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7 , 23:11
18

凉飕飕蛋友篇21: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

蛋友篇往后会稍微短一些(像这期这样),因为评论区的故事没那么多了,欢迎分享!

话又说回来,煎蛋总共就这么多人嘛,讲完了自然就没了,往后还是不要遇到这些事比较好啦┐(´∀`)┌

凉飕飕蛋友篇21: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
credit: 煎蛋画师Piccolo

以下来自凉飕飕:黑色匡威鞋,是猫吗?

叮当狼嫁我

小时候天天在河里游泳,那时候时不时就有鼓鼓的蛇皮袋顺流飘下去,虽然一直很好奇这些袋子里都装了什么但因为大人的告诫以及臭气熏天所以放弃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大概是同样好奇的老头子打开了一个…虽然他立马又封上了但在旁围观的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尸体,惊呆了,那么多袋子…

男模阿弥陀佛

小时候四五岁吧,做梦老是梦到深夜去家旁边的水沟撒尿,然后看到大路旁边昏暗的黄色路灯底下有一只断了的大腿。。。

Ctckly

车祸死人远远见过几回,车祸死狗多些,完全烂得像抹布一样,平常我遇到马路上有大块碎石垃圾之类都会移到一边去,免得后车再撞到或者碾上。但是死狗这种,粘在地上拾都拾不起来,没有铁锹根本无从下手只好放弃。

英国船

大概在9岁左右,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放假,跟着奶奶去她认识的朋友家里玩。
奶奶的朋友家里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小孩,带着我出去和一群小孩玩,差不多一块有4、5个吧。
他家附近有一片浅水湖,说是湖,其实更像是超级多的水沟聚集成的大水洼。
大水洼里飘着好多生活垃圾。

我们一点也不怕脏,在水边用棍子戳各种垃圾袋子玩。
然后有个小孩发现
有个“袋子”比较不一样,不像别的垃圾袋子是光滑的,而是像毛衣一样毛毛糙糙的,好在离水边不远,我们拿了根很长的树枝把它勾过来了。
手感很重,我用树枝捅它,捅了好几次,才把它翻了个个。

这个与众不同的“垃圾袋”,是个女人头,头发被水泡透了露在水面上很像编织品。
而且就是单独的一个头,没有身子,脸已经被水泡白了,还很点涨。

一群小孩被吓得屁滚尿流,胆大的赶紧往家里跑,胆小的直接瘫在那里嚎啕大哭。
到家里,带我玩的那个小孩给家里说了,我奶奶赶紧把我带走了。

奶奶路上还问:你戳它了吗?
我已经懵了,说戳了。
我奶奶就没回家,把我带到一个神婆那里,神婆又是烧香又是让我磕头又是烧符,神神叨叨了好久,最后把她自己戴的一个项链让我挂着,才让我奶奶带我回家。
那个项链就是一根绳子系着一块被摸的很光滑的木头。后来被我奶奶还回去了。
不过我那时心也是真大,好在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没有人
还不报警?

英国船
@没有人 有了这事之后我奶奶就立刻带我离开了。
报没报警我还真不知道。

泥尘
不会是道具吧?我小时候有一次在荒地和伙伴玩时也看见一个人头,差点没吓死,后来定睛一看,发现是假的,是理发店里的那种假头。

英国船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这么久,记忆也会变化。不过捅它的时候那个沉重,而表皮又软绵绵的感觉很深刻。。 表皮也涨起来的印象也很清晰。 不过呢,这些也有可能是太久的记忆被脑补后的错觉。 @泥尘


以下来自凉飕飕:我目击了自己的死亡,时间丧失

lan

一直记得自己小时候在河边摔了一跤,跌落了一个洞里,躺在了里面,没有了接下来的记忆。

后来不记得为什么父亲带着去找镇上一个有名的类似神婆的老大爷,大爷拿了一个一次性水杯,里面装了快满杯的米,他的一只手指在米面上转了几圈,对着我爸爸说:“小孩在河边摔着了吧。”爸爸却说没有。

但我记得很清楚,确实摔过,还记得大爷说出时自己内心的那种惊讶感。

长大后,特意去河边找那个洞,只看了一个被填埋过的痕迹。


以下来自凉飕飕:祖母给我织了一双手套

Benjamin

我们那有个习俗或者说是不成文的规矩,去远方回来或者去了陌生的地方回家,如果突然头晕身体轻微不舒服的话,很有可能是被祖先”关心/询问”,为了确定是那个祖先得先用挂杯打卦,然后上香告知祖先自己一切安好,不用挂念。

