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6 , 15:30

巨量的二氧化碳从海洋中被释放了出来,甚至都没人注意

巨量的二氧化碳从海洋中被释放了出来,甚至都没人注意
credit:123RF

我们星球的气候是建立在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化学作用和反作用之上的,不过我们刚刚了解到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水下的热浪引发了澳大利亚西北部以外的南极阿姆比奥利海草大量释放二氧化碳。

研究人员发现,在2010-2011的夏季,因为海水比正常水平温度高2-4摄氏度(3.6-7.2华氏度),大片开花的海洋植物死于海水压力。

没有人真正注意到,超过三分之一的海草草甸可能受到影响。国际研究小组说,这一发现对我们可能面临的延续的热量上升有着非常真实的意义,因为大气中二氧化碳过多会使地球变暖,并导致更多温室气体的释放。

失去海草是对我们环境健康的双重打击,因为我们不仅失去了植物捕获和储存二氧化碳的能力,而且已经储存的所有二氧化碳都会被释放出来回到生态系统中。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ICTA-UAB)的团队之一Pere Masqueé说:“这很重要,因为海草草甸是巨大的碳库,被称为“蓝碳生态系统”,它们通过生物固碳将二氧化碳吸收和储存在土壤和生物量中。如果海草生态系统保持原状,土壤中的碳就有可能被锁存几千年。”

从2010到2011年间的气温上升都是由于这一原因造成的。

巨量的二氧化碳从海洋中被释放了出来,甚至都没人注意
credit:123RF

这项新的研究估计,大约1,000平方公里(386平方英里)的海草草甸可能在消失于2014年。他们采用50个不同地点的样本和土壤模型计算,来估算海草消失了多少。显然海草的数量变少了,研究人员发现海草的覆盖率从2002年的72%降到2014的46%,也就是由2002年的稠密变成了2014年的稀少。当氧气渗透到死海草层时,细菌的化学组合发生变化,释放出碳,否则碳就储存在沉积物中。总之,这相当于向大气中释放了大约900万吨二氧化碳(CO2)。这和一年160万辆汽车释放的CO2量差不多。

来自西澳大利亚大学的GaryKendrick告诉卫报的MichaelSlezak“这是一枚碳炸弹,而且是一枚没有被注意到的炸弹。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不重视它,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必定会后悔如今的疏忽。”

我们所说的鲨鱼湾地区是地球上现存最大的海草生态系统之一,全世界海草储存的二氧化碳中约有1.3%储存在这里。海岸开发、水质差,甚至船只上的锚定也会损害海草的固碳能力。海草草甸可以被修复,但它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这很让人头疼。目前正在计划如何帮助该地区恢复,可能采取移除枯死的海草(这会阻碍再生)和种植新的幼苗的措施。

研究人员说:“尽管如此,强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阻止像这样的不良反馈循环发生的紧迫性还是很重要的,否则枯死的海草就会释放超过健康的海草可吸收量的CO2。”

来自ICTA-UAB的ArianeArias-Ortiz团队之一说:“随着如今气候的变化,我们可以预测到极端天气事件的发生频率将有所增加,这些碳储存的持久性就会受到影响。”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