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12 , 22:33

半夜凉飕飕:上一任房客,向往的独居生活

一个人住的那些事儿第二弹。

半夜凉飕飕:上一任房客,向往的独居生活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上一任房客 『前の住人』

213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5/09/25(日) 14:21:02 ID:duztOMF30
去年,我在东北(日本那个)通过中介公司搬了一次家。

第一次进屋的时候,屋里还留着不少信,就堆在邮箱底下。
我看了下,都是寄给之前那位租客的,收件人名字叫做齐OO子。
基本都是广告单,但是其中还穿插着几个白色的信封,寄件人名字看着像是新兴的宗教团体。
从那些广告单上约莫能看出来,那位齐OO子应该是名年轻女性,
所以我想着那些的信件我也不好擅自拆开看,就给保存起来了,以后想办法还给她吧。

第二天,又收到了一封那个新兴宗教团体的信件。还是一样的白色信封。
可怕的是,这种信件每天都会来,持续了两周以上。
实在是有些凉飕飕的了,我就给邮局打了个电话,说这里的租客已经换人了,别再给这里寄东西了。
这样一来那些邮件就会退还给寄件人了。

打完电话后的那三天我过得非常平静。

可是到了第四天的夜里,准确说来是半夜1点左右。
突然房门被敲的震天响,门铃也疯了一样地叫个不停。
那时候我刚□□准备睡觉,被吓得一个激灵跳起来。
这个房子配有带摄像头的对讲机,所以我赶忙打开摄像头查看外面的情况。
外面没有人……・゚・(つД`)・゚・。
但是吓人的敲门声和疯了一样的门铃声还在持续。
后来我用被子蒙住头,躲在床上瑟瑟发抖,直到天亮都没敢离开床半步。
(门外的声音持续一个小时左右)

第二天,我直奔中介,要求换房,现在立刻马上。
然后在那里问了才知道,
其实之前的住客没有跟中介退过房,而是到期了联系不上,中介公司的上门一看才发现人早就搬走了。

顺便一提,那些邮件还在我那里。怎么办啊……


向往的独居生活 『憧れの1人暮らし』

396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5/06/14(火) 19:27:59 ID:9M9AR/4+0
我有个大我四岁的哥哥。
我哥在上高中的时候起就一直很向往独居生活,工作定下来后马上就租了房子从家里搬出去了。
但是,他搬出去住了才3个月吧,就变得经常回家来住。
他晚上下班后会就回来,一起吃晚饭,然后睡一晚第二天再去上班,这样的日子每周能有4天之多。

我妈妈是很高兴啦“果然还是家里好吧” 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毕竟我哥哥曾经是那么希望自由独立,那么的向往独居生活啊……
我有些担心,问他:“果然一个人住会很寂寞吗?”
“也不是寂寞。因为我不回家(这里)的时候,我朋友都会来我那里睡。”他这样回答。
我暗想,他果然就是一个人呆着空虚寂寞冷吧。

又过了几天,我在大半夜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我刚下班,今天只有我一个人,你要不要过来住?我晚饭还没吃,一起吃吧。”他对我说。
这也太……他是怎么了吗?还是说工作太累了心力憔悴?话说吃个饭还要人陪哦! 我心里一边这么嘀咕,
一边又想着,如果他真的累了,那么陪他吃个饭,听他发发牢骚还是可以的,于是我就动身去哥哥家了。

我们俩随便喝搞了点酒,边喝看电视,看到了12点多想着差不多该睡觉了,我就去拿了被子铺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哥抱着被褥往厨房跑去了。
我劝他别麻烦了“我们是兄弟啦,不用那么麻烦没事啦”
但是他怎么也劝不听,还说“卧室不能睡”
“为什么啊?”我紧追着问个不停,他没办法,只得告诉真相:
“睡那里的话,晚上会被盯着脸看的。”

那天晚上,我们兄弟俩相亲相爱抵足而眠,在厨房里(笑)

过了没多久,我哥和他女友同居了,不爱回家了。
自那以来,我再也不向往独居生活了。

(注:有热心网友分析,贴主说话特别软,应该是妹子,因为日语里兄弟兄妹发音是一样的,可能是打错字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地狱牦牛
4.5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