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18 , 19:02

NoSleep:第三人(上)

NoSleep:第三人(上)
credit:锐景创意

我的名字是Mike,我有一个不正常的童年。不正常这词没有半分夸张之意,在我和我家人身上发生的事冲破了世俗对正常这个词的定义,几乎教人无法理解。但我将尽我所能地向你们描绘出那五年里所发生的点点滴滴。那无时无刻活在恐惧下的五年、那地狱般的五年。五年,我们永远拿不回来的人生。

我的爸爸,Spence,无论在体格与精神上都称不上是一个十分强健的男人。他是那种在夫妻关系中任由女性主导的类型。不,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完全是个怂包,只是相比起鼓足改变的勇气,他更加愿意遵循事情本身的规则。无论怎么说,他努力工作,满足我们这个小小家庭的一切需求,把所有工作外的闲余时间都花费在他的家人上。总的来说,他温和的脾气是支撑着家里重要的隐藏基石。

我的妈妈,Megan,则是这个小家庭的头。她自信、坦率、独立,毫无保留地爱着我们每一个人。她深深地爱着我的父亲,爱着他那文静的性格。即使在我尚为年幼时,也能轻易觉察出他们之间的浓情蜜意。

比小我一岁的妹妹,Stephanie,敬仰着我。我爸总会教育我身为人兄,照顾好妹妹是我应尽的责任。按我说,我们相处的还行。我得承认,撇开生活中兄妹之间的那些烦心事,内心深处我是爱我妹妹的。

我们住在城郊的一个中产阶级聚居的社区。如果有人要以我们家为目标拍一部记录片,那简直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美国梦。我的父亲有着一份体面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妈则是在家里开了一个瑜伽班。我们过着整洁有序的生活,事无大小都会经过充分的讨论、考虑,并以家庭为前提处理。那实在是个很适合孩子长大成人的家庭。

但那是在他出现之前。

那是在第三人出现之前。


1989年7月

我坐在餐桌前,翘首等着我爸把饭做好,期盼着晚饭的来临。今晚轮到他做饭,我的胃也早被从厨房里飘来的迷迭香烤鸡香味迷得咕噜作响。而我妹妹Stephanie正趴在客厅里,压着肚子在画画。她波浪形的金色秀发垂在肩上,转过头笑着看了我一眼。她递给我看她刚才在画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我点点头,一点都不在意。

她嘟了下嘴,转过身去继续完成她的“大作”。我妈走进厨房,把头发从刚洗浴过的脸上拨开。

“人都走了?”我爸的声音从烤炉那边传来。

我妈点点头,“对啊Spence,这座房子又是我们的啦。在地下室真的比以前好多了、凉快多了。还好我们在冬天把地下室装修好了。学生们也很高兴,外面要热死人了。”

“妈你能快点坐下让我们能早点吃上饭吗?”我坐在椅子上扭头向我妈哀嚎。我妈转向我,眼里都是笑意。

“Matt,Mississippi州内最饿的一个六岁小朋友。你怎么不问问你爸好了没啊,今天是他在做饭哎!”

我一头撞向桌上,额头贴着餐桌“拔巴巴巴爸,我快要死了啦。”

Stephanie忘记了她的绘图本,抬起头看着我,“Matt,别犯傻了。”

“你才傻,”我变形的声音从餐桌上传出,依旧没抬起头。

“噗-哇哇哇呱!”她朝我吐着舌头。

“好啦,好啦,”我爸从烤炉那走过来,手里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迷迭香烤鸡肉。

“快坐好Steph,饭好了啦!”我指使着我妹,很明显我已经饿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当她终于愿意从地上爬起来时,我妈也坐到了我身边。就是那时,家里响起了那声门铃。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全家都呆了一下。爸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同样的满脸迷惑。我爸把手上的鸡肉放下,让我们稍微等一下。

我无知地□□着看着他走向前门。我看着他把眼睛凑上猫眼,我看着他肉眼看见的浑身僵硬,就像一座雕像。

“Spence,谁啊?”我妈问。

我爸面色苍白地缓慢转过身子,瞳孔因为恐惧而无神地放大。他舔了下嘴唇,深深地看了我和我妹妹一眼。

“Spence!”我妈急了,她的脸因为担心而扭作一团。

“不会的…这不可能…这种事不可能再发生的…”我爸正漫无目的地凝视着远方,我能听见低语声从他嘴里传来。

但有力的敲门声再次透过门板环绕在整座房子里。

我妈站起身子,声音因为被恐惧所传染听上去异常尖利,“Spence那到底是谁啊!?发生什么事了?”

“我很抱歉,”我爸捂着肚子,嘟哝着,他的脸色白得像纸,“我一定要让他进来。”

在我们有机会能说出任何话语前,我爸已经转身拉开了大门。随着大门渐渐打开,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我的眼睛,让我一时无法分辨出来访者的身份。

“你好!我是汤米·太妃!真高兴能再次见到你啊Spence!”

