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6 , 22:00

NoSleep:有一点点疼

NoSleep:有一点点疼
credit:锐景创意

我想不起来黑暗来临前发生的事了。我应该是在车里。我能记起的只有那声巨响、和紧随其后的金属被撕裂时发出的刺耳尖啸。我只知道当我醒来时已经被关在这个环绕着“哔- 哔- 哔”声的地方了。我没办法睁开眼睛,所以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哪里。我知道,这听上去挺傻的。但我能感受到毯子盖在身上的重量,能听到“哔- 哔- 哔”的响声从我身侧传来,我只是无法睁眼,我只是无法说话,我只是动弹不得。

有人会不时走到我身边用不知道什么东西戳我,我一直在试着跟他们说话。

“有谁能告诉我我的眼睛怎么了吗?我张不开我的眼睛了。”我会试着这么说,但我的声带一直不大愿意合作,所以我猜我只好一直等到合适的时机来临了。不过我感觉那些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每一次都会用手指,或是那个尖尖的没有名字的东西戳着我身上同一个部位。他们不大爱说话,这些人。他们每次都只是过来、戳我、叹气,然后不再回来。

今天有人试过硬让我的眼睛睁开,然后用手电筒往里面照射。这很痛,但我没办法让他们停下。不过这也有好处,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说不出的轻松。你知道如果你很久不睁开眼睛的话,你的眼皮会粘起来的吗?曾经我也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那一点都不疼,当它们不再粘住的时候感觉很舒服。

有人一直握着我的手在为我念《哈利波特》系列,一共有7本,而现在他们已经读到《哈利波特与消失的密室》了。我想告诉他们我全部都看过了,但我无法开口。有的时候,他们就只是坐在那里,握着我的手,只有我和她和那个“哔- 哔- 哔”的声音。我想那是我妈妈。

她今天在哭。我想让她开心、我想让她不要悲伤,但我的身体肯定出了什么毛病,因为我没办法移动我的手、我没办法给她一个拥抱。我想等我好起来之后一定要告诉她,告诉她我当时有多焦急,告诉她我当时有多想帮她的忙。

妈妈在哭时,有别的人过来了。他们和她说她不应该待在这里,他们说她不应该在这里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但我认不出那是谁的声音。我不想妈妈离开我身边。我很害怕。她哭的声音大了起来,她说着“不,他还在,他还在这儿。”我想尖叫,我想告诉妈妈“我在这,我当然在这。我哪里都没去,我还能到哪里去啊?”,但最终所有人都离开了。

那之后不久,伴随着呜咽声,妈妈回来了。她坐到我身边,她的哭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直到她听上去几乎是在尖叫,然后她开始打我,打我的脸。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想和她道歉,我想让她停手,但我做不到。她只是一直不停地打我,打我的脸,直到有人过来将她带走。有两个男人留在了房间里,他们一直在说话,但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直到我听到那个词 -- “昏迷”。

我想尖声大叫,我想和他们说他们错了,我想跳起来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但我做不到。我没办法阻止他们,我没办法和他们说,“求求你们。我在这呢,我能听到你们说的话,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做。”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躺在这里,只能任由他们用那个尖尖的没有名字的东西往我身上刺,我只能任由他们用针往我身上刺。身旁的“哔- 哔- 哔”逐渐被“哔- 哔”的声音取替。我觉得好累。我想问他们做了什么,我想问他们把这哔哔声调慢对我有什么帮助。但我做不到。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大喊但我动不了。我不想死。我不想和这个世界说永别。我想再一次拥抱妈妈,我想告诉她一切都还好,我想告诉她我在这我很好我没事。

但我猜我已经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哔- 哔

哔-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