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9 , 22:33
10

半夜凉飕飕:Real [2] 上

前文点这里:(ノ゚▽゚)ノ Real [1]

半夜凉飕飕:Real [2] 上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Real [2] 上 『リアル 2』

原著作者「怖い話投稿:ホラーテラー」「匿名さん」 2009/11/26 23:58

无论如何,我到了便利店,看着周围路人,稍稍安下心来。
但是我依然一片混乱,有两种想法占据了我的大脑,
“那究竟是什么”一种近乎愤怒的恐惧,
“忘记锁门了”和另一种角度刁钻的冷静。
那天,我到底也没能拾起勇气回家,在家庭餐馆坐了一整晚。

天空开始泛白,我惴惴不安地回到家,小心地打开房门。
太好了。已经不在了。
在进入房间之前,我又出去了一趟,喝着罐装咖啡,抽了一根烟。
我开始猜想,会不会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呢?毕竟那种东西本来就不可能存在啊。

天彻底亮了,我也做完了心理建设,那玩意儿已经不在了!
我比起先前多少缓和下来,鼓起勇气,走进了房间。
“哟西!没有!” 房里拉着窗帘,略显昏暗,我打开了灯。
眼前的光景印证了昨晚发生过的一切。
地板上留下了一滩臭不可闻的泥渍(姑且当它是泥吧),就在昨天那家伙站立过的地方,
而且泥量很大,如果硬要解释说那是脚印残留的,未免有些牵强。
很快地,我再一次接受了事实,昨天发生的都是真的。
这时候,我猛然间注意到一个细节,使我越发恐慌起来
……我、昨天、出门时、没关灯啊……
我看向自己刚才开灯的左手,果然,手上也沾染了泥渍。

我整个心都沉了下去,心情复杂好一阵子,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办法,我强行开解自己。
也算是多亏了我AB型那典型的性格特征吧,
在这种状态下,我还能在收拾掉泥巴后,洗了个澡去上班。
泥收拾了,可是恶臭却怎么也消不掉,非常恼人,虽然这边也留着个大问题,
但请假还是要不得的,没办法。

到了公司,等待我的是一成不变的工作日常。
我默默地寻找着和oo对话的时机。
oo是一切事情的开端,我想从他那里挖出来些有用的信息。

午休,我终于成功捕获到oo。
以下是我和他的对话节选。

“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之后能把◆招来”吗。我昨天做了,结果真的来了。”
‘哈?你说啥?’
“哎嘛,就是,那个真的出来了!”
‘啊~ 好了我懂了。前列腺液出来了啊。’
“卧槽,跟你说正经的呢。真来了个很要命的家伙啊。”
‘你到底在说啥—啊,我他妈听不懂啊!’
“我他妈也不知道啊!!”

废了,根本说不通。
可是oo不相信我,事情就根本没法儿进行下去,我只好一点一滴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解释给他听。
oo开始还当我是在开玩笑,后来终于将信将疑的听进去了。

下班后,他决定跟我回家确认现场。
夜里十点,幸好今天下班早,我和oo一同来到我房间门口。
开门的瞬间,今早刚调教过我鼻腔的恶臭再度袭来。
在封闭的房间里酝酿了一整天的恶臭伴着屋内的热气一涌而出直击心灵。
oo在回来路上还一直缠着我问这问那,十分磨人
可这时他却什么话都没了,只剩下一句“……真的?”
看来是信了。
主要问题是,oo能不能给我提出解决方案来,不过我不该对他抱有期待的。
总之,最后他只说让我最好去驱个邪,还有他会帮我问问看,就没了,
然后他逃命一样的走了。
嗯,和我预期的一毛一样,只能寄希望于那货庞大的人际网了。

我实在不愿和这诡异的恶臭共度夜晚,所以我那天去睡了胶囊旅馆。
好吧,其实我是怕那家伙晚上再出来,那我就凉了。

第二天,我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奔向家附近的寺院。毕竟都到这地步了,实在不顾上工作了。
我向和尚说明了来龙去脉后,
“我不是专业人员,我也不清楚啊~。要不您好好休息休息。一定是搞错了啦。”
他就给了我这么个随随便便的回答。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啊。
那一天我跑了好几家市里有名的寺院和神社,但给出的答案都大同小异,没什么卵用。

心力憔悴的我,向埼玉县老家发出了求救。
准确来说,我外婆有一位尼姑朋友,叫S,我找了这位S大师商量办法。
不过说白了,我也想不到除了这位以外,还会有谁愿意听我讲这些事了。

先来介绍一下S老师吧。

我母亲出生于长崎县,我外婆当然也在长崎。
我外婆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这可能和她曾经的战争经历有关吧。
S大师就是我外婆每周都去参拜的寺院的主持。

我也见过她好多次。
虽然我不是很懂这些,但是S大师所属的宗派名称我好歹在教科书上见到过,
所以和那些个骗钱的所谓的灵能力者不一样,她是真的有信仰的。
S大师为人温厚,谈吐平静柔和。
以前我刚升上中学的时候,我爸买了块地造房子用。
好像是叫做地镇祭吧? 总之买来后我们为那块地做了法驱邪。
之后过了一周左右,我们接到了长崎的外婆打来的电话,说:“那块地不大好,S大师说要过来帮我们驱邪”
当然,我妈妈觉得有些没必要,便回答说:“我们已经驱过了啊,怎么还要来?”
然后我外婆说:“但是S大师说没弄干净,还留着点呢。”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S大师很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唯一值得信赖的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devillzx
4.8
赞一个 (11)

TOTAL COMMENTS: 10+1

  1. 随侯明月
    @1 month ago
    3743996

    好期待后续

  2. 大屁眼子
    @1 month ago
    3744003

    今天早了嘛

  3. 喜欢吐槽
    @1 month ago
    3744012

    支持你!加油哦(ง •̀_•́)ง

  4. 光消失地方
    @1 month ago
    3744022

    (๑•͈ᴗ•͈)❀送花给你

  5. 六子六子
    @1 month ago
    3744044

    十点下班还叫早 比鬼可怕多了

  6. 西方敌对势力
    @1 month ago
    3744059

    看上瘾了

  7. 3744103

    好期待呀~

  8. 我也是
    @1 month ago
    3744118

    “前列腺液出来了”……

  9. zmn0079
    @1 month ago
    3744157

    好短……

  10. ne-myth
    @2 weeks ago
    3770609

    埼玉县的s光头老师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