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6 , 23:11
2

半夜凉飕飕:real [5] 下

前文点这里:(ノ゚▽゚)ノ
Real [1]
Real [2]上Real [2]下
Real [3]
Real [4]
Real [5]上

半夜凉飕飕:real [5] 下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Real [5] 下 『リアル 5』

原著作者「怖い話投稿:ホラーテラー」「匿名さん」 2009/12/15 01:20

到了本山,等待我们是一个年轻人,见面后,他庄重的向S大师打了招呼。
随后他引我们去了位于正殿侧面的小屋(其实又大又气派,要我叫它小屋都有些惶恐),同本山的各位打过招呼。
到目前为止,我们见到的每个人在面对S大师时都会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毕恭毕敬的。
看来S大师着实是个厉害的人物,后来听说S大师其实可以坐上相当崇高的地位,只要她愿意。
(S大师曾说:“人总是会划出三六九等,要分个地位高低,高处不胜寒啊,可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我就要在本山叨扰一段时日了。
虽说大家都把我当作客人看待,但是我还是过上了和大家一样的生活。
约莫是S大师提前帮我打点过一二了。
在这期间,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多么的幸运。
比如这里有一位女性,她被蛇的怨灵缠身已有四十余年了,苦不堪言,
怨灵作祟甚至牵连到了她的亲属家人,导致了整个家族的覆灭,只留下她,孤苦伶仃生无所依。
谁能想到她祖上也曾是名门望族,如今却落得这样下场……
我来到这里才知道,有那么多人拥有惨痛的遭遇,我的那些经历和他们和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

或许是因为这里严苛的生活,或许是因为这片土地本身蕴含着的力量,又或许是因为S大师对我的教诲,
我不再害怕了。(话虽如此,有时候冷不丁想到它会不会再出现到我面前,还是要忍不住瑟瑟发抖一下)

我在本山住了一个月后,S大师来了。
“哎呀,你看上去精神多了呐。”
“是啊,托您的福。”
“之后有见过她吗?”
“没有了……一次都没有。或许它已经成佛飞升了吧? 毕竟这里是本山啊。”
“不是的哦。”
我咯噔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哎呀,对不住。又吓到你了吧。
但是呐,阿T,这里有很多痛苦的人。
我想尽己所能去帮助他们,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我猜想,它应该也在S大师所说的“他们”之中。
“阿T啊,你再多住一段时间好好学习一下吧。毕竟来都来了,机会难得。”

我听了S大师的话,继续留了下来。因为那件事也还远远没有结束,我想还是继续住在这里比较好。
而且,在这里,时间过得格外的快,眨眼间一天便过去了……怎么说呢,我很享受这种时间慢慢流逝的感觉。
(好像有些矛盾呐)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的我已经在这里住满3个月了。
这期间,S大师再没有露过脸。(除了两个月前来过那一次)
这么久都听不到S大师说话,心里难免觉得有些不安。
说来也有些悲哀,
已经三个月了,我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离开了那个熟悉又纷扰的世界后,内心的空虚感越来越强烈了。

时隔两月S大师终于出现了,我在本山的生活也即将迎来终点了。
我整理好行囊,同大家一一告别,并对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表示了感谢。
我拿起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然而走着走着,我发现本该与我同行的S大师突然不见了。
人呢? 我回头一看,她还站在那里。
是我走得太快了吗? 我往回走去,回到大师跟前。
S大师看着我,柔声说道:“阿T,别回去了,留下来吧?”
我听了惊讶之余还有些开心,觉得是S大师认同我了。于是红着脸谦虚道:
“没有没有,我还达不到大家的境界。
大家真的好厉害。换我学都学不来。”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现在还不能回去。”
“诶?”
“因为她还没走。”
我又一次僵住了。

结果,我又在本山上住了两个月,才终于能够回家。
我在山上呆了整整五个月。被非亲非故的人们照顾了那么久,这种机会可能这辈子也就这一次吧。
S大师对我说:“应该没事了。不过你要记得,这段时间每个月都得回来一趟。”
因为实际上谁也说不准,它究竟是消失了,还是藏起来了。

结束了漫长的本山生活,我总算回归了日常。
我之前租住的房子,已经让我妈帮忙退掉了,行李也都帮我搬回老家去了。
据说当初去帮我搬行李的时候,开门就是一股恶臭,像是什么东西烤焦了的味道。
而且在房间中央位置的地板上还涌着一大堆小虫子。
实在太吓人了,那天什么都没敢动直接逃回家了。
第二天,我妈想着总不能晾着不管了,便又下定决心过去了。进去一看,臭味还没散,不过虫子都不见了。
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我妈,但是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见到那一幕。

我回到老家,拿起半年未见的手机,(这么一说,之前都快忘记自己有手机了)
收件箱里未读信息的数量简直吓人。其中发的最多的就是oo。
从邮件里也能看出他是真的很自责,认为我会遇到这些事都是他的错。
oo时不时地就会发消息进来,谢罪的,想到办法了,找到人帮忙了等等等等。
听我妈说oo还专门找到家里来过。

在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夜里,我给oo打了个电话。
他那边背景非常吵闹,说点啥一句都听不清楚。
……这货居然在联谊。
我果断挂了电话,给他发了条消息过去“死去吧您呐”。哎,毕竟这世上外人就是外人。

第二天,oo回了我一条“你有时间吗?给我个机会谢罪。”
估摸着他是没脸打电话了,所以才发的消息吧。

晚上,oo直接到我家来了。
他还是特地大老远赶过来的。看来他的确有在好好地悔过和反省了。
(其实叫他来我家最大的理由是我不敢走夜路,大家知道就好,不多说了)
我走到玄关,打开家门,看到oo后,第一件事就冲上去揍了丫两拳。
第一拳是帮他赎罪,第二拳是给我自己出气,我都这样了你他妈还有脸去联谊!
因为有些事即便嘴上说原谅了,心里还是会留下疙瘩,不如干脆这样暴力一下,反而大家都好释怀。
当然,第二拳纯粹就是为了发泄我个人的怒火。

我对oo讲了我这段时间的经历,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又兴奋又害怕……现在想想,这就是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啊。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2+1

  1. 等等
    @4 weeks ago
    3751989

    S大师赛高!!!
    话说,这个,最后的这两期总是会让我想起夏目友人帐

  2. Benjamin
    @4 weeks ago
    3752028

    啊啊啊 喵太狼真是太敬业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