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5 , 11:00

致命的吸引:数字化大脑

如果你曾幻想过作为人工智能永生不灭,那么创业公司Nectome也许能实现你的幻想。

这家创业公司号称能够用特殊的公式保存你的大脑,他们承诺终有一天能够将这些神经连接变为代码,让你永生不灭。在此期间,他们还需要大脑保持活性。

致命的吸引:数字化大脑
credit:123RF

这种概念太超前了吗?没错,并且现在它不对外出售。

更想让人斥责的是,他们还会收取一万美元的定金,这笔钱无法退回。目前已经有25个十分乐观或者说容易受骗的人,等着进入他们的数字天堂。

Nectome目前仍处于研究阶段,他们成功保存猪大脑的案例(突触恢复柔软状态后,被妥善保管了起来),为他们赢得了八万美元的大奖。

这是他们秘密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将你的大脑保存在能够有效密封每个神经连接的玻璃溶液中,希望能借此完好无损地保存大脑,直到我们能够在软件中给它塑造模型。

但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等不到你死去的时候。毕竟只需要五分钟的血流中断,就足以引发神经元死亡。

因此整个保存过程需要你仍有心跳的时候实施。

但这是犯法行为,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实施才算合法。

对于患有无法治愈的末期疾病的病人而言,Nectome将提供渺茫的希望,病人可以期待遥远的未来带着电子大脑醒过来。

这不算特别新鲜的事。威廉·吉布森一类的科幻小说作家一直在思索所谓“极客的狂喜”。

自20世纪中叶开始,就一直有公司提供身体冷冻服务,希望终有一天他们能够解冻,回归某种形式的生活。

冷冻大脑是否能够恢复到全盛时期,或者甚至被转变成代码,将取决于某些重要的科技变革。

在冷冻保存工作不到位的时候,玻璃溶液能够更好地保存人类的大脑灰质。

当然,在人类的大脑与计算机和代码之间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但Nectome认为程序版大脑将共享你的记忆,因此永生不灭的将会是“你自己”。

这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希望而非科学,研究障碍只是问题的一部分罢了。

我们目前并未解决一个哲学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大脑这类实体系统能够产生意识,以及大脑的运转是否必须要用到身体。

给蠕虫大脑建模,让它们的神经系统驱动乐高汽车也就罢了。给人类大脑建模,让它了解自己,这不在我们的理解范围内,更别提创造。

如果这还不够,那么我们还得考虑到相关道德影响。

麦吉尔大学的神经科学家Michael Hendricks曾表示:“用我们的大脑库给后代增加负担,实在是自大得有些可笑。我们给他们留的问题还不够多吗?”

更别提数字安全、隐私与版权问题了。我们现在就面临着这些问题,想象一下如果这些东西是一位已逝者的思想会怎样。

目前,Nectome已经筹集到了一百万资金,它将继续进行研究。该公司展望说记忆保存的第一步将在接下来的十年进行。

显然这不是一个会轻易醒来的梦,我们不妨密切关注。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