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08 , 22:00

Quora:如果一年不说话

Sarah

我可以从我八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经历,谈谈我的体验。

简而言之,我这样做的动机是想要另一种形式的头脑清醒。当时作为青少年的我,怀疑整个世界采用了一种反常的错觉,并用它来剥夺我看清楚的能力。我将说话与交流视为通往痛苦与迷惑世界的通行证。

为了不再堕落,增加我与另一种真实的接触,我不再说话。我选择不再相信我看到的东西,并不再与它发生语言交流。我内心的对话是我唯一接受的真实。

外界发生的事情显而易见。我被当作一个麻烦的疯子开除了。我失去了一些试图与我交流的朋友。我的家人试着将我送去治疗。

这一切没有令我困扰。我很肯定我能将游戏进行下去,我想看看是不是还有其它选择。

在我的内心世界里,我高飞过。我的感官体验很强烈。我能盯着一面墙并看见它移动、发光,在几分钟里就消失了。我感觉到周围有一些想象中的存在。我的存在很强烈,并独立于别人的判断之外,它是一种有价值的磨练手段。

最后,我想要一些东西(比如一份工作,以便我挣钱探索世界,寻找答案),因此我需要说话。

这八个月的不言不语让我自主、自强,并对我们都看到的东西持怀疑态度。

补充:很多人对我的经历感兴趣,因此我将补充一些细节。

Quora:如果一年不说话
credit:123RF

我不说话不仅是因为好奇。我确实被这个世界所困扰。

我的自我具有双重性,一方面我不认为我在逃避我无法接受的事实的方法时疯了。另一方面,我又认为前行的唯一方法是承认我的经历是疯狂而错误的,才能潜入“真实的世界”。

可以说,重新加入世界的决定一开始令我难受。我感觉我在杀死自己的灵魂。我认为壮举也不过如此了,毕竟我出让了自己珍视的孤独和交流。不久,我不得不嘲笑自己内心的自大。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孤独且没有办法和别人亲密起来。我只是说话了而已。

我在搬去伦敦之前就开口说话了,不过真正决定尝试交流还是在伦敦。多年过去,我将自己打扮成世界想要的那种人。我减掉了100磅,吸引异性的目光。我进入了商界,利用我练习过的观察变为成功人士。我结了两次婚,生了孩子。做了一个人应该做的所有事情。而我依旧怀疑我应该过上17岁那年不再过的生活。并且越来越渴望。

许多人很疑惑,我再次开口说话是什么感觉。当时我找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戴着面具来将工作做完美。说话的不是我,是一个角色。

多年过去,我有了越来越多能够与世界说话交流的角色。另外一个我不说话的世界更加真实,它偶尔才会冲破防锁。

我当了几年母亲,这是我做过最重要的工作。也许当我的孩子独立的时候,我会再次沉默并寻找答案,这次会采用更加健康的方式。

Cynthia Kris Sentara

我曾有段时间没说谎。我在31岁那年左脑中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我还能思考,但当我张开嘴的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在医院的前三周,什么也没说。我没有办法发出咕哝声、咳嗽声和叹气等人类发出的无意义声音。我甚至连走路都静悄悄的。

再没有什么比你走到护士面前,等他从一堆表格中抬头看你,接着惊讶地大叫:“我没听到你的声音!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在这儿!”更糟糕的了。

三周后,我意识到当你沉默的时候,人们会以为你是傻瓜,于是我开始发出咕哝声等等。我还试着无声说话,这样人们就会知道我听见了并理解了他们说的话。

有一次,我和我的弟弟“聊天”,他说了我们共同熟人遭遇的悲伤故事。我一直无声说话,而我在脑海里说了擦。然后发现我真的说出了擦。那就像一个奇迹,我能说话了!

原来咒骂的话在大脑的不同部位,我还能接触到它们。于是我成为了一个说脏话而不是无声说话的中风女人。

我住在加拿大,因此我的恢复良好。三个月后,我能说话了。三年后,我的语言功能恢复了。我花了至少十年时间,才忍住在说话时带脏话。

我意识到没有语言你就是一个扭曲的人。你的选择和人们对你的理解都会出问题。我和不能说话的人一起工作过,我认为他们的生活十分孤独。我认为语言是最仁慈的存在。我不会再放弃说话了。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