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11 , 08:03

豆知识:挪威的浪客礼和登山律

豆知识:挪威的浪客礼和登山律
Credit:123RF

跋涉将近十四公里后,我们一行人到达了巨魔之舌。这里海拔大概一千,升起的山雾时不时淹过正在排队想到舌尖边上拍照的人群。这块奇岩孤零零地突出,离下方湖面有七百米,近几年声名鹊起,是挪威之行不容错过的景点之一。

人太多,我和妹子决定不等了,扎营过一夜,赶早再来。规定的营地从舌岩往上去要走五百米。过了几个钟头,我们的陪夜导游Indrearne——一般而言这里过夜也要有导游——带着对亚洲夫妻过来,刚好下起雨。我们收了帐篷,一起躲进旁边的应急小屋里开灶煮食,听着外头风雨渐恶。

“上来这里,一般有多少人要中途折返?”闲来无事,我问Indrearne。

“每趟都有一两个,”他开始给大家分肉丸,“因为准备不足。有些人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登山’,还老是丢垃圾。”

“是不是只有游客扔垃圾?本地人呢?”我接口。

“游客。他们滥用allemansratten,又不懂fjellvettreglene。挪威人从小就教这些,不会这么做。”他话里提及的两个乱锤键盘单词,译成英语分别是right to roam和mountain code。

Allemansratten,浪客礼,是种历史悠久的俗约:外乡人,可以在距本地人住宅150米外的任何地面休整嬉戏,若要逗留超过一晚,则要获得土地主人的允许。更重要的一点是,外地人需自觉尊重逗留地周围的人、事和物——“不要在我地头作死”。这约定在北欧诸国都有留存,相比起来,Fjellvettreglene算是新规则,目前挪威独有。

Fjellvettreglene登山律,是1950年几次严重山难后才拟订的。内容包括要求背包客们计划行程并互相知会,密切关注天气,携带必要装备;熟练使用地图和指南针,不闯野路;大自然对人类的尊严和意志力基本上不屑一顾,别跟天斗气,该怂就怂。——一眼看下来都是很普通的建议,但对自己有幻想的城市人,不一定能听进去。每年零零星星还是会有点小意外,布道石景区Pulpit Rock有个救援站,2015年紧急出动过34次,里面有一半人是爬上了自己下不来的地方,随时有生命危险。

挪威的旅游业者正在努力让各方访客明白本地的规矩和山的无常。不过旅游业膨胀得太快,宣传很难覆盖得来了。2010全年,聚集到下方湖边小镇打算上舌岩的游客不过千人,而至2017年已达日均1800人。最热闹的时段,在舌岩拍张到此一游要等一个半钟头。
豆知识:挪威的浪客礼和登山律
Credit:123RF 低配

为了保护游客生命安全和本地环境,一些登山机构和户外运动组织开始共同发声,呼吁政府对热门徒步路线实施限流,每天只有固定时段和额定人数可以上山。但呼吁目前也只是呼吁,限流意味着蛋糕变小,相关法规不见得会很快落实。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摄氏5℃有风,我们几个从营地往下走。一架直升机贴山掠过,据说在找一名游客。回到舌岩,迎面是精疲力尽正在排队等拍照的人们,有几个伙计还穿着单衣短袖瑟瑟发抖。走到队尾,等了一会,我心里升起个念头。

“呃,我们真的要拍这张相吗?”我开口。

“算了吧,我觉得这里还没有下头景色好。”妹子似乎也在等我问。

嘛,回程也是新景致。我点点头,跟她一起走出人堆,沿路下山。

原文标题:《why norway is teaching travellers to travel》,By Shannon Dell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