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01 , 23:23

半夜凉飕飕:猫和金鱼

半夜凉飕飕:猫和金鱼
credit: 123RF

猫和金鱼 「猫と金魚」

“伙计啊”
“来了来了”
“我现在很烦恼啊。家里的金鱼没了啊。”
“我可没吃啊!”
“被隔壁家的猫吃掉了”
“既然是隔壁家猫吃掉的,那您骂我干啥子嘛。还是说您觉得我和那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不成? 您应该去找隔壁那家,要他们赔你才对嘛。”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犯不着那样。”
“那照您的意思,如果哪天咱家金鱼把他们家猫给吃了,他们也不会找上门来咯?”
“我看是你脑子被金鱼吃了! 嘿,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冬天往金鱼缸里加热水的就是你小子吧!”
“之后金鱼就变得红彤彤的了,多可爱啊”

“不跟你扯这三五八六的,你照我说的去做,你把金鱼缸放高点,放到猫够不着的地方去。”
“嗯……您说大澡堂子的烟囱顶上?”
“我TM!我跟你说啊,金鱼这种东西呢,是拿来观赏的,对不对?要是放到烟囱顶上呢,我们就看不到了,对不对?”
“那我给您取副望远镜来?”
“取你个铲铲。给我把鱼缸放浴室架子上去。”

“掌柜的,我放好啦。那么,金鱼该怎么办办?”
“金鱼咋了?”
“在阳台上,还活蹦乱跳的呢。”
“就是怕丢鱼啊!给我把鱼放架子上去!”
“哦,那鱼缸怎么处置?”
“谁让你把鱼和鱼缸分开了!我看你脑袋瓜子里装的全是臭袜子!你给我听好了,鱼缸拿下来,装满水,金鱼放进去,再把装着水和鱼的鱼缸整个放到架子上去,听懂没?”

“放好了。就是有一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咱们家架子刚好和窗户一样高。然后窗户开着,猫守在窗户外面。然后我不小心和猫对上眼了,然后我有些些羞射,就把头扭开了,然后猫就进来了,在鱼缸边上坐下了,然后它把小爪子伸进水里了,然后它开始啪叽啪叽搅水花了,我就想着是不是该把猫赶走,您是当家的,您说怎么办啊。”
“你是不是傻,你怎么不抓了它给它点教训,这样它下回就不敢来了。”
“您不知道,我是属老鼠的,最怕的就是猫,我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活着回来,要是死在猫手上,您让我把脸往那儿搁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掌柜的喊来了跑堂的。

“你给我去把看场子的虎哥叫来。”
“很急吗?很急的话我坐车去。”
“坐什么车,就在对门,用跑的,科利马擦!”

“虎哥!最近挺忙啊?”
“哟呵,好久不见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说来话长啦,这回来是有一事相求啊……”
“一直承蒙掌柜的照顾,掌柜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就是想要我这颗项上人头,也就一句话的事儿,送货上门不收运费,不过回程您可得搀着我点儿,毕竟没了脑袋可就看不着路了。我虎哥就没怕的东西!不过加藤清正和马戏团还是有丢丢吓人的。 你说吧,掌柜的要我干啥?”
“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想请您帮个忙,抓猫。”
“抓几只啊?一只够不够?抓来吃吗?”
“一只,就在咱家澡堂子里呢……”
“哦,这样啊。行!给我三天时间准备一下。等我工地找上四五个小弟打打下手。”
“你是不是怕了?”
“怎么可能!”

于是乎,虎哥单枪匹马杀进了浴室。
稀里哗啦咚啪! 打斗声此起彼伏,十分唬人。
只听得嗷嗷嗷得一阵悲鸣,紧接着哗啦啦一声,想必是猫落水了?

“救命啊~!!”
落水的似乎不是猫啊。
大伙儿冲进去一看,虎哥狼狈不堪,从头到脚滴着水。
“这猫太强,我敌不过。”
“你你可是凶狠的老虎啊。怎么连个……”
“还虎啥虎呀,我现在就一落汤鸡。”

本文译自 落語舞台,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微改)

没错,我框你们呢。 作为补偿,给大家发个扣特大佬的女装照。【点这里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