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4 , 22:29

半夜凉飕飕:real [5] 上

前文点这里:(ノ゚▽゚)ノ Real [1]Real [2] 上Real [2] 下Real [3]。 Real [4]

半夜凉飕飕:real [5] 上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Real [5] 上 『リアル 5』

原著作者「怖い話投稿:ホラーテラー」「匿名さん」 2009/12/15 01:20

“嗙!”
我被这一声响动吓到当场跳了起来。
因为一直跪坐在地上,我的身体似乎随时都要倒下来,但我顾不得这些转头就向外跑去。
那时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动作都出于身体本能。
由于不习惯长时间的跪坐,我的腿脚发麻,跑的磕磕绊绊的。
我双腿发麻,加上眼睛也顾不上看路,
猛地一下头撞到了墙上,可我一点儿都不疼,
明明血都流淌下来了…… 这也说明了我当时有多么的慌张,根本无暇顾及周遭的情况。
血流到眼睛里,什么都看不清了。
我挥动双手在摸索中寻找出口,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还不行!”
S大师突然大喝一声。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究竟说给门外的父母和外祖父母,还是对我说的。
虽然不知道,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服从了命令。
我愣在了当场。
不过我的脑子里却正在飞速运转,试图把握当下的事态。
话虽如此,其实我也根本把握不了什么事态,我只不过是在照着S大师的指令行动罢了。

我停下了所有动作,S大师也不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
似乎是为了等待门外的父母们停下动作确保他们不会乱来。
沉默了一会儿后,S大师再度开口了。
S大师:“阿T,对不起,吓到你了吧。现在已经没事了,回到我这边来吧。
阿I,没事了,你们再等我们一会儿吧。”
门那头说了几句话,我听是听见了,但是记不得内容了。
我抹了一把血回到S大师面前,她递给我一块手帕。帕子上似乎有股檀香味,很好闻。
这时,我终于意识到,之前那一声响动,其实是S大师拍手发出来的。(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阿T,你看到了吧?也听到了吧?”
“看到了……它还不停的问我‘为什么?’”
这时候的S大师已经变回了我熟悉的样子,非常温柔。
我也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尽可能的让自己在回答问题时保持冷静。
也仅限于冷静……我已经放弃思考了。
“是啊。你也听到她说‘为什么?’了。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我毫无头绪。也不打算思考。
“??……呃……嗯?…我不知道。”
“阿T怕她吗?”
“怕……”
“你怕她什么呢?”
“什么……这,它怎么看都不正常啊。是鬼啊……”
到这儿,这些问题已经超越了我的思考能力的极限。我完全不知道S大师究竟想说些什么。
“但是她没对你做过什么吧?”
“不、它……每次我脖子上都会流血,而且它刚才还想把符纸掀起来……反正怎么看都不正常……”
“是啊。但是,除了这些呢,她什么都没做吧。”
“……”
“很难呢,很难呐。”
“那个我,我不是很懂……对不起”
“不怪你”

S大师用我也能懂的方式为我解释,不对,应该说是告诫我吧。
首先,它的的确确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鬼或者妖怪。
那它就是所谓的恶灵了吗? 我这样问到。 S大师犹豫了,她认为不该说的这么绝对。
确实,它应该被归入非常危险的那一类中去,但是S大师说自己并没有从它身上感受到恶意。
那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情都该如何解释呢? 她是这样回答我的。

“她没有恶意,她只是太强大了。
她只是太寂寞了。
‘我想说话,我想被触碰,我想被注视,快发现我吧快注意到我吧……’她一直都渴望着,渴望着。
阿T,或许你自己没有察觉到吧,你很温暖。
大家一定都是这么认为的,觉得你“真好啊~。你看起来很温柔呢。”
所以啊,她也一样,她看到了你,她发现你也注意到她了,于是她开心的忘乎所以。
但是啊,她忘记了一点,与她相比,你太弱小了。
所以呢,只要她靠近你,你就会害怕会恐惧,身体也就跟着做出反应来了。”
S大师就像对待孩子那样,用最简单朴实的话语,缓缓地,柔柔地对我述说着。

我困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我早就认定了,它就是恶灵,它是有害的危险的。
只要S大师愿意为我驱邪,只要除掉了它,这一切就能结束了……
然而,S大师似乎在为它说话,S大师想保护她……

“那么好,这回必须要做点什么了呢。
阿T啊,接下来需要花不少时间,但是我会帮你的。”
S大师的这席话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救赎。啊,终于,终于可以结束了。我终于可以安心了。

S大师的教导,我永生难忘。她是这样说的:
“即便她外表很可怕,即便她对你而言是未知的存在,也请你为她想一想,她也同你一样承受着痛苦。
她也渴望着有人能对她伸出双手,她也渴望着得到救赎。”

随后,S大师开始诵读经文。但那不是为了驱散它,而是为了度它成佛。
那晚,我头痛欲裂,脖子上的伤痕越来越深,疼痛万分,仿佛要撕裂一样,但是后来我睡得很沉。
(诵完经后我依然没能缓过神来,为了照顾我,那天大师笑着招呼我住下了)

第二天,我自认为起了个大早,可是S大师连早课都已经做完了。
“阿T早上好。来,快洗把脸吃早饭吧。吃完了咱们就该出发去本山了。”

因为我算不上相关人员,所以写太多也不好,就稍微提一下吧。
关于S大师的宗派,我之前也讲过一些,是在教科书中也有提及到的大派,
历史悠长,信者众多,遍布日本全国各地。
虽然大家都秉承着相同的教义,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同,在东西两地各有一座本山。
S大师带我去的是位于西边的本山。
大师将我托付给本山修行了一段时间,
一来是为了提高我本身的德(这个我目前解释不清楚),
二来就是为了能早日超度它,哪怕一天也好,所以需要我在本山供养它。
听到这个消息后最高兴的就是我外婆了。 但也有人依然不愿相信这些,那个人就是我外公。
不过最后,我执意要去,我说“已经没事了。我去去就来。” 外公也没有反对我。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