我看着我爸随着大门的打开而缓步后退,一个男人跟在他身后走进了我们家,然后关上了门。

我当时还尚未成熟的大脑拼命地把眼前的一切合理化。但就算是以我当时的年纪,也能看出来眼前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显然有哪里不对劲。

他大概1米83,一头金色的细碎短发紧贴在头皮上,穿着卡其色的短裤,还有一件以红色卡通字体写着“HI!”的白色T恤。

但这不是让我心生疑惑的原因,真正让我无法移开视线的是他的皮肤…他的皮肤光滑无瑕,上面没有半丝毛孔存在的痕迹,也因此呈现出一种仿如蜡做的奶油纹理,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种劣质的软性塑料,一种不刺眼的粉红色的劣质软性塑料。他正在欢笑的嘴角下露出一抹白色…一抹不应被称为牙齿的白色。那是一抹没有分界的白色虚线,一抹缺乏守卫的雪国边境。他的鼻子仅仅是脸上的一小块凸起之地,像是模仿人类失败的玩偶,脸上平白挂着两个无用的空洞。

还有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挂在他完美无瑕的怪脸上的两个闪着异光的蓝色水塘。水塘很宽,就像他总是被持续不断的惊喜所围绕着。他的视线不断在房间与我们之间闪烁,看上去就像惊喜是被我们的存在而点燃。

这个男人嘴边的那一抹白色扩大了范围,他继而向桌子上的我们伸出了他那完美无瑕的手,“你们好!我是汤米·太妃!很高兴认识你!”

我留意到在他的手上没有指甲的存在,没有伤疤、没有印记、没有皱纹、没有毛孔。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像他是一个活着的,会说话的,真人大小的人偶。

“Spence,”噩梦被唤醒的迹象在我妈眼中闪过,她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沙哑。

“会没事的,Megan,”我爸说,语带颤抖,“要对我们的新客人有礼貌,能做到吗?”

汤米突然扭头看向我爸,一种声音从他喉咙传出,“嘻嘻嘻嘻嘻。”

我爸往后倒退了半步,投降般举起了双手,“我-我是说欢迎我们的新朋友!”

那个僵硬的笑容仿佛被遗留在汤米人造的面孔上,那个奇怪的声音依旧从他喉咙里传来,“嘻嘻嘻嘻。”这种笑声里没有半点幽默的因素,听起来反而更加像是汤米在使劲清喉咙,又像是他在刻意模仿一种非常糟糕的笑声。字与字、音节与音节之间像是被加上了刻意的停顿,每一个字、每一个音听上去都显露无疑。

我爸强迫自己露出笑颜,“我-我是说”他绝望地看了一眼我妈,希望能从她那获得一点帮助。但我妈早已被恐惧压得浑身僵硬。

“我是说-欢迎你们的新爸爸!”

Stephanie站在我妈旁边,皱着眉头,“他不是我们爸爸,你才是呢。他看起来怎么这么奇怪啊!?”

“Stephanie!”我妈倒抽一口凉气,她搭在我妹肩膀上的手不禁握紧了。

汤米笑着走到了Stephanie身前,弯下了身子,“取笑和自己长得不一样的人是件不对的事哦,知道吗?”

我妹垂下了她的头,满脸通红。

汤米捻起一束她的头发在指尖绕缠,“没关系!振作起来哦,公主陛下!我们会相处愉快的!我会帮你们爸妈养大你们!为人父母可是一件大事呢!有的时候爸爸和妈妈需要一点额外的帮助!”

汤米转头看向我爸妈,脸上胶质的笑容从未如此灿烂,“我可是帮你们爸妈养大的他们呢!对吧Spence? Megan?”

我妈在我爸紧张地点头时赶紧把Stephanie拉离了汤米的身边。

“没-没错,孩子们。”

汤米微笑着把目光转向我。我还坐在桌子前,试图理解眼前的这一幕畸形秀。我对眼前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感到疑惑,我不懂眼前这个长相奇怪的男人是谁,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所说的话在我听来是那么的不合理,但我爸妈好像确实认识这个人,所以我只好把所有的疑惑都埋在心底。

“那你一定是Matt了,”汤米走到了我身边。

我把视线的焦点放在眼前的空碟上,无法让自己抬头看向他的脸。满腹的饥饿感突然离我而去。我不再饿了。我能感到这个怪人站到我身边,我努力让自己忘掉他的存在,但汤米还是塞满了我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我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心跳加速。我不喜欢这个入侵者。他身上的某种东西让我觉得他很危险。

汤米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继而把手放到我纤细的肩膀上,“看上去你们有个害羞的孩子哦。没关系,我会帮他的,”他对我爸妈说。他的手指暗自用力,我不禁畏缩了一下,但仍紧闭着嘴。

“别碰他,”我妈瞪大双眼,愤然说道。

汤米抬头看向她,嘴角再次拉扯出熟悉的弧度,“嘻嘻嘻嘻嘻。”

我爸赶紧出手,对我妈提出警告,“呃,不要那么失礼嘛Megan。”

汤米仍旧紧盯着我妈,直到后者紧张地移开了视线。

“你要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吗?”Stephanie突然插话,静谧在这一瞬间被打破。

这个诡异的人偶男人松开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转而经由脸颊抚上我的头发,“会的哦。我会在这里好一阵子呢。”

(待续)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