶子,然后再画一辆自行车,但这并不是一节艺术课。

其实这是“婚姻和家庭”课程,李恩宙正在通过课程挑战社会的“性别规范”。

她说人们画画的方式可以体现他们内心的阳刚或阴柔。如果一名女性从前面开始画自行车,说明她很阳刚。她向学生补充道,女性拥有阳刚之气并不是坏事,只是一个较为明显的性格特征而已。

接下来,李恩宙向学生们展示了小男孩推着玩具婴儿车,以及小女孩玩玩具工具的照片。她告诉学生,这些欧洲玩具广告挑战了性别刻板印象。

这门课旨在帮助年轻人驾驭人际关系,为有一天找到生命里的另一半准备。韩国为了解决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的问题想了很多办法,这门课就是其中之一。

在韩国,传统性别角色认知根深蒂固。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话题,直到20世纪60年代经济蓬勃发展,人们对性别角色的看法才开始发生变化。

[韩国] 大学开课教约会
韩国象征生育的“武石木”
Credit: 图虫创意

生育率下降

韩国“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深刻影响着现今的年轻男女,影响着他们对婚姻和家庭的看法

尽管韩国政府在过去十年中花费数十亿美元,努力提高国家生育率的举措——包括增加陪产假(男性产假),补贴不孕治疗费用,以及为有三名以上儿童的家庭优先给予托管服务。但我大韩自有国情在此,2017年,韩国出生率再创新低,平均每名妇女仅生育1.05个子女,远低于维持人口稳定所需的2.01个。

韩国人还发明了一个新词——三放一代,意为“放弃三件事”:恋爱,婚姻和子女。

李恩宙说,经济增长缓慢、失业率较高,年轻人很难找到工作,也难以经济独立,因此人们无暇顾及情感。

研究表明,韩国男性放弃婚姻的最大原因是财务问题。李恩宙说,现在更多的人将婚姻视为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女性也同样担心财务问题。

李恩宙的一名学生,24岁的金智源说:“我认识一些不想结婚的人,他们觉得把孩子养大,送去上学要花很多钱。我的几个闺蜜希望能够自己付房租,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养一条小狗,只约会,不结婚。”

“快速现代化”

除了钱,人们也担忧其它问题。“有人说,一旦你结婚生子,你的生活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另一位24岁的学生金智明想结婚,但现任女友想要他的家人明确表态。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新婚的韩国妇女一般去丈夫家住,家庭地位最低。金智明的女友想让金智明的家人向她明确表示,他们不是这样传统的家庭。

新加坡国立大学家庭与人口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Jean Yeung指出,像韩国和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正在经历“快速现代化”——伴随着经济蓬勃发展,社会变革也在加速。

她说:“这种变化在欧洲需要至少一个世纪才会发生,但在亚洲只需要二三十年。 经济,教育和妇女的角色变化非常快,现有的制度和社会规范根本无法跟上。”

企业也和现代家庭的需求脱节。

李恩宙说:“企业不重视同时工作与抚养子女的母亲,因此许多女性不愿在这样的企业文化中抚养自己的孩子”。

墨尔本大学人口学教授Peter McDonald说,雇员的家庭生活对雇主没有什么意义。他说:“东亚企业的一大特点是雇主希望雇员长时间工作,有奉献精神。”

家务分工中的性别差距也是婚姻的潜在威胁。根据经合组织2015年的报告,韩国男性平均每天只花45分钟做家务,不到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约会练习

在婚姻和家庭课程中,学生会分组练习。学生称它为“强制约会”,而李恩宙称之为“1v1”。

每组学生会模拟在实际恋爱中可能遇到的种种问题,比如在预算内约会,计划婚礼和签订婚前协议,协议包括了家务分工和对后代的教育方式,以及每年先去谁家拜年。

课程也讲解了基础性知识。虽然给二十多岁的学生讲这些有点古怪,但李恩宙说,学校性教育的重点是告诫学生不要怀孕,而不是传道授业解惑——她的课程可以使学生对□□态度更积极,更加游刃有余。

韩国政府为了让国民□□做的事,可谓煞费苦心。 2010年,首尔卫生、福利和家庭事务部告知员工每个月的一个周三可以早下班,与家人共度“家庭日”。但即使在该部门晚上7点准时熄灯,也没有激励这些政府工作人员回家“运动”。

Jean Yeung说,这种运动式政策“意味着国家没有解决最根本的问题,也没有适应性别角色的变化。”

同样,Peter Macdonald表示,如果没有更广泛的社会变革,韩国努力提高生育率的举措将毫无意义。韩国政府过去将低生育率归咎于女性。韩国政府曾经发布了一个粉红色的(字面意义)网页,把所有育龄女性标注在地图上。舆论对此十分愤怒,最终该网页又被关闭了。

Macdonald说,这种拍脑袋的政策可能适得其反,使女性产生反感情绪,更不愿意生育。

而对于李恩宙课堂上的学生来说,课程不仅培养了对家庭的积极态度,更让他们理解了自己。

金智明称:“我本认为我和女朋友的交往方式是正常的,但我做了性格测试才发现我有强迫倾向,我比我想象的更保守。”

李恩宙说,她教学生“不求完美,但求合适”——为幸福的婚姻和幸福的家庭铺平道路。

但父母的期望是很难彻底摆脱的。

金智源说:“妈妈要我嫁给一个经济稳定,家庭和睦,性格体贴的男人。”

而她表示,她优先考虑了其中的某些方面。 “我更想要经济稳定。我妈妈说,结了婚,长得怎么样就不重要了。”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