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1 , 22:05

半夜凉飕飕:Real [3]

第三章。林大师专场。觉得“它”还挺可爱的。 今天爆肝了。自己的极限就这么多了吧。

前文点这里:(ノ゚▽゚)ノ Real [1]Real [2] 上Real [2] 下

半夜凉飕飕:Real [3]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Real [3] 『リアル 3』

原著作者「怖い話投稿:ホラーテラー」「匿名さん」 2009/11/29 19:57

咱们整理一下事情的前后顺序。
在我做在佛壇前边狂念阿弥陀佛的时候,我妈给我外婆打了电话。
由外婆出面帮我去找S大师商量对策(说是商量,其实是求救,“救救我外孙吧”这样)
最终结果,S大师说会亲自上门来救我脱离苦海。
但是!S大师也是事务繁忙,再加上本就年事已高,要等到三周后才能过来。
也就是说,我需要在不安与恐惧中度过这三个礼拜,而且我根本无法想象期间会发生些什么状况。
总之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么个状况了,我需要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寻求心理安慰。

夜里11点过后,我接到了oo的回复电话 。
‘抱歉,久等了。我找我朋友说过了,他帮我们联系了,说明天就能过来。’
“明天?”
‘嗯对,明天不正好礼拜天嘛。’
说来,距离我见到那家伙已经过去5天了啊。其实挺不可思议的,这段时间我完全把公司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我知道了。多谢了。他会到我家里来吗?”
‘直接到你家。会开车过去,所以待会儿你记得把地址发给我。’
“那你呢?最好你也能过来。”
‘来来来。’
“钱,我手头没有,以后付可以吗?”
‘应该没关系吧?’
“那好。你们快到了打我电话。”
话说其实这事儿搞的挺没条理的,不过我那时候毕竟还年轻不懂事嘛,也没办法。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我房里有一位穿白色和服的年轻女性,端端正正地跪坐在我被褥边。
她察觉到我的目光后,三指点地姿态端正地朝我深深鞠下一躬,随后便离开了。
出门前又回过身来,再度朝我深鞠一躬。
这个梦是否和那个东西有关,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午后,oo联系我了。 我在电话里给他们指了路后,出门去迎接他们。
来的有oo和他的朋友,还有一位目测四十不到的男性。
这名男子一看就不像普通人。他给人一种社会混混的感觉,根本无法想象他平时是靠做什么挣钱的。
我之前忘记和家里说明情况,所以我父母见到他们时吓了一大跳。
首先,这名男子自称姓林(日本的林哈),当然这名字八成是假的。

林:“T君的事情,我已经听他说过了。哎,这事情相当棘手啊。”
(抱歉,现在才提到。这里的T就是我了,对话中的“他”指oo。)

父:“那么,林先生大老远得赶来,是和这件事有什么渊源吗?”

林:“哎呀,这件事儿吧,不是外行人能插手的。
伯父,我这么跟您说吧。您可能不信,但是这样下去放任不管的话,T君会很危险啊。
我呢,是因为他找我帮忙,说他的朋友,也就是T君现在很危险,希望我救救他,所以我才过来的。”

母:“T真的很危险吗?”

林:“哎呀,我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是这么严重的还是头一次遇到呐。
我能感觉到,这个房间里充满了不好的气息。”

父:“…恕我冒昧,请问林先生在哪儿高就?”

林:“啊—,你在意这个吗?也对,突然跑过来个人,还跟你说这些话,会怀疑也正常。
但是啊,听我一句劝,要是不好好除灵,不清理干净,T君他啊,真的会被带走的。”

母:“那么…请问,能不能麻烦林先生帮帮我们呢?”

林:“那是自然,交给我您放心。对这种事,必须要像我这样的专业人员出马才行呐。
就是啊,伯母啊。这种□□吧,还有一些些危险的,多少需要打点一二。
呐,您懂我的意思吧?”

父:“要多少?”

林:“这个嘛~,哎呀,怎么也得要、二百吧…”(差不多12万人民币)

父:“这也太贵了!?”

