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7 , 23:11

凉飕飕蛋友篇21: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

蛋友篇往后会稍微短一些(像这期这样),因为评论区的故事没那么多了,欢迎分享!

话又说回来,煎蛋总共就这么多人嘛,讲完了自然就没了,往后还是不要遇到这些事比较好啦┐(´∀`)┌

凉飕飕蛋友篇21: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
credit: 煎蛋画师Piccolo

以下来自凉飕飕:黑色匡威鞋,是猫吗?

叮当狼嫁我

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那时候时不时就有鼓鼓的蛇皮袋顺流飘下去,虽然一直很好奇这些袋子里都装了什么但因为大人的告诫以及臭气熏天所以放弃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大概是同样好奇的老头子打开了一个…虽然他立马又封上了但在旁围观的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尸体,惊呆了,那么多袋子…

男模阿弥陀佛

小时候四五岁吧,做梦老是梦到深夜去家旁边的水沟撒尿,然后看到大路旁边昏暗的黄色路灯底下有一只断了的大腿。。。

Ctckly

车祸死人远远见过几回,车祸死狗多些,完全烂得像抹布一样,平常我遇到马路上有大块碎石垃圾之类都会移到一边去,免得后车再撞到或者碾上。但是死狗这种,粘在地上拾都拾不起来,没有铁锹根本无从下手只好放弃。

英国船

大概在9岁左右,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放假,跟着奶奶去她认识的朋友家里玩。
奶奶的朋友家里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小孩,带着我出去和一群小孩玩,差不多一块有4、5个吧。
他家附近有一片浅水湖,说是湖,其实更像是超级多的水沟聚集成的大水洼。
大水洼里飘着好多生活垃圾。

我们一点也不怕脏,在水边用棍子戳各种垃圾袋子玩。
然后有个小孩发现
有个“袋子”比较不一样,不像别的垃圾袋子是光滑的,而是像毛衣一样毛毛糙糙的,好在离水边不远,我们拿了根很长的树枝把它勾过来了。
手感很重,我用树枝捅它,捅了好几次,才把它翻了个个。

这个与众不同的“垃圾袋”,是个女人头,头发被水泡透了露在水面上很像编织品。
而且就是单独的一个头,没有身子,脸已经被水泡白了,还很点涨。

一群小孩被吓得屁滚尿流,胆大的赶紧往家里跑,胆小的直接瘫在那里嚎啕大哭。
到家里,带我玩的那个小孩给家里说了,我奶奶赶紧把我带走了。

奶奶路上还问:你戳它了吗?
我已经懵了,说戳了。
我奶奶就没回家,把我带到一个神婆那里,神婆又是烧香又是让我磕头又是烧符,神神叨叨了好久,最后把她自己戴的一个项链让我挂着,才让我奶奶带我回家。
那个项链就是一根绳子系着一块被摸的很光滑的木头。后来被我奶奶还回去了。
不过我那时心也是真大,好在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没有人
还不报警?

英国船
@没有人 有了这事之后我奶奶就立刻带我离开了。
报没报警我还真不知道。

泥尘
不会是道具吧?我小时候有一次在荒地和伙伴玩时也看见一个人头,差点没吓死,后来定睛一看,发现是假的,是理发店里的那种假头。

英国船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这么久,记忆也会变化。不过捅它的时候那个沉重,而表皮又软绵绵的感觉很深刻。。 表皮也涨起来的印象也很清晰。 不过呢,这些也有可能是太久的记忆被脑补后的错觉。 @泥尘


以下来自凉飕飕:我目击了自己的死亡,时间丧失

lan

一直记得自己小时候在河边摔了一跤,跌落了一个洞里,躺在了里面,没有了接下来的记忆。

后来不记得为什么父亲带着去找镇上一个有名的类似神婆的老大爷,大爷拿了一个一次性水杯,里面装了快满杯的米,他的一只手指在米面上转了几圈,对着我爸爸说:“小孩在河边摔着了吧。”爸爸却说没有。

但我记得很清楚,确实摔过,还记得大爷说出时自己内心的那种惊讶感。

长大后,特意去河边找那个洞,只看了一个被填埋过的痕迹。


以下来自凉飕飕:祖母给我织了一双手套

Benjamin

我们那有个习俗或者说是不成文的规矩,去远方回来或者去了陌生的地方回家,如果突然头晕身体轻微不舒服的话,很有可能是被祖先”关心/询问”,为了确定是那个祖先得先用挂杯打卦,然后上香告知祖先自己一切安好,不用挂念。

旅客

@Benjamin: 我们那也有类似的个不成文的习俗,凡不在祖宗老家村里住(在城里或者外地生活的人),没事就最好不要再回老家了,因为祖宗已经不再欢迎了,硬要回去肯定会惹出些毛病或者霉运。现在听你这一说~不知道这该叫“关心”还是不欢迎了~


以下来自笑嘻嘻:嘿!朋友,好久不见

煎蛋定理

今天我听到了一个老同事的死讯,压力太大,工资太低,然后自杀……

IT行业的确是压力山大,他生前是个很喜欢整蛊我的人,我和他经常互相伤害~整天整蛊对方,反正他是个嘻嘻哈哈的人,怎么突然就没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上个月还见到他,我跳槽了,但离原公司不远,还跟他开玩笑来着。

然后今天晚上很失落,就溜回家了,连班都不想加,在IT行业996是潜规则,回到家后首先被自己倒的水泼了一身,然后喝咖啡喝出一只虫子……怎么会这样……一定是他吧,他生前来爱整蛊我了……反而觉得带点亲切感,你怎么这么傻啊,混蛋……

(哎……)


以下来自蛋友篇14

zz

摔跤那个,我哥小时候就走路各种不稳,后来有个老奶奶说是因为我哥上辈子下葬时腿是捆起来的,让拿个菜刀在我哥两腿之间向下砍几刀就好了,我爸妈就砍了一下,后来果然不跌跤了。

还有一个,我是长大上研以后有一段时间身体很差,动不动跌跤,还动不动飙血,亲友们都很担心。
有个朋友当时在非洲,寄回来一个铜镯子,说是非洲大法师念过咒的~~当然不管用啦!后来病治好了天天跑步就不摔跤了:-D

冷浮屠

睡到半夜第一次被鬼压床,全身都动不了。但是感觉那应该是个女鬼,然后脑子一抽,好奇和女鬼接吻会是什么感觉,就拼命仰头去亲她……

后来我就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怀疑自己到底是梦到了鬼压床,还是真的鬼压床了……

(您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3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