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17 , 17:30

生无可恋:放弃生存综合征

数百名儿童深受“放弃生存综合征”之苦。他们不吃东西,不说话也不睁开眼睛。

有一对姐妹花就靠着滴管生存,她们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多。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她们,你可能会觉得她们的身体因为意外或者疾病而陷入植物人状态。

但实际上她们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两个女孩只是失去了生存的动力。

生无可恋:放弃生存综合征
credit:123RF

Djeneta与她的姐妹Ibadeta患有放弃生存综合征,这是一种医生认为只存在于难民和瑞典人身上的疾病。

受这种疾病影响的孩子会开始展现出退出社交活动以及说话减少的情况,最终他们会完全撤离他们周围的世界。

专家认为患病儿童的大脑负责意识的部分已经停工,迫使他们的父母通过管子来给他们喂食物,并给他们用尿布。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哪一个孩子被判定为死亡。

治疗患病儿童的医生Elizabeth Hultcrantz表示:“我认为他们所处的昏迷,对他们而言是一种保护。他们就像白雪公主一样。他们只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患有这种疾病的儿童被瑞典人称为“冷淡”儿童,他们早在2000年初至2005年期间就进入医院接受治疗,人数超过四百人,大多数年龄在8-15岁之间。

仅在去年,就有六十多人患放弃生存综合征。

大部分患病儿童是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移民,他们的家人希望能在瑞典过上更好的生活。

瑞典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是许多难民的家,目前它接收的难民也比其它欧洲国家多。但也有很多难民没能逃离战区。

很多难民需要等待多年才有机会逃离,许多儿童最后在等待中完全陷入深度昏迷状态。

研究这种罕见疾病的医生们表示,它通常只会影响来自东欧的难民。在他们之中,个人需求永远在逃离战乱的渴望之下。

瑞典政府发布的一项报告认为这些受打击的孩子们可能在家庭失去希望的情况下,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也因此在没有明显办法的情况下,许多心理学家们认为只有永久居住权带来的安全感能够将这些孩子唤醒。

当孩子们将要通往新生活,但家人的申请被拒的时候,他们会患上放弃生存综合征。

Djenata从12岁至今,已卧病在床两年半。而Ibadeta今年15岁,她已躺在床上六个月。她昏迷的那天,正好是他们家避难居住的请求被拒绝的时候。

2015年12月,13岁的Georgi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直到2016年5月,瑞典政府给了这家人永久居住权,他才花了14天醒过来。后来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他说感觉自己就像躺在深海里的玻璃箱中。

Georgi认为如果他说话或者移动了,那么玻璃就会碎掉,水会涌入淹死他。

医生们并没有完全了解这种疾病,某些医生不同意只有永久居住权才能唤醒这些孩子的说法。

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的儿科医师Karl Sallin说道:“另外一个给孩子希望的方法是给予他们适当治疗,不要让他们躺在床上九个月,仅靠鼻饲维生。”

为了解决这些孩子的困境,瑞典改变了规则,确保患病儿童没有被驱逐出境,保障了数百个难民家庭的地位。

虽然像Georgi这样的孩子活了过来,但更多孩子仍躺在床上,被疾病所困。

本文译自 News,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