林:“我这还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就当帮朋友了,这才特地抽出时间过来的。
如果您不愿意,那对我是完全没影响的~。
只不过啊,区区二百万就能救回T君一条命,我倒觉得很便宜了。”

林:“而且呢,我听说T君已经跑过不少寺院了吧,根本没人帮的了他不是吗?
懂这行的人呐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您是打算再从头找起来吗?”

我在一旁沉默不语。
听到二百万的时候我也忍不下去了,扭头去看oo,发现oo也是一脸的尴尬。
我爸妈都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再也提不出更多意见,结果,还是勉强答应下来了。

林说今晚就动手。
然后他说要准备点东西,出了一趟门。(出门的时候还向我父母要了买东西钱)
傍晚时分,林回来了,他拿出蜡烛,搞了很多符纸一样的东西,贴的满房间都是,又拿出一个水晶球放在膝盖前边,手上还抓了一串数珠,然后把似乎是日本酒的液体倒进杯子里。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了。
林:“T君。接下来我们要开始驱灵了。放心吧,很快就没事了。
伯父,伯母。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们暂时离开家一会儿吗?
以防万一嘛,要是跑到你们那里去就不好了。”
我爸妈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出去了,到车里待机。

日落西山,天色渐晚。
我们开始驱灵,林口中诵经,每隔一段时间就用手沾一下杯子里的液体,然后把手上液体弹到我的身上。
我将信将疑,闭着眼睛躺在被子里。 对,是林让我这么做的。

这样持续了很久。
诵经声开始变得时断时续。
我闭着眼睛,无法确认现在的情况,只知道屋里的气氛令我很不舒服,还有那逐渐变调的诵经声。
刚开始那会儿没注意到,后来才发现自己脖子那块特别疼。先前的瘙痒已经彻底变调为疼痛了。
我不敢睁眼,只得□□紧牙关强忍着疼痛,这时,诵经声突然停止了。
可是很奇怪。
虽然我也不是很懂,但是这断的地方非常微妙,而且要是结束了林好歹会知乎一声吧,他也不出声。
这些暂且不提,单说我脖子上的痛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猖獗起来。
我感到周身围绕着一股寒气,还有,好像有什么东西骑坐在我的被子上方。
不能睁眼。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睁眼。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还是睁开了。

我睁开眼,眼前的这幅光景使我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我裹着被子躺在地上,林坐在我右手边为我驱邪。
那个家伙正对着林,跪坐在我另一侧,把我夹在他们中间。
它双手放在膝盖上方,姿态很端正,单单挺起上半身从我身上越过,盯着林的脸。
林和它脸对着脸,相距不过一拳。
它微微歪了歪头,似乎是在好奇,它小幅度地摇动着脑袋,就像猫头鹰那样。
它死死的盯着林,同时它嘴里还一刻不停的在说着些什么,我听不清。
现在想来,它可能是有话想对林说。
林略低着头,目光向下,眼睛一眨不眨,嘴巴大张着,口水不住地从他嘴里滴落。
它脸上似乎带着一丝微笑,时不时轻轻地点一下头。
我凝视着它,甚至忘记了眨眼。
忽的,它停下了不动了。下一个瞬间,它看向了我。
我慌忙地闭上眼睛,拉过被子罩住自己,条件反射般地念起阿弥陀佛。
我能想象出它靠近我的脸,像猫头鹰一样晃动着脑袋的样子。我很害怕。
我能听到它发出的嘎哒嘎哒的声音,那个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下楼梯时的脚步声。
林好像逃出去了。
我很害怕,只得继续缩在被子里。

我父母来了。他们点亮了电灯,拉开被子,下面是蜷缩着身体的我。
林直接上了车,没敢看我父母一眼,他同oo以及oo的朋友一起离开了我家不知去了哪里。
之后我听oo说,他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除了刚上车时候的那句“快开车”。
总之,我的问题不单没得到解决,甚至更加恶化了,
距离S大师的到来还有三周,然而,我可能要撑不下去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Moonarian
3.5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