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13 , 23:10

半夜笑嘻嘻:朋友打来的电话,同居小伙伴

半夜笑嘻嘻:朋友打来的电话,同居小伙伴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朋友打来的电话 『友人からの電話』

637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4/29(日) 16:40:50 ID:sy0VCHxfO
从我朋友(以下称呼他为B)那里听来的。

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以下称作A)在读书那会儿和B很要好,但是最近几年慢慢地疏远了。
有一天,B手机上接到了一个A打过来的电话。

B:“哟呵!好久不见嘿!”
A:“……”
B:“嗯?咋了?”
嘟…嘟…嘟…嘟…嘟…嘟………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啊。
B很是在意,决定打回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通话记录里没有刚才那通来电。
只好从联系人名单里找出A再打回去,然后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B在意的不行啊,手机不行咱就座机,然后就打了A家里的电话,电话接通了,是A 的妈妈。
从A妈妈那里得知,A早在几个月前去世了。
B想好歹朋友一场,不论何如也得去他家上柱香吧,于是乎B开车去了A的家。

B到了A家附近,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违和感。
A家房子,不见了。
B百思不得其解,便打电话给A学生时代的好朋友C。
C说,几个月前,A家发生了火灾,全家上下无一人幸免。


同居小伙伴 『同棲相手』

40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18:06 ID:0TSh31gF0
有些人听了可能笑不出来吧。

直奔主题吧,可能有些突兀。
我正在睡觉,然后被一个形似般若的女人掐住了脖子。
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可这个女的嘴里一直不停的叨叨“全都去死吧”
我被掐的直抽抽,情况相当不乐观。

在我被掐的不要不要的,立马就要厥过去的时候,
我发现有个什么东西嗖嗖嗖地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
? 嘛玩儿? 我正纳闷呢,那个东西就掉到了我额头上。
之后,那个东西吧唧吧唧地顺着我的脖子爬上来,
在它爬行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有一些细小的东西进了我的鼻孔,让我忍不住发出猪叫w

然后啊,那个女鬼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真丢鬼啊),当场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fsdflkjasfkldsf;’lklj;lkljdsafl”
嚎完了,她也消失不见了。

我解放了。
我一边懵逼,一边抓起还在我脸上吧唧吧唧爬的欢的玩意儿,起床,开灯。
在我的右手手心里,有一位手掌大小的BIG长腿蛛蛛先森。
然后我说了句“多谢兄台救命之恩”,我刚说完,他就从我手上biu一下,一跃而起,跳到墙上,迅速爬走躲起来了。
原来鬼也有怕的东西啊23333

41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36:32 ID:iANfxKmMP
>40 
据说夜晚的蜘蛛承载着人的魂魄。
在夜里现身的蜘蛛身上可能搭乘着祖先的魂魄,
他会出现,或许是想要告诉你什么呢。

或许是他保护了你哟。

42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53:21 ID:0TSh31gF0
诶原来如此吗。
我一直坚信,那是我之前在洗脸台上救下的那只快淹死的蜘蛛,来报恩了。

顺便说下,我现在还和那个蜘蛛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
不过也可能是完全不相干的蜘蛛,只不过品种差不多罢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