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11 , 14:05

故事: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我是个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几年前,大概三十岁的我突然发现自己正沿着高速公路行走。脑子最先冒出的想法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完全没有此前的任何记忆。我位于圣塔菲与阿尔伯克基之间,正朝阿尔伯克基走去,离那里还有很远。

我没有迷路,头脑也很清楚,只知道自己是个失去记忆的三十岁男人,但却对自己的窘境没有感到惊慌。

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格言,但它们却似乎很有逻辑,提醒我要去到一个没有人会怀疑我的地方。

于是这就是现在的我,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重新建立了自己的生活,并且还在寻找真正的自己。我花费了很大精力,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个没有过去的人。

我无法告诉你我是在什么时候凭空出现的,只能跟你说,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说出这个故事,因为我知道追寻“我”的存在已经成了件不可能的事情。或许这跟政府有关,或许是神明罚我来过一种我不想要的人生。我或许永远都将是一个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我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工作,还用高速公路上的标识为自己取了个名字。最后,我选择了一个不会被人注意到的职业。

故事: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CREDIT: 123RF

来自乌有乡的我知道自己必须在农村找份工作,这样不论我多么无知,都不会被人注意到。即便在写这份东西的时候,我的思维都像火焰一样清晰,让我能够迅速学会东西。或许当一个人失去记忆之后,大脑的记忆区域会被其它原始本能所替代,让人能够快速学习,从而保证生存。我找的这份工作让我能够静下心来,对未来做计划,寻找自己人生的意义。

我猜我的逻辑推理能力是原始生存本能赋予我的,它告诉我,我必须找到一份能够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学习的工作。

多年来,我一直为农民们挖井。农民既与城市的花花绿绿相隔离,又能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能够帮助我理解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保住了自己的秘密,却也不能告诉你更多的信息。你无法知道我是谁。说完这个故事之后,我将重新回到沉默之中。因为我是个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现在,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为人们挖井了。但我还是很感激那些曾经邀请我共进晚餐的家庭,他们无意间向我透露了我这个来自乌有乡的男人所在的世界的秘密。

所以,再见了!或许有一天我将发现自己的真正身份,或许我将发现它背后的可怕秘密,或许到那时我将回来继续讲述我的故事。谁知道呢?

毕竟我是个来自乌有乡的男人。

作为这样的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我将静静地等待着。

本文译自 odde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讲述者:Josh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