旅客

@Benjamin: 我们那也有类似的个不成文的习俗,凡不在祖宗老家村里住(在城里或者外地生活的人),没事就最好不要再回老家了,因为祖宗已经不再欢迎了,硬要回去肯定会惹出些毛病或者霉运。现在听你这一说~不知道这该叫“关心”还是不欢迎了~


以下来自笑嘻嘻:嘿!朋友,好久不见

煎蛋定理

今天我听到了一个老同事的死讯,压力太大,工资太低,然后自杀……

IT行业的确是压力山大,他生前是个很喜欢整蛊我的人,我和他经常互相伤害~整天整蛊对方,反正他是个嘻嘻哈哈的人,怎么突然就没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上个月还见到他,我跳槽了,但离原公司不远,还跟他开玩笑来着。

然后今天晚上很失落,就溜回家了,连班都不想加,在IT行业996是潜规则,回到家后首先被自己倒的水泼了一身,然后喝咖啡喝出一只虫子……怎么会这样……一定是他吧,他生前来爱整蛊我了……反而觉得带点亲切感,你怎么这么傻啊,混蛋……

(哎……)


以下来自蛋友篇14

zz

摔跤那个,我哥小时候就走路各种不稳,后来有个老奶奶说是因为我哥上辈子下葬时腿是捆起来的,让拿个菜刀在我哥两腿之间向下砍几刀就好了,我爸妈就砍了一下,后来果然不跌跤了。

还有一个,我是长大上研以后有一段时间身体很差,动不动跌跤,还动不动飙血,亲友们都很担心。
有个朋友当时在非洲,寄回来一个铜镯子,说是非洲大法师念过咒的~~当然不管用啦!后来病治好了天天跑步就不摔跤了:-D

冷浮屠

睡到半夜第一次被鬼压床,全身都动不了。但是感觉那应该是个女鬼,然后脑子一抽,好奇和女鬼接吻会是什么感觉,就拼命仰头去亲她……

后来我就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怀疑自己到底是梦到了鬼压床,还是真的鬼压床了……

(您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3
赞一个 (8)

TOTAL COMMENTS: 18+1

  1. 意大利炮
    @4 weeks ago
    3753416

    最后一个,我也想说:真他娘的人才!!

  2. 3753431

    最后那篇真的验证了那句话:
    当鬼凝视你时,你开始撸管,直到鬼尴尬的移开了视野

  3. 赤风
    @4 weeks ago
    3753451

    最后一个,我曾经也试过😂😂

  4. 我也是
    @4 weeks ago
    3753459

    看到自杀那个就又难过了一下。好在最后的蛋友让我开心回来……

  5. minami
    @4 weeks ago
    3753481

    最后的那位蛋友,你他喵真是个人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6. 233(wtf)
    @4 weeks ago
    3753487

    最后那个,好气啊我怎么就没被适龄女鬼压过……

  7. 光消失地方
    @4 weeks ago
    3753497

    lan的那个叫魂我家这里也有,有的只会叫魂,有的技术好的能说出在哪儿丢的魂

  8. 3753504

    @xiu:
    用纯阳之液射死它!

  9. 3753567

    在袋鼠国开车,几乎每天都能看见路上被碾死的动物,从大的袋鼠到小的兔子和鸟,血肉模糊肉饼状都看习惯了。据说有些老外把自己的road kill搬到后备箱带回家bbq

  10. 刚刚好
    @4 weeks ago
    3753588

    @233(wtf): 还要适龄,都女鬼了,要求还挺高啊

  11. 三三
    @4 weeks ago
    3753738

    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有一条河,就会有人在河边倒垃圾。早上上学的时候看到河边围了很多小朋友,就站在边上看着。然后就看到有小朋友用树枝拨一个婴孩,还有小朋友用土块扔。土块砸到婴孩身上,发出轻微的嘭嘭声,被砸多了,婴孩的肚皮裂开,露出肠子。不知道那个婴孩是男是女,也不知道被扔下的时候是死是活。就这样被晾在那里。后来,不知道怎样。

  12. 3753820

    上课看到最后那个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13. skilrg
    @4 weeks ago
    3753850

    应该是前年的事情了,那年夏天从公司回家路过一片施工地,看到地上有一坨粉粉的东西,凑近了一看原来是一只没有毛的雏鸟,摔在地上,看起来死透了的样子。
    心想着就给它埋了。然后从本子上撕了张纸把鸟从地上弄了起来。旁边找了块有土的地方,找了个木块,挖了个坑。
    这鸟从纸上掉了下去,因为想让它正面朝上被埋进坑里,所以用那张纸把它翻来覆去扒拉了好几次。
    过了几天的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床上被翻过来翻过去,清醒了之后觉得全身都疼。之后对那只鸟道歉了,希望它能原谅我,好好往生。

