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11 , 23:00

半夜笑嘻嘻:拔鼻毛的癖好, 我之前一直便秘,头发的触感

这回的有点点恶心。

半夜笑嘻嘻:拔鼻毛的癖好, 我之前一直便秘,头发的触感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拔鼻毛的癖好 『鼻毛抜く癖』

41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3/22(木) 01:54:55 ID:32fQTA+BO
我有个奇怪的癖好,就是在自己屋里,拿个小镜子拔鼻毛。
那天也是,我一个人拔鼻毛玩儿,正起劲呢,突然感到了一股视线射过来。
我不禁抬头一看,和一个不认识的女性撞上了目光。
那个时候羞耻度爆表了根本来不及害怕,“我□□!我这幅德行竟然被人看到了!”
另一边,正在看我的那个女性也是一脸的疑惑,似乎也我被吓到了。
我脑子蒙圈了,也不知道想的啥,和她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她也朝我打了招呼。
之后,她慌慌张张地走了,那过程就好像是被衣柜纸门吸进去了一样。
我被看到了拔鼻毛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于羞耻了,根本来不及想别的,花了好久才意识到,原来她不是人啊。

我拔鼻毛的癖好还没改掉。


我之前一直便秘 『最近まで便秘だった』

493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4/24(火) 00:52:04 ID:eJ0F7/i90
很恶心,但我还是想写出来。

虽然说起来难为情啦,我之前一直便秘。
然后那天,我在公司里喝了泻药,也没啥反应就继续工作,但是下班回到家后就感到肚子剧痛无比,大约12点半吧,进了厕所。
稍微用了会儿力攒了下怒气值后,就如开闸泄洪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了。
那会儿真是爽的不能自己,甚至想当场唱一首化作千风。
当然,菊部地区的声音也是振聋发聩深入人心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了。

就在这个当口,我感觉到了一股子视线。
抬头一看,眼前有一张苍白的脸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没见过鬼啊,吓得我血色全无。
但是菊部地区的泥石流根本止不住,同时还有那个惊天地的声音。
我已经不知道该把精力集中在哪个地方了。
这时,那张苍白的脸做出一个“呕~”的表情后,扭曲着消失了。
我不禁心中升起一阵悲哀……

也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联啊,那天之后我一直畅通无阻!


头发的触感 『髪の毛の感触』

64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3/23(金) 18:44:15 ID:rhYQ/Ft+O
我读书那会儿,经常被鬼压床。
那时候都习惯了,所以有一次又被压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就觉得“又来了啊,我还很困啊”这样。
眼睛都懒得睁,在漆黑的屋子里默默地等待身体恢复。

然后,我感觉到这回和以前都不一样,我脖子边上有头发。
而且那个触感和那种很油很亮的女性长发不一样,而是“毛茸茸”。
不过我发现眼睛睁不开,所以没法儿确认,但是单从感觉来说,是爆炸头。
就是突然间爆炸头掉到了我脖子的两侧。 你们能理解那种恐惧的感觉吗?

回过神后就继续睡了……那个爆炸头是不是想传递什么信息啊……

70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3/24(土) 00:00:34 ID:ieZ65zIR0
>>64 

>脖子两侧都有
是不是说明有两个人啊?

71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3/24(土) 01:54:52 ID:10k2MAnIO
>>70 

Papaya&具志堅? (想象下赵英俊)

72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3/24(土) 03:09:29 ID:ssKZkmmmO
我代入想象了下两个赵英俊低着头拱在64楼的脖子里转圈圈的样子。
睡不着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