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27 , 12:00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如果你玩过《孤岛惊魂2》,想必对其中主角染上疟疾的设定记忆犹新——想象一下,当你在美丽的非洲草原和当地非法武装互相突突突的时候,整个屏幕变成了绿色,并且开始扭曲,而你无法抵挡疟疾带来的抽搐,只能当个活靶子。

而在游戏发售后的10年,撒哈拉南部疟疾传播情况依旧骇人,一个500万人口的国家,一年有100万疟疾病例司空见惯。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WHO和当地政府是吃空饷的吗?(剧透:前者肯定不是)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Credit: 锐景创意

一、嗡嗡嗡

撒哈拉南部非洲(有人住的地方)以热带稀树草原气候为主,雨季闷热潮湿,旱季也很热,简直就是蚊子的天堂。再加上为数不多的道路崎岖不平,一下雨就会有小水坑,孑孓在其中大肆滋生,数量尤为可观。

而非洲的蚊子多为按蚊属,按蚊是唯一能传播疟疾的蚊虫,因此在神奇的非洲大陆,这些小虫子不仅能吸你的血,还能要你的命。

二、物竞天择

蚊子和人类斗争了数千年,虽然至今没有进化出对降维打击的抗性,但是对杀虫剂的抗性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拿DDT来说,DDT原来正是为了消灭疟疾而开始广泛使用的。20世纪60年代初,斯里兰卡每年约有100万例疟疾,在大规模喷洒DDT之后,这个数字在1963年降到了一年18例。斯里兰卡政府心满意足,考虑到钱包已经扁了,决定停止喷洒DDT,五年后,疟疾病例数回升到了60万。斯里兰卡政府慌忙重启DDT喷洒项目,但是由于当年存活的蚊子都已经具有DDT抗性,因而并没有什么用。

无论是DDT还是其他什么杀虫剂,在长时间使用后就会失去原有的效力,因此需要频频更换,而黑非洲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根本负担不起新式杀虫剂,因此只能忠贞不渝地使用原来的杀虫剂聊以□□。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WHO在中非共和国进行相关实验的数据,可以看到喷洒了这些杀虫剂之后,蚊子的死亡率不超过1%]

对于疟原虫而言,物竞天择的道理同样适用,(西方)治疗疟疾的药物从奎宁(1920年左右失效)变成了硫酸奎宁(1980年左右失效),再到青蒿素(在东南亚某些地区也即将失效)。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青蒿素配合其他药物的疗法比单独使用青蒿素更不容易失效。

疟原虫的检测也有一系列问题:非洲人民没钱做全套检查,因此主要依靠试纸进行快速检查。试纸原先的问题在于假阳性比例相当高,不过只要对阳性检出者复检一次就可以得到可靠的结果。

这其实是一个概率论的问题,不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跳过。

假设现有疟疾试纸的敏感度和可靠度都是99%,换言之,患有疟疾的人参加检查,阳性可能是99%,不患疟疾的人参加检查,阴性可能也是99%。再假设大约参加检查的人群中,疟疾发病率约1%,那么如果一个人检测出阳性,他的确得了疟疾的概率是多少?

用贝叶斯定理当然可以很快解决,不过这里我会讲得简单一些。

我们再做个假设,假设有100万人参加检查,那么这100万人中约有1万人得了疟疾,其中有9900人检测出阳性。另外的99万人会有1%的几率也测出阳性,也是9900人。因此假阳性概率为50%。

但对阳性检出者进行第二轮复查后,沿用上面的算法计算,假阳性概率降低到了1%,第三轮复查假阳性概率就变成了0.01%。

然而某些疟原虫已经找到了绕过检查的方法。现在主流疟疾试纸检测恶性疟原虫(Plasmodium falciparum)时,主要依靠识别PfHRP2和PfHRP3两种蛋白,但是研究已经发现一些恶性疟原虫删除了这两个蛋白对应的基因,使得检查的敏感度大大降低,真的得了疟疾的人进行检查时会发现自己并没有得病。

三、抱歉,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对于黑非洲人民而言,这句话真的说不出口,他们是真的穷。

