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05 , 11:42

敌军全数变□□,岂不美哉?

敌军全数变□□,岂不美哉?

当文明人类对战争的要求上升到不杀的境界,同性恋炸弹这个概念的提出可以认为是必然的结果。

同性恋炸弹这个名字很难让人相信它的真实性。1994年美国国防部希望研制出一种能有效打乱敌军士气,削弱对方士兵的非致命武器。于是位于俄亥俄州的莱特实验室,也就是今天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的前身,决定尝试独辟蹊径,看看能不能搞出个□□弹。

最后他们捣鼓出了一份区区3页纸,需要花费750万美元的新发明项目书:同性恋炸弹。其中一段文字描述了炸弹如何发挥作用“炸弹中含有一种能让敌军士兵变成男同性恋的化学物质,能够通过让敌军士兵彼此爱慕,瓦解敌人部队。”
显然,国防部的头头们也不是傻子。别说是1994年,就算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研究能够在理论上提供支持。但这并没有阻止科学家继续骗经费计划,他们不断意□在□□炸弹里添加其他成分,比如催情药。

最终□□弹计划被终止,但2002年美国国家科学院提出了几个类似的计划,包括“虫子来□□我呀”炸弹,这种炸弹能够让受害者受到蜂群愤怒的攻击。同样恶毒的还有让人的皮肤变得对阳光敏感的化学武器,以及让受害者产生恶臭且持久的口气的化学武器。最让人无语的是让敌方士兵不断放屁的化学武器。
这些创意十足的化学武器提案和□□弹一样胎死腹中。据美国国防部“非致命性武器联合指挥部”的负责人介绍,他们每年会受到成百上千份武器项目书,但上面提到的几种化学武器没有一个被批准。

虽然今天的战场上看不到□□炸弹,但提出概念的研究人员还是获得了搞笑诺贝尔。

本文译自 allthatsinteresting,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