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26 , 14:00

如今的共享空间似乎和大家期待的不太一样

如今城市变大了,房子变贵了,空间变小了,三大因素催生出共同生活空间。在这儿,你可以和一群人共同生活在一个空间里,共用生活设施。嗯,看起来很美。

这种趋势正是 The Collective、Common 和 WeLive 这类公司早已资本化运作的生意,他们修建大型社区,将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融为一体。

如今的共享空间似乎和大家期待的不太一样
credit:123RF

但是大家真正想从共同生活空间里获得什么呢?他们想分享自己的卧室吗?他们想共同承担食物开销吗?他们到底想和谁一起住?

宜家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对未来家具的期待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家公司未来的商业策略。为了一探究竟,宜家旗下的实验室,Space10在2017年11月上线了一个互动网页,将调查命名为《一间2030年的共享房屋》。调查对人们对共享房屋的期待——从什么东西不能共享到什么东西可以共享。

现在,结果出来了。来自147个国家超过7000人填写了这份调查问卷。从结果来看,大家最不愿意共享的就是浴室和卧室,而厨房、办公室、花园和网络大家则并不介意与他人分享。大家最愿意与没有孩子的夫妻或单身女性同住一屋,而最不受欢迎的则是年轻人和小孩子。大家最大的顾虑就是隐私——除了65岁以上的人,他们最大的顾虑是和其他人发生争执或要给其他人收拾房间。

有趣的是,调查结果显示,大家都喜欢和4-10人共享一套房。这个规模真的太小了,并不是现在的共享空间公司所提供的。想法,这些公司走向的一个对立面,他们把那种能容纳上百人的摩天大楼叫做共享空间。 The Collective 在西伦敦有一套大楼,里面有550个床位,WeLive 则是在西雅图建了一个有384间套房的大公寓,Ollie 则是在2018年在纽约的皇后大道开售一套有 470 间套房的大公寓。

于是公司提供的房子和大家的期望之间发生了割裂。你把300个人放进一间房,和你把10个人放进一间房相比,显然是前者更有效率。所以如今的共享房屋都是摩天公寓而非普通的房子。

调查显示,大家住在共享空间的主要原因是社交。没人希望住在一个装满隔间的大公寓,他们希望能够通过一个有意义的方式和其他人产生联系。共享一部分空间正在成为都市居民与他人产生联系的可接受方式。基于宜家的调查结果,似乎没有一家共享空间公司真正找到经济效益与消费者期望的平衡点。

调查结果还显示,大家都很愿意装修自己的私人空间,也希望设计师能装修公共空间——不过你现在几乎找不到共享空间里的“共享空间”,大家都是一间间精装小套房。

当然,这个调查并不科学,也没有代表性,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不过,如果共享空间公司和致力于此的设计师真的想把共享空间从概念变成能够广泛应用的现实,他们真的应该关注一下大家的需求到底是什么。

本文译自 fastcodesign,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