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10 , 23:25

替代技术会完全取代动物实验吗?

替代技术会完全取代动物实验吗?
credit:123RF

# 本文由 自然之桥 投递译稿。

2018年1月26日,经过一番内部调查后,FDA委员斯考特-戈特利布宣布,该机构将永久性停止曾引起四只松鼠猴死亡的尼古丁成瘾性动物实验。他在FDA网站中发表的声明中还说,“该团队的研究结果显示,该项实验与本机构一贯的高动物福利标准不符”。

在2017年9月的一封信上,著名的灵长类动物学家,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珍妮古道尔就公开指责了尼古丁成瘾性动物实验的残酷性和无关紧要性,她说,吸烟对人类的伤害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并且可以直接进行人体研究。

除了终结尼古丁成瘾性动物实验,斯考特-戈特利布还表示,这些研究结果标明,FDA对动物性实验课题的保护措施“在某些重要领域需要加强”。因此,他宣布针对FDA所有动物实验的开展一次独立的、第三方的调查,与此同时,创立一个新的动物福利委员会来监督所有研究的进展。

此外,斯考特说,FDA将会加强其在动物实验方面“重置,减少或精炼”新方法的职责,动物实验应该仅仅被用在事关公共健康、且没有其他方法替代的重要实验中。但即便如此,斯考特表示,“仍然需要认识到,动物实验在许多领域的不可替代性”。斯考特特别指出,灵长类动物在一些针对人类儿童的关键疫苗开发中有重要作用。

死亡统计

该研究涉及了猴子和该机构的回应,特别指出了一些令人不适的残酷现实。尽管计算机模拟和其他一些工具都可以用在当今的研究中,实验室仍然需要数量巨大的动物来充当实验对象。在一封电子邮件中,FDA发言人泰拉-雷宾说道,该机构目前正在用以实验研究的各种类动物有8167只。包括7714只啮齿类,270只灵长类,109只鱼类,20只鼬类,12只两栖类动物,31只兔,6只母牛和5只山羊。

然而,这只是遭受实验折磨的动物中极小的一部分,在其他政府、大学和私人实验室中,被使用的动物数量要多得多。在2016年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供实验用的动物有820812只(82万只)之多,包括139391只兔,71888只灵长类动物,60979只狗和18898只猫和其他动物。

作为新英格兰反活体解剖协会的项目经理,伊丽莎白-马格纳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最常见的毒理学测试,包括口头和皮肤致敏性和刺激性实验,在美国每年仍然导致数以千计的动物死亡。

一些历史

尽管FDA仍然认为动物实验不可或缺,关于质疑动物实验科学价值的问题却与日俱增。在2017年《the conversation》一篇文章中,两位澳大利亚肿瘤学家写道,药物经常在动物实验中造成一些无法在人体中重现的结果,而且至少有一些药物在动物实验中被认为是安全的,但是在人体摄入后表现出了危险性甚至致死性。

在动物实验可以追溯到古代,当希腊的外科医生在活的动物身上施展探查术,以此来研究生理学和解剖学。在20世纪早期,标准谱系繁殖成功后,以维斯塔尔(Wistar rat)大鼠为代表的啮齿动物成为了实验室研究的主要对象。对此,管理毒理学主任,美国仁慈社会基金风险评估和备选方案评估员凯瑟琳-魏力特解释道,“我们之所以在动物身上做研究,那是因为在一百年前,人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个。但是从那以后,我们逐渐明白,对人类而言,动物并不是非常合适的预测器。”

但是魏力特和其他人都希望动物实验能够被其他替代方案取代,这些替代方案应该不仅能帮动物脱离痛苦,更能够针对药物对人体的作用做出更可靠的预测。

新技术

一种前途光明的技术着眼于发展连结附着活体人类细胞的微型芯片,并令它们组成模拟人类器官。Emulate公司的总裁和首席科技官杰拉尔丁-汉密尔顿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了这种装置的工作原理。

“每一种Emulate独家的器官芯片,例如肺脏,肝脏,大脑,肠和肾脏的芯片,都包含小型中空通道,内衬以数以万计的活体人类细胞和组织,而其体积只有一节AA电池(5号电池)大小。”汉密尔顿表示,“单个器官芯片是一种活的,微型工程环境,它能够重新创建细胞在人体环境中承受的自然生理学环境和机械学力。我们的器官芯片对与细胞来说是一个新家,细胞在这里生存和在人体中生存没什么不同”

“在Emulate,我们的器官芯片在人类模拟系统中工作,这个系统能够提供事实窗口反应人体生理和疾病的内部运转,并为研究者提供一种新技术,用以地预测人体的反应,相比于当今的细胞培养和动物实验方法,该技术预测的更加精准详细。”

汉密尔顿称,该装置已经被用于制药公司,而NASA正在和Emulate合作,在太空中使用其大脑器官芯片来更好地了解微重力和其他力对大脑的影响。

器官芯片也能够被联结到一个系统中来模拟多个器官是如何对刺激做出反应。目前,Emulate正在研究“器官患者”项目,该项目最终将包含被调整适应某个个体自身细胞的器官芯片。汉密尔顿称,他们将改变我们每个人对自身健康的理解和未来使用药物的方式。

这些新发现给了动物实验反对者新的希望:让动物实验尽快成为过去式。新英格兰反活体解剖协会官员马格纳对此评价道,“我们确信,这不仅仅是可能,而是必将发生的未来。”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 Patrick J. Kiger, 译者: 自然之桥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淡定的方块
3.3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