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11 , 14:04

Reddit:假如《哈利波特》的结局由乔治·啊啊·马丁来写

Reddit:假如《哈利波特》的结局由乔治·啊啊·马丁来写
credit:锐景创意

[WP]在另一个现实世界里,JK·罗琳在完成《哈利波特和死亡圣器》的时候意外身亡,临死前她指定乔治·啊啊·马丁代为完结《哈利波特》系列。马丁接下了这个任务,并将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书写哈利波特和他好友们的结局。

* WritingPrompts[WP]是Reddit上的一个文学创作类子板,用户们根据楼主提出的一点背景提示与指引写出属于自己的故事/诗歌。(大概吧,我也是几天前才发现的这个板)


ecstaticandinsatiate:

乔治接到了他的编辑玛莎从英国布鲁姆斯伯里打来的电话 -- 仅仅在他把《哈利波特和死亡圣器》终稿交上去后的两天。玛莎建议把这本书改名为《哈利波特和暗夜的曙光》,这主要是基于根据乔治完成这本书时的笔触的原因。

“喂,你好。玛莎。”他说。

“你好,乔治。”她的声音里充满了人造甜味剂的甜意,乔治马上明白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

“噢,你不喜欢我的新书。”

“它不是那么的 -- ”

“太他妈赞了。我把我所有的宝贵时间都花费在写第六本书上,就为了你们过来和我说我写的是垃圾。”乔治正在做炒鸡蛋,他把碗往桌子上一摔,“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讨论守门人(文学)艺术上的问题。我知道可能我是写得比Jo更加在乎于强调复杂的道德观念,但我猜她也不得不同意我的这种写法十分恰当地表现出了当她笔下的主角们开始逐渐成熟,步向他们成年时期时所体现的特征。”

“我喜欢你这股劲儿,”他的编辑谨慎挑选着用词,“不过,你真的觉得有必要在书中新塑造出一个沉浸在杀戮中的斯莱特林院学生吗?”

“所有战争都需要一个嗜血的疯子才会好玩。”

“呃,我不觉得这本书的粉丝们会对赫敏在找寻罗恩时被一个新登场的角色残忍虐杀这件事感到满足,或是当罗恩终于找到赫敏时那个新学生--”她停了下来,显然是在找原文中的句子,“‘割破了罗恩的颈动脉,鲜红色的血液沿着喉咙上的细小裂口喷涌而出’,也不会对罗恩紧接着‘倒在了地上,依然挣扎着想触碰面前赫敏的手指,但直至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他们还是相隔两端。他们就以这样的姿势躺在地上,直到隔天上午工作人员把尸体围起来开始了他们冰冷的工作。’我是说,这是哈利波特中最重要的两个主要角色,他们就这样…死掉了。”

“人皆有一死,”乔治,一个智者。

“听着,我希望你今天能好好重新看一下手稿,考虑一下有哪些地方是可以修改的。”乔治感到他被自己编辑的话语冒犯了,但她的话显然还没有结束,“他们想要的不是一本乔治·啊啊·马丁的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希望这个系列能有一个甜蜜而浪漫的充满正能量的结尾,而不是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们最终被一个渴望权力的反社会分子杀死。还有一件事,既然技术上来说这套书的目标群体是孩子们,我想我们得把所有床戏的描写都删掉。”

“都得删掉?”

“都得删掉,乔治。”

“那至少能允许我用‘一夜过去’这种手法吧?”他问,尽管他一直觉得这种做法超烂的,只有那种逃避现实的作家才会这么写。不,乔治没有退缩,当面对生活的难题时你总得学会迁就。

“我想不行,”她的声音里依旧带着笑意,“怎么样,乔治。你能做到吗?”