就拿中非共和国来说,中非共和国,顾名思义,在非洲的地理中心。这个汇集非洲大陆天地灵气的神奇国家,境内根本不存在可以过船的河流,唯二的水体在边境上。而这个国家也没有多少能开车的道路,2010年全国建设的道路约1835千米,其他都是人踩出来的土路。

因此这个国家的人口密度相当低,本就不多的GDP大部分来自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而出口商品以钻石和黄金为主。不要以为卖黄金和钻石就能赚钱,这个国家不存在任何正经的制造业,因此必须进口食物、燃料、纺织品、机械和电器。没错,虽然这个国家只有3%的人口有电力供应,但是他们还是会进口不少电器,尤其是从中国进口。现在中非共和国每年的进口额是出口额的三倍,换言之,中非共和国的财富正在不断流向外国,越来越穷。

上面这些原因导致人们根本看不起病,就算看得起病也要穿过山和大海,可能在土路上颠簸几个小时后就可以直接扔路边埋了。就算你有幸到了医院,也不代表你能看得上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中非共和国共有500万人口,一年有100万例疟疾,发病率约20%,而这个国家每20000人中只有1个医生,不用打开计算器,我帮你算好了:平均每个医生一天要看十个身患疟疾的病人,不管这十个人能不能治好,第二天会再来十个。如果你是中非的医生,你的第一大愿望是你服务的两万人不要得其他病,第二大愿望是隔壁的医生最好也不要得病。

当然,中非医生的职业前景并没有那么灰暗,毕竟许多人根本不会来看病,他们会寻求超自然力量的帮助,哪里需要凡人给他们治病。

四、硕鼠硕鼠

上边已经说了,中非共和国并没有正经的制造业,更不会有什么制药业,因此你们可能觉得治疗疟疾的药物以及蚊帐之类的都要政府花钱解决。

Naive.

下面这张饼图是英明神武的中非共和国2016年用于抗击疟疾预算的具体分配情况。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如果看得不够清楚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橙色代表“人力资源和技术支持”。

无需多言。

接下来两幅饼图有所不同,刚果民主共和国和索马里绝不会走中非的老路,他们开创了自己的特色,在全民抗疟的征途上砥砺前行。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灰色代表“管理及其他费用”。

无需多言。

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蓬,加蓬疟疾肆虐,和前面几个国家一样不容乐观,因此加蓬没有把资金花在空中楼阁的“人力资源与技术支持”或“管理及其他费用”,而是……根本没有花钱,国际援助自2011年起也几乎没有。天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五、突突突

下面这幅图的色块表示非洲仍在进行的武装冲突,颜色越深,死亡人数越多。

为什么疟疾在黑非洲猖獗至今?

黑非洲的一些国家由于政治或军事动荡,政府对国土控制力极为低下(想想当年实际控制2%领土的阿富汗政府就知道了),与其用国际支援的抗疟资金真的去消灭疟疾,不如先把自己的位置坐坐稳。

六、论蚊帐的错误打开方式
黑非洲诸国与其真的去抗疟,不如先稳定国内局势,而黑非洲兄弟也差不多,与其拿支援的物资防止自己得病,不如先把肚子填饱。

WHO曾经做了一个在国人看来可能并没有什么用的研究,证明涂了杀虫剂的蚊帐可以显著控制疟疾传播,于是欣欣然给非洲兄弟们每人发了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为防止杀虫剂失效,还专门做成了“长效杀虫蚊帐 (Long-lasting insecticidal net)”。

结果非洲兄弟一拿到蚊帐就去打鱼了。

没错,真的有人这么干,Malaria Journal上就曾经发布过维多利亚湖周围的渔民用长效杀虫蚊帐打鱼的文章。

这么做有以下几个问题:首先蚊帐上的网眼显然过于细密了,一网下去,大鱼小鱼都能捞起来,“不利于可持续发展”;其次杀虫剂溶解在水里,会毒害鱼类(以及吃鱼的人类);而最贴近本文议题的,是非洲兄弟根本不愿意睡在滴着水的渔网下面,蚊帐相当于白发。

总而言之,在非洲经济与政治恢复稳定之前,恐怕疟疾还要继续猖獗下去……

原文是小编自己写的半学术报告半科普性质的文章,翻译成中文与大家分享一下
[主要参考网站 WHO Malaria Journal CIA World Factbook]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心乐之 · 话痨 · Anonymous
4.7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