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09 , 15:00

在狱中完成了三篇论文的土耳其物理学家

在狱中完成了三篇论文的土耳其物理学家
credit:123RF

2016年7月土耳其时局动荡,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认为数以千计的学者和教师参与了意图推翻他的政变。理论物理学家阿里·卡亚就是其中之一。他在政变失败三个月后被捕,在审判前已经被关押了一年多。去年12月20日,法院宣布他罪名成立,判处六年监禁——但由于他在审判前长时间受到关押,折算刑期,因此提前释放。卡亚坚称他是无辜的,并提起了上诉。与此同时,他被暂停学术职位,现在尚不知他就职的大学——伊斯坦布尔海峡Boğaziçi大学是否打算解雇他或者还是等待上诉结果出来之后再行处理。

卡亚在羁押期间,通过继续在宇宙学方面的研究,维持了他的理智。他在牢房里撰写了三篇研究论文,主题包括暴胀理论和宇宙摄动理论。他将这些论文发布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每篇都包含一个脚注,献给他的狱友——“从2016年10月7日到2017年12月20日,在长达440天的地狱煎熬中,全是因为他们,我才能坚持下来。此外,对那些在此艰难时刻给予我支持的同事们,我也致以无尽的感激。”

Nature杂志通过Skype远程采访了卡亚。

在监狱里你如何获取研究资料?

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脑——甚至没有袖珍计算器。也不可以带进来图书。没有任何外语文献。我的学生使用Google翻译了几篇论文,但监狱方面因为怀疑他们包含密码而被扣下——大概是因为里面有很多数学公式吧。

在被捕之前,我已经有了一些研究思路。当然,如果我能使用电脑,花费的时间就要比现在短得多。我不得不从基本公式开始,自己推导出一些已知的结论。

但在狱中,时间是最充裕的东西。好吧,我无法做出突破性的工作,但我认为我的论文严谨可靠,我希望能够将它们发表在优秀的期刊上。

那里的生活条件如何?

可能要比土耳其别的一些监狱的条件好得多。囚犯来了又走。平均而言,140平方米有20人左右,有时有多达30人。空间被分成几个卧室的和一个有电视的大面积公共活动室。白天我们可以进到相邻的小院子里。

尽管如此,这些条件并不像是做学术研究的好地方?

当然,说你在监狱里写过论文听起来会很酷——但是监狱不是一个好地方,我不推荐它!最糟糕的是信息内外隔绝。我们每周仅允许与家属见面一小时,通常面对阻断玻璃窗用电话交谈。我们还被允许每两周打一次十分钟的电话。我可以每周见一次律师。

那里的第一个晚上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刻。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但在监狱里,你经常会有一种感觉,怀疑你可能永远都无法离开这里,而夜晚是最糟糕的。

但我告诉自己:“他们可以夺走我的自由,但不能阻止我搞物理学。”

在这样一个拥挤的空间里怎么找到安静的时刻来安心工作?

我的那些室友,我很幸运,其中很多人都面临和我一样的指控。他们许多人是老师。还有一位助理教授和一位医生。我们相处得很好,气氛和平且互相尊重。我可以坐在一张小桌子旁,只用笔和纸来做我的工作。

你在监狱里度过了将近438天,你是怎么度过这段时间的?

我试着学习阿拉伯语,在院子里和其他人打排球,在电视上看足球。而且我大部分时间都保证每天有数个小时的工作:这让我的头脑始终保持理智。

你的大学如何回应你的逮捕?

我很幸运,只是临时停职。许多其它大学把那些因被疑支持政变而被捕的人都开除了。

你被捕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我还在上诉,所以不想过多谈论。但是,我认为他们的证据荒诞不经。比如,起诉书中的一条证据是我曾经出访美国和加拿大,而政府认为这两个国家对土耳其现政权抱有敌意。但我完全是出于学术目的访问这两个国家:我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休学术假,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塔夫斯大学举行研讨会。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有所删节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