“我猜可以吧。”他恶狠狠地搅动着面前的炒鸡蛋。“我真不明白既然要让我来写这本书,为什么还想要我写得听上去不像我的风格。”

“你可以试试换种语气,假装你是个演员往身上戴一层新的口音。”

乔治·啊啊·马丁挂上了电话,朝着空无一人的厨房怒吼,“我从来不用口音这事。”


乔治翻过几页玛莎传来的修改稿。他可能是删掉了太多原书中无聊的魔法元素,除去给那个隆巴顿男孩留了一把火焰之刃外。但他真的很需要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救赎时刻,乔治心想。

纳威站在墙的边缘,冷酷地盯着眼前这支一望无际的死灵军团(什么鬼??乔治!哈利波特的世界里没有不死的军队这回事!(唔,技术上来讲它们是一队阴尸军队,但我知道你肯定没发现书中有他们的存在,所以你不能假装认为你说的是对的。))围在他下方,犹如沸腾的蚁海般无情地渴望着战争。纳威抽出他的剑,食死徒之灾,它的剑柄被雕刻成一只眼睛里闪烁着红宝石般光芒的狂咆怒狮。这曾经是他父亲的剑。倘若弗兰克·隆巴顿在遇上贝拉·布莱克的那夜没有忘记把这把剑带在身边,或许他能活下来并亲自把它交到自己儿子的手上。

我很赞赏你在故事中塑造的紧张感,但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你不能用自己的背景故事。你有点忘乎所以了。

再下面是乔治唯一同意玛莎的修改意见的一段。

邓布利多把魔杖指向另一名斯莱特林学生,紧接在他把一名一年级的赫奇帕奇学生过早地送去她年轻的坟墓后。他这股愤怒的原始本能把这个孩子牢牢地锁在了原地。邓布利多随之举起了魔杖,满眼通红,浑身炸毛,有如一只看到幼崽在自己眼前被杀的巨熊。

“你,”邓布利多喃喃自语,“做了个非常错误的选择。”

邓布利多挥手施了撕裂咒。男孩立刻四分五裂,他的血肉洒满了食堂,骨头在石做的地板上敲得叮当作响。

这个巫师的首领向下一个战场奔去。

玛莎这次留的批注很简单:邓 布 利 多 已 经 死 了。你不能把个死人带回来就为了能再干掉他一次。再说邓布利多才不会像那样残杀学生…

“等一下,”乔治对自己说,“真的吗?”他充满怀疑地查看了下自己的笔记。好像Jo确实是把邓布利多写死了。他一直和自己说要把之前的几本看完,但既然他的出版商给他发了篇那么好的总结,他又何必白费力气呢?

乔治很快读完了玛莎的修改意见,他发现大部分手稿还是能用的。玛莎,在另一个方面来说,明显是多虑了。例如,玛莎不赞成哈利在最后把伏地魔的头砍下来。她解释说考虑到伏地魔活了那么久和他的存在方式,简单地让他消失显然比□□更加合理。

乔治翻了个白眼,“哪个小孩会不喜欢砍掉别人的头呢?”再说了,在书中随意设立绕过物理学法则的规矩是十分危险且鲁莽的行为。乔治毕竟是个现实主义者。他只会在他的书中写出那些切实可行的事情。

理所当然的,乔治在故事的结尾处为每对相爱的人们都安排了一场激烈的□□。任何一个与身体和激情相关的故事都应该受到它们相反的温柔一面回报。玛莎圈住了整场金妮趴在她死去的哥哥身上哭泣,然后没多久就跳上了哈利的床上寻求安慰的戏。

在那下面玛莎只写了几个字: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乔治。这样不对!

在把修改稿读完后,乔治给玛莎挂了个电话。当玛莎疲惫地接起他的电话后,乔治清了清喉咙,“如果只把罗恩写死呢?这样总可以了吧?”

“还有床戏,床戏都得删掉。”

乔治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乔治,”玛莎没有退让,“你答应了Jo你得替她完成的书,而不是你自己的书。”

乔治像个孩子般发起牢骚,“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然后挂了电话。等他冷静下来后,他会听玛莎的话把书中所有好东西都删掉。

而现在,该是他打开《凛冬的寒风》的档案,然后把同一个句子重写个几个小时的时候了。当然了,赶稿不都是这样的吗?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