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21 , 22:00

Quora:人性之恶

Shantelle Chand

我母亲故意倒出四杯漂白剂,然后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父亲准备强迫我们喝下漂白剂从而杀死我们。

在我十岁左右,我的母亲开始趁我的父亲外出上班时将这个男人带回家。她总是告诉我说他是来修房间里某个东西的,安全起见,我不能进入这个房间。这时,我的父母仍然在一起,所以很明显她悄悄背叛了我的父亲。作为一个十岁的孩子,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是出轨,也不知道我的母亲能这样自贬,我以为她说的是实话,我就这么相信了她。

某天晚上我正在刷牙时,我的母亲告诉我说她准备去见这个男人,她明天早上会回来。我回房间的时候,我的父亲正等着给我按摩腿部(从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他就会在我们睡觉之前这么做),过了一会儿我们听到车库的门打开的声音,这使得我的父亲跳起来跑下楼梯。他叫了她几次,接着他让我照顾我的妹妹,而他就在街上寻找。

补充:那时我的父亲害怕我的母亲患有两极情绪障碍。

他走了之后,我的母亲慌张地回来了,当她看到我的父亲不在家时,她跑了进去,装了四杯漂白水,接着将它们放在了桌上。之后她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说:“他给我们喝漂白水,并威胁说要带走我的孩子和我的生命,”

之后她带着我们坐到汽车里,并锁上了汽车门等待警察到来。当我的父亲回来时,她告诉他说她终于自由了,他再也不能控制她了。他开始哭泣,这令我很心痛(直到现在我还会心痛)。当警察到来的时候,他们立即逮捕了我的父亲,由于保护女性不受暴力伤害的新法律,他们立即相信了她说的每一个字,而我们这些孩子是“被洗脑”了。

我们隔了一年才再次见到我的父亲,那时我的妹妹已经不认识他了。

我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他陪着一个真正的恶魔生活了十年时间,现在重新与另外一个女人结婚并幸福地生活着。我的弟弟妹妹以及我自己现在和他生活在一起,他为了拿到我的抚养权与我的母亲打了很久官司。

Quora:人性之恶
credit:123RF

匿名

为了保护我儿子的未来以及他的隐私,我选择匿名回答这个问题。

我、我的妻子以及我们四岁的儿子一起生活在日本东京。我们自他出生就住在这里。

我们在东京的时候,我见过许多事,它们令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又多么危险,但我只有一次直面邪恶之事。

这事发生的时候,我的儿子才两岁。

那天我们上了一趟相对拥挤的地铁,它只有几个站点。

我的儿子当时处于一个很友好的年龄段,他会对着每个看他的人说你好。

我们当时站在车厢门口,我的儿子牵着我的手,地铁快要到站。

两位穿着西服的商人走进了车厢里,谈论着他们刚刚开的会议。他们长得很高大,一下就引起了我儿子的注意。他带着大大的笑容朝上看,观察他们说话。

其中一个男人似乎被这个两岁孩子的观察打扰到了,过了一分钟他向下盯着我的儿子。

“下午好!”我的儿子笑着说。

那一刻发生的事令人猝不及防——

那个男人打了我儿子的胸口,力气之大使他的手从我手里滑出去,并让他撞在了门上。他的同事一言不发。

作为一个2岁的孩子,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我儿子站了起来再次看着那个男人,并尝试着微笑。

那一刻我想要抱起我的儿子,远离这个人,但在我能够动作之前,这个男人走过来再次用更大的力气打我的儿子。

下一站到了,地铁门开了。地铁与平台之间有一道间隙。我儿子的腿陷入其中。他开始惊慌地尖叫。有人按下了紧急按钮。人们开始混乱地远离我们这边。

接着我看到了真正的恶魔:

这两个男人正歇斯底里地对着我儿子大笑。

在几位陌生人的帮助下,我的妻子和我成功地将我们的儿子扶了起来。我的妻子将儿子抱起来,跑到地铁办公室寻求员工或警察的帮助。

我气冲冲地跟着我的妻子和儿子下了地铁。

我们报了警。

那个男人不见踪影,也不必面对他做过的事带来的后果。

这件事过去几个月甚至几年了,我还是没有办法相信没有人介入中间帮助我们。但与此同时,我也无法相信我什么也没有对这个男人做。

我得承认,如果我动手了,那么我不会停下来,我的儿子可能要过一段父亲不在身边的生活。

那一刻的无助,那两个男人的大笑依旧刺痛着我的心。这件事改变了我们所有人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Ivan
3.2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