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20 , 23:20

半夜凉飕飕:Real [2] 下

前文点这里:(ノ゚▽゚)ノ Real [1] Real [2] 上

半夜凉飕飕:Real [2] 下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Real [2] 下 『リアル 2』

原著作者「怖い話投稿:ホラーテラー」「匿名さん」 2009/11/26 23:58

夜幕降临,我到达埼玉老家公交站台的时候,已经夜里快9点了。
这里不同于都市,周围只有工厂,非常乡下,所以才夜里9点已经不怎么看得到人了。
从公交站到我家需要20分钟,还是走得快的时候。路灯规则地排布在昏暗无人的街道边缘。
前天发生事情像幻灯片一样一幕幕闪过,使得我心里不住地发憷,不过,所幸它没有再次出现。
然而,或许是因为入夜后转凉了吧,我感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变得有些异样。
总觉得脖子和头连接的那块儿地方特别热。
可能很难说清楚,我打个比方吧,脖子上缠了绳子,左右不对称一边松一边紧,类似这种感觉。
我伸手摸上脖子,能感到手是凉的。 好热。只有脖子那块在发热。而且开始隐隐刺痛了。
摸着似乎起疹子了。
用走的太慢了,我有些忍受不下去了,拼尽全力往家里跑去。

我喘着粗气推开家门,此时我妈刚好挂断电话。
她看着我的脸对我说:
“啊,你来啦。刚才长崎的外婆打电话过来了,说很担心你。
S大师说你遇上不好的东西了,让你去她那里。你做什么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你脖子上一圈什么东西??!!”

在回答我妈之前,我看了一眼玄关的镜子。 那时候也不知为什么,我没想过那家伙会不会跟过来……
在我脖子上多了一圈像被绳子勒出来似的红线,非常扎眼。
凑近了仔细一看,那是密密麻麻的一圈小疹子。
我不禁开始微微颤抖。
我根本来不及思考,也没有回答妈妈之前的问话,直接冲上楼梯,
来到我妈屋里供奉的小佛像前,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
除了这样,我毫无他法了。
我爸很担心我,一边怒吼着“怎么了?!”一边朝我跑了过来。
我妈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正在给外婆打电话。 我能听到妈妈的声音。她在哭。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我已经无处可逃了,我被彻底卷入这场恐怖的事情中了……

从我回到老家,到彻底理清自身所处的情况,已经过去3天时间了。
我连续发了两天高烧。
这或许是由我的岌岌可危的精神状况引起,亦或者是因为那家伙的出现而带来的灾祸。
我脖子上不停冒着虚汗,汗量多到异常,从第二天开始甚至开始渗出血来。
到了第三天早上,脖子不再出血了。不过本来就只是渗血的程度。
热度也降下来了,从高烧转变成低烧,稍微好受一些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感到脖子附近变得奇痒无比。
瘙痒中还伴着隐隐的痛。一旦碰到枕头、毯子或者毛巾一类的东西就会激起一阵刺痛。
我猜想,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出血,现在那里结痂了,才会有瘙痒的症状出现,于是我有意识地克制自己不要去抓挠。
我裹着被子躺了一天,我一直都在努力不去在意这些,直到傍晚我起身去厕所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照了镜子。
明明我心里一点都不想照镜子,但这毕竟发生在自己的身体上,不亲眼确认一下状况实在不能甘心。
我从没见过这种症状。
脖子周围的红色已经褪去了。但是相对的,疹子变大了许多。
视觉效果十分恶心,直至今日,我每次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汗毛直立,我尽可能具体的描述一下吧。别骂我。
脖子上那条由疹子组成的线原本有1cm左右粗。
现在那条线变得血红,和我本来就偏白的皮肤一对比,就像是一条红色的绳子缠绕在我的脖子上。
这是3天前的事情。
通过眼前的镜子,我看到那里还流着脓。
…不,这样说不准确。
准确说来,是组成线的那一圈红疹在流脓。
就像是特大号的青春痘紧紧地贴合连接成了一圈。
其中大部分的疹子都在渗着浓水,着实惊悚,看得我非常恶心,当场吐了出来。
我用清水洗了脖子,再向我妈接了支药膏涂上,然后哭着回到了被窝里。
我失去了思考能力。脑子里只剩下了悲愤与不甘“为什么是我啊!”

当我哭到心力憔悴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oo打来的。
在这种时刻,再微小的希望也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动力。 说实话,还没有哪个电话让我感到如此高兴过。
“喂”
‘哦哦!你还好吧?!’
“嗯,我还好——你MLGB!”
‘啊……情况不乐观?’
“只是不乐观就好了。哎……你那儿就没点靠谱的吗?”
‘啊,我问了我老家的朋友,没有懂这些的人……对不住’
“哦,然后呢?”
说实话,oo也已经尽他所能在帮我了,但是这时候的我根本没有余力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了,
所以说话方式相当的以自我为中心。
‘嗯,有有有,我朋友倒是认识一个懂行的。
可以介绍你认识,就是要花点钱……’
“?! 还要出钱?”
‘嗯,好像是……怎么,要见吗?’
“大概多少?”
‘我朋友说,起码要五十万的样子……’(约莫人民币3万)
“五十万?!”
虽然那时候的我已经开始工作了,但五十万依然是一笔巨款。
心疼钱,可是更怕死,为了从痛苦和恐惧中解放……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我知道了。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
‘那位好像在群马县。我去问问朋友看,你稍等。’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我是一只驴驴
4.8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