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5 , 23:39

半夜咦嘻嘻:站在窗边望着马路,北风和太阳

一个人住的那些事儿。第五弹。有几个逗的。

半夜咦嘻嘻:站在窗边望着马路,北风和太阳
credit: 煎蛋画师BC

站在窗边望着马路 『窓際でぼんやりと通りを眺めていた』

387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6/05/17(水) 01:41:07 ID:SRMlYDZV0
读书那会儿的事情。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
我住在市内某破旧小公寓里,附近只有臭烘烘的男学生,毫无情趣。
我的房间在二楼,窗户正对着外面的小马路。
休息天也没啥要紧事儿,闲来无事,我站在窗口望着马路发着呆。

于是乎,一位明显不是女性(或者说最初绝对不是女性)却穿着女装的大佬猛然间闯入我的眼帘。
大佬突然发力朝着我这边冲过来了。
我慌忙关上窗户。
大佬冲进公寓大门了。
大佬冲上楼梯了。
嗵!嗵!嗵!嗵!
大佬冲上二楼了。
大佬来敲我门了!
大佬就在我门口!
“借下厕所!”
我硬着头皮装作不在家。
僵持了一会儿后大佬终于放弃,跑我隔壁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一阵儿冲厕所的声响。
大佬匆匆地走了,正如他匆匆地来,来如疾风,去如暴雨。

住我隔壁的小哥和我也算认识,我就去问他“刚发生什么了吗?”
隔壁小哥是岛根来的,在这里念外语大学,他还没能彻底消化掉刚才发生的一切,一脸蒙蔽地答到“那究竟是什么啊?”
“那位,就是传说中的女装大佬。”
“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东京真厉害。”
他的眼神空寂又无助,仿佛见到了亡灵一般。


北风和太阳 『北風と太陽』

780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6/11/25(土) 22:31:37 ID:FbAdbzdb0
409 :774号室の住人さん:2006/11/24(金) 11:47:21 ID:g2R2BZim 

我回到家,发现公寓楼下有个流浪汉,用纸箱搭了个房子住下了正在睡觉。
我马上报了警,不一会儿警察来了,把他赶走了。
他好像知道了是我报的警,第二天开始,我家的大门就常常被划得乱七八糟,窗户上还常常被丢满羽毛什么的。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弄了个盘子装了两个大饭团,再写了一封信,放到了屋外。
后来饭团和信都没了。 报复行为也彻底停止了。
那段时间我真的害怕到不行,还以为要被弄死了。

411 :774号室の住人さん:2006/11/24(金) 13:13:56 ID:XDVrIO59 
>>409 

方便透露下信的内容吗……

412 :774号室の住人さん:2006/11/24(金) 17:36:20 ID:g2R2BZim 
>>行是行,(´・ω・`) 是我拼了老命写的,羞耻的不行。
内容大概这样:

“您好。之前给您造成了不愉快的回忆,深感抱歉。
但是,当我独自回家的时候,看到有个陌生人睡在门口,真的感到非常恐怖,还请您谅解。
饭团请您收下吧。没有加奇怪的东西在里面。
是我妈妈亲手做的,一个加了梅干,一个加了山蕗菜味增。
梅子和山蕗就像是春天的缩影。
寒冷的季节还将持续,希望温暖的季节能够早日到来。”


邮箱的恶作剧 『郵便受けに悪戯』

464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6/05/25(木) 04:51:50 ID:WUgnTujU0
我被人恶作剧了,有人把我邮箱里塞着的传单广告之类的抽出去拿走了。
虽然是些没什么用的传单,被拿走了就拿走了,但是这样的次数太多了,我就感到有些恼火了。
于是,我把传单拿出来对折,在里面用毛笔写满“咒”“鬼”“杀”之类的字眼,装成符咒的样子再塞回邮箱里。
第二天传单又被人拿走了。但是之后再也没被恶作剧过咯。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