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6 , 14:00

为了逃避指控,疑犯选择47天不拉屎

为了逃避指控,疑犯选择47天不拉屎
credit:123RF

# 相关前文:为逃避吞毒证据,疑犯连续34天不大便

你以前可能只隐约知道憋屎对人的健康不好,但是近日一个英国男人用行动告诉我们,确实如此。拉马尔·钱伯斯为了避免被起诉,拒绝将他吞下的□□拉出来。这个案子的检察官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拉马尔·钱伯斯明显地限制了食物的摄入,并且在有排便需求时忍住不拉(据BBC报道,钱伯斯的律师否认了这一点)。47天后警方撤销了指控,钱伯斯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了解到这个新闻中拉马尔·钱伯斯身体上遭受的痛苦,我们不禁怀疑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交易啊。事实证明,这实在是个愚蠢的办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助理教授埃伦斯坦因博士说:“我不建议任何人效仿。”她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是肠道运动,或者大便是如何在消化道内运动的,因此她的话具有一定权威性。

她说:“问题是,一定程度上自主地拒绝排便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是,这样会导致在结肠中形成大量固结的、硬质的粪便,或者是一个个“粪便球”。之后尽管依然可以继续拒绝排便,但是多数人都会开始无意识地拉下粪便球。”诚然,英国的那个小伙子更惨些,毕竟□□渗漏并不多见。

粪便球的另一个潜在的并发症是它会对它后面的区域施加巨大的压力,可能会引起深度和非常疼痛的直肠溃疡。它还能损伤□□部位的精细组织,有可能导致肛管组织撕裂,也被称为“肛裂”。施泰因博士这样描述:“这个过程就像在剪纸,但是是剪在一个如此敏感的地方,这当然会让人很不舒服。”而且,粪便球往往会阻止这些裂口部位的血液供应,这样它们就不会愈合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恶化。

为了逃避指控,疑犯选择47天不拉屎
credit:123RF

这些短期影响已经令人恐惧,但与其潜在的永久性影响相比,这还是小巫见大巫。对直肠和括约肌的造成的损伤以及扩张(肿胀)肯定会引起疼痛以及功能问题。

施泰因解释说:“直肠有它特定的形状,如果长时间在里面集聚很多的粪便,它可能会因为过载而变得功能失调。这会引起腹壁扩张。”她补充说,这是非常不舒服的,膨胀会使人甚至很难做一些基本的工作,比如走路或弯腰。

对于这样一个敏感而脆弱的地方来说,从长期的破坏中恢复过来也是非常困难的,即使能恢复,可能也需要几个月才能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施泰因说:“各种肌肉一般都是协调合作的。有时候由于得不到相应的生物练习,可能患者可能需要接受物理治疗才能恢复正常工作状态。”

针对它物理治疗通常是一些教病人如何放松和收紧盆腔肌肉的练习,以加强患者对肠道活动的控制。然而,如果□□和直肠的损伤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什么样的物理练习也治不好。她说:“如果这种损伤真的很长时间了,那么它可能就会成为永久性的损伤了。”

那么,那些几个月没有大便的人又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呢?事实证明,这有许多情况。她说:“在排除集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大便之后,可能会有一种很大的宽慰感。然而,大多数严重的慢性便秘患者在排便后实际上可能会有一段时间感觉很难熬。结肠可能已经适应了集聚的大便,当它收缩回正常大小时,患者就会感到疼痛和不适。有些人失去了重要的感觉输入,所以在结肠开始正常运作之前几周内感觉不到什么异样。”

具体会怎么样,我们相信拉马尔·钱伯斯一定知道的很清楚。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