  14. 紧如初
    @4 weeks ago
    3754035

    我是睡觉比较困难的人,睡觉前需要酝酿,而且也比较容易醒,我发现我做一个姿势会使我有鬼压床的感觉,就是双手交叉放在头顶睡,谁都有过躺着时候双手交叉放脑后看电视的经历吧,因为是夏天,我有点热,胳膊就放到外面,双手交叉就放到头顶睡着了,睡着睡着,就听见身边有走动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声音特别大而且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人数也很多乱糟糟,感觉光溜溜的躺在那,别人边看边议论着,被子也感受不到毫无安全感,心里超级害怕,想叫想睁开眼睛哪怕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心里默念鬼压床了不要怕~主啊主啊,神啊神啊,保佑孩儿啊!害怕许久声音逐渐减小,恢复正常,在害怕中慢慢睡着,第二天就想什么会鬼压床呢,分析吃喝到睡觉姿势,我决定再试一下是不是手势的关系,第二天晚上,抱着试试看的心里试了一下,果然啊。。。又出现了,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很害怕啊,说不出来的害怕~ 再也不用这种姿势睡觉了!!!

  15. RYOTSU
    @4 weeks ago
    3754207

    有一次鬼压床因为是趴着睡的感觉是在被gang,死命挣扎都么用啊。

  16. 王二德
    @4 weeks ago
    3754532

    高二体育课,翘课回教室睡觉,看到有个男学生趴在教学楼的水泥地下爬,没多想上楼睡觉,后来才知道四楼有个男孩坐在阳台扶手上不小心摔下去,爬了三米才死,没流什么血但内脏全破了,学校赔了十几万

  17. 你的骑士
    @4 weeks ago
    3754612

    老同事死掉那个 我也有类似的经历
    一个好朋友喝酒 醉倒在家门口 被呕吐物堵住气管窒息死亡
    死的那天恰好是愚人节 消息传来时我们没人相信 直到他的妈妈哭着打电话过来
    那时候的我高二 班主任不让用智能机 所以用的是一台诺基亚直板老人机
    夜里我在玩电脑 突然听到有电话拨号的嘟嘟声 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我压到按键 拨号给刚死掉的他
    我马上挂掉电话 结果更巧的事情来了
    我挂电话的时候手臂碰到电脑鼠标 又打开了qq和他聊天的页面
    连续两个巧合把我吓坏了 马上打电话给另一个朋友 让他来陪我
    他在电话里给我说:“你别怕,你们关系那么好,就算他成了鬼也不会害你的,肯定是想你了。”
    听到他的这套说辞 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18. 3754669

    许多年前的某个夏天独自一人去外婆家,那年发了很大的洪水,外婆家总共三层,第一层几乎被完全淹没。

    前两晚是住在外婆家,第三天和亲戚一起住在了一个爷爷家,虽然他家因为洪水已经断了电。

    第三天的夜里,睡梦中突地听见一个声音十分凶狠地在我耳边喊道:“滚出去!”

    我猛地醒来,还是深夜,不敢细看(有种说法是不亲眼看见就什么都不会发生),马上闭上眼希望快点入睡到天亮。

    可背部却传来一阵剧痛,我转换各种姿势,也没有消减。

    因为太疼,我甚至哭了起来,只是没有发出声音,因为担心吵醒别人,也更担心吵不醒。

    天亮后离开爷爷家,一路上身上越来越痛,最后回到外婆家的时候连脚的移动都会产生痛感。

    我哀嚎了一上午,终于决定打电话给母亲叫她来接我,一个人,恐怕走路都难。

    因为我的哭腔,母亲很着急,当天下午就到了小镇,平时九个小时的距离,我都不知道她怎么来的那么快。

    可惜只有凌晨6点才有班车离开小镇,所以仍要在这里呆一夜。

    当天夜里,母亲守着我,却因为疲惫睡着了,我只能看着电灯麻痹疼痛。

    凌晨三点,因为隔壁的争吵声,母亲又醒了,发现我因为痛苦根本睡不着,她的声音变得很低,满脸都是惆怅。
    五点,她扶着我慢慢地走往车站,外婆跟在一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六点上车,过了两个小时,班车到了终点站,我们上了转换的车辆。

    坐在位置上的那一刻,一点都不痛了!

    仿佛只要完全远离和那个小镇相关的事物,我的疼痛就像是虚构的一样。

    最后还是去医院检查了一遍,医生说是胸膜炎,我完全不接受这个说法,毕竟,有些东西虽然很奇怪,但真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承认那些存在。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