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3.02 , 16:50

俄喷一撇

2015年的秋天,Vital俄喷一撇
y Bespalov从西伯利亚老家搬来圣彼得堡,这名踌躇满志的记者在网上分类广告里找到了一个“内容管理”的岗位招聘信息。薪酬很有吸引力,4000多人民币一个月,大大超过初入行记者的起薪。Bespalov回忆说,对方完全没有任何要求,也没写岗位描述。实际上这是一家喷子工厂的招聘启事。

简短的面试后,Bespalov开始了在圣彼得堡Savushkina街55号的工作,或者说在互联网研究机构的工作。

Bespalov和同时每天的工作很简单,在社交网络上创建假账户,发布特定的评论。他们的评论甚至一度干扰了美国总统大选的进行。他们的老板从不允许迟到早退,也不允许他们批评普京。

这群职业喷子和俄罗斯官方的喷子不同,他们队政治完全没兴趣,只有钱能让他们亢奋。有人愿意花钱让他们在网站、博客和社交网络里刷品论,甚至还专门为喷子们制定了严格的喷子指南,告诉他们哪些主题一定要喷,以及,如何让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看上去像真的一样。

同样从事过商业喷子工作的Bespalov说,这群喷子在2015年底最喜欢喷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们的评论里奥巴马在俄罗斯总统面前是个十足的笨蛋和失败者,默克尔则是法西斯主义者,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被刻画成猪。

因为俄罗斯互联网上大量充斥着类似垃圾,Bespal□□几周就受不了这些脑残和有毒内容,决定退出。他的老板安娜听到这个消息很失望。他还记得安娜曾经指着窗外对他说:“这就是生活。我们在这里挺克里姆林宫,而他们在对面挺美国。”

Bespalov的经理看东西非黑即白,人被分成挺俄和挺美两派,这位经理也无法理解中间地带的存在。
本文译自 Time,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