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9 , 11:00

头部移植带来的问题或许比死亡还要糟

头部移植带来的问题或许比死亡还要糟
credit:123RF

2015年4月,30岁的俄罗斯男子、计算机工程师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宣布他要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例人体头部器官移植的捐赠者,称他自愿将自己的头部摘除并捐献给需要的人类同胞。

如果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话,我们也希望如此,但不幸的是,这是——谢天谢地,现在还仅仅是可能发生的——真事。

当年的早些时候,意大利外科医生塞尔吉奥·卡纳维罗Sergio Canavero向外披露了他掌握的头部移植技术,并打算在国际外科神经病学杂志中做进一步的说明。他计划在美国神经病学和骨科外科医生学会(AANOS)年会上发起该项目。他将在当年六月份分享他的科学梦想,邀请其他研究人员加入他的头部移植俱乐部。

当时,这些听起来神经兮兮怪渗人的——现在也是——但估计最令人惊讶的部分是,卡纳维罗真的找到了一个活生生的、能喘气的志愿者斯皮里多诺夫。整个移植过程,据独联体的克里斯托弗·胡图恩Christopher Hootan预计,需要150名医生护士和长达36小时的手术时间。

胡图恩分析了斯皮里多诺夫会面临的各种危险——虽然名字叫做头部移植,但是本质上应该是身体移植:

“脊髓型肌萎缩Werdnig-Hoffman患者的健康状况会急剧恶化,所以斯皮里多诺夫愿意为这项实验赌一把,我们没法责怪他,但如果新的身体和头发生了排异反应,他会死,甚至他将遭到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命运。”

“我不希望对任何人做这种事情,”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现任理事长Hunt Batjer博士说,“我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我这样做,因为有很些事情比死亡更糟糕。”

在几位医学专家的交流中,胡图恩指出了一个问题,即使是最完美的头部移植手术也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几乎不知道这会对斯皮里多诺夫的脑子产生什么影响。

没有人知道他的头和大脑与新的脖子对接——包括所有新的神经连接和外来的化学物质——可能会对斯皮里多诺夫的心理产生何种影响,但正如胡图恩相当冷酷地指出的那样,它“可能会导致认知失调和极其严重的精神障碍”。

一想到不久的将来,这一切真的可能会发生,我们很害怕。

去年年底,卡纳维罗宣称已经成功在人类尸体上完成了头部移植。*

说真的,卡纳维罗医生好像是从《弗兰肯斯坦》里逃出来的科学怪人。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注* 2017年,任晓平教授和其团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