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9 , 16:00

三分之一的研究生感到抑郁

新研究发现,研究生比起其他群体,出现抑郁症状的概率大了六倍。虽然这可能不会让人感到惊讶,但却是科学界第一次收集到研究生心理危机的数据资料。

德州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健康科学中心的神经学家Teresa Evans等人对26个国家的2279名学生做了调查,其中70%位女性,28%为男性,2%为变性者。调查涉及的学科有56%是人文学科,有38%是物理科学。在受访者中,有40%左右的人出现了中度至重度焦虑症状,大约40%的受访者也出现了中重度抑郁症状。

与之前对非学生群体的调查结果相一致的是,变性者、性别不认同者(gender nonconforming)和女性比顺性别男性更容易焦虑和抑郁。变性者和性别不认同者焦虑和抑郁的概率分别是55%和57%。在顺性别学生(cisgender)中,女性焦虑和抑郁的概率分别为43%和41%。相比之下,顺性别男性则是34%和35%。

三分之一的研究生感到抑郁
CREDIT: 锐景创意

Evans称,这样的概率比其他人群要高很多,为此学术界应该敲响警钟。

研究生生涯的艰苦并不难理解。在长时间科研、社会隔离与不足感面前,即便最有动力的学生有时也会承受不住。冒牌者综合征更是让人痛苦。长期以往,焦虑和抑郁可能会转化成慢性症状。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或许是平衡工作与生活。在出现中重度焦虑症状的研究生中间,有56%认为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并不平衡,认为两者足够平衡的只有24%。而在抑郁的研究生之间,这个数据则分别是55%和21%。

与导师的关系也是影响研究生心理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出现焦虑和抑郁症状的受访者中,只有一般的人认为导师为他们提供了真正的帮助。

Evans等人称,该研究最大的局限是,焦虑和抑郁的学生可能会更愿意参加此次调查,导致结果出现偏差。但即使只有四分之一的学生抑郁了,学术界也应该引起重视。她认为大学应该重视这个问题,为学生提供必要的培训和支持,帮助他们处理压力。

本文译自 zmescienc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TIBI PUIU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