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6 , 23:10

半夜笑嘻嘻:跑来跑去的娃子,第三天的晚上,洗澡澡的时候

接下来几天比较闲,我想着能不能战胜咸鱼精攒个长的出来。

半夜笑嘻嘻:跑来跑去的娃子,第三天的晚上,洗澡澡的时候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跑来跑去的娃子 『走り回る子』

200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9(水) 03:27:39 ID:vJki1pwAO
我家经常发生些灵异现象,在我那些想法清奇爱搞事情的朋友里得到了一致好评。
不过它们从没对我家里人造成过麻烦,所以我们家也就放任它们自由了。
其中有个娃子喜欢在天花板上跑来跑去,踩得啪嗒啪嗒乱响,不过我们家早就习惯拉。

有一回来了个脑回路正常的朋友。天花板上的娃子跑来跑去。朋友瑟瑟发抖。
朋友:“哎哟妈呀—哎哟妈呀—”
我:“不会干坏事的,安啦安啦。”

啪嗒 啪嗒 啪嗒

我:“你来了它好像很激动哈,特别服务出血大放送滴干活。”
顺带一提,我这个朋友似乎很受鬼欢迎。

啪嗒 啪嗒 啪嗒……
唰~~Biaji

朋友:“这是……摔了?”
我:“哦摔跤了!” 我看向天花板大喊。然后…
爆笑。

自那天起,天花板的脚步声消失了。


第三天的晚上 『3日目の夜』

358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23(日) 22:16:20 ID:XEp1uPfl0
我和我哥在亲戚家住了几天。
第一天,被鬼压床了。
第二天,鬼压床+奇怪的小动静。
第三天,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念观音经。
为什么是观音经啊? 我正纳闷呢,
突然又冒出了各种奇怪的声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库桀桀桀桀桀桀”,还有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什么鬼声音,神经质的笑声……
我已经快吓得厥过去了。妈耶救命啊!别折磨我了,要不干脆给我个痛快吧!
可我哥一点都没听见,在一边睡得正香,这货真是一点儿都靠不上啊啊啊。(´□`。) 
在强烈求生欲的支配下,我被逼无奈,也跟着念起了观音经……

约莫念了十分钟,我哥突然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吵死了啦!!人家都睡不着了!”

整个房间瞬间回归寂静。 我石化了。
我哥无视周围的一切,迅速躺下,睡着了。

那次之后我就再也不怕鬼了。
但是,有一种新的恐惧感彻底侵占了我幼小的心灵,那就是:我哥内心深处似乎是人妖……


洗澡澡的时候 『風呂に入った』

657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2/08(月) 01:46:13 ID:GBkSaY/HO
我有个姐姐,我姐姐因为打工的关系,她一直都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洗澡。
有一天,我姐不打工,所以那个时间在玩儿电脑没有洗澡。我看浴室空着,就想着不洗白不洗呗,进了浴室。

然后,就在我哼着歌洗头的时候,我听到斜上方传来“啧…”的一下咂舌声。
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抬起头朝声音方向看去,那里有一个愤恨到质壁分离的大叔。
而且只有上半身,下半身是埋在墙壁里的。
要是个帅大叔我也就忍了,可这就是个油腻的中年。
说实话,还没我爹帅呢。
于是乎,我一边在心里呐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怒吼道:“啧是什么意思啊你!!”
油腻中年被我吓到,逃似的缩进墙壁里去了。

我是在我姐洗澡的时间段进来的,所以他是在期待着我姐姐的曼妙肉体吧……
结果瞅见的却是一个皮肤黝黑略微有些壮硕宛若黑熊精转世一般的女子,但是咂舌也太过分了吧……

话说那个大叔,那之后时不时的就冒出来刷个存在感。
我正在纠结,要不要劝劝我姐以后换个时间洗澡。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