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8 , 09:00

Facebook 专门为Mark Zuckerberg雇了一位舆情观察员

#已修改了几处错误

Tavis McGinn 去年在 Facebook 应聘了一个市场调查的职位。此前他在 Google 工作了三年,帮助几位大广告主调整他们在 Google 中的广告策略。不过在 Facebook 的面试过程中,面试官告知 McGinn 他们对他有另外的考虑:他愿意成为 Mark Zuckerberg 的舆情监察员吗?

那是在2017年4月,Facebook 因2016年大选结果卷入风波。在爆出假新闻帮助川普获胜的消息后,Facebook 又承认了 俄罗斯相关团体花了100000美金在政治宣传上。随后 Zuckerberg 效仿总统竞选,进行了一次全国巡游。McGinn 正好能胜任其中的一个角色:够领导一支舆情监测团队,追踪民众对 Zuckerberg 的看法。

Facebook 专门为Mark Zuckerberg雇了一位舆情观察员
credit:123RF

McGinn 说:“这个角色非同一般,我的职责是调查全球社群,然后分析为什么大家喜欢他,大家是否信任他,或者有没有听说过他,尤其是对于美国以外的民众。”

“这个角色非同一般”

McGinn 追踪的范围非常之广。“不仅仅是抽象意义上的对他的好恶,而是具体的,民众喜不喜欢他的演讲?大家喜欢他在采访中的表现吗?民众喜欢他在 Facebook 上的推文吗?有点像竞选活动的做法,你要时时刻刻关注每一个舆论的角落。如果 Mark 在自家后院来了一次BBQ,然后在 Facebook 上直播,你就必须知道大家的看法如何。”

Facebook 所要求的舆情监测可不是简单的“多少人支持,多少人反对”,McGinn 说,“如果Mark 做了一个演讲,涉及到移民、公众医疗保障、教育公平这些议题,我们要找出,到底是哪一个点,让美国民众产生共鸣,这是一个十分细致的调研工作。”

Facebook 也在自家COO Sheryl Sandberg 身上做了同样的事情,监测大家对她的看法,大家喜不喜欢她,是否信任她,大家觉得她的演讲、采访、在 Facebook 的推文怎么样,McGinn 还会调查,人们是否会把她和 Facebook 或者她自己创立的组织 Lean In、Option B 联系在一起。

他们还会比对 Sandberg 和 Zuckerberg 出席公开场合的图片,结果会直接传给 Zuckerberg 和 Sandberg ,以及他们的秘书、和公关团队。McGinn 拒绝透露这项计划的预算,不过他表示,“非常非常高”。

Facebook 不是惟一 一个这么做的科技公司。这些公关调查涉及的问题,有时候会包括创始人和CEO。针对去年的公关危机,Uber就对消费者进行了调查,问题涉及品牌和前任 CEO Travis Kalanick。(据彭博社报道,Travis Kalanick 十分不受大众欢迎,董事会依据这些数据让他辞职。)

“脸书即马,马即脸书”

不过一家公司雇人专职一直不间断地监测 CEO 的民众支持率就很吊诡了。Facebook 从两年前就开始舆情监控,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个举动表明了 Mark Zuckerberg 和 Facebook 品牌的紧密联系,他相当于公司的代言人。Zuckerberg 会定期在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发文,他有一亿零两百万的关注者。针对 Zuckerberg 的舆情监控,帮助这家公司走出了被立法者、管理者、记者和用户批评的艰难期。

Facebook 拒绝评价 McGinn 在公司的角色,不过一位发言人表示,民意调查并不会影响他们的产品和政策。

“脸书即马,马即脸书,”McGinn 说。“Mark 在 Facebook 有百分之60的投票权,如你所见,一个33岁的人基本掌控着全球20亿人的生活。真是史无前例。就算是美国总统也有分权和制衡,而在 Facebook,就他一个人说了算。”

McGinn 拒绝透露民意监测的结果,他表示,自己有保密协议在身,不能透露,但他已经离开公司了,因为他认为这家公司让世界变得糟糕了。

“我加入 Facebook 是希望从内部产生影响,”他说。“我认为,Facebook 就是一台对社会有巨大影响的机器,作为外人,我无法对它有什么影响。不过,如果我能加入,我就能和 Mark 对话,说不定这就能改变这家公司。我在这里工作了六个月,我意识到即使身处其中,我也无能为力,或许是我太天真了吧。”

McGinn 离任后建立了一家名为 Honest Data 的市场调查公司。在1月27日,他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的结果。这份调查数据来自2000位美国人,调查题目是“你觉得那些公司对社会产生了负面影响。”在科技公司的结果里,百分之32的美国人认为 Facebook 很糟糕,在另一份调查里,Facebook 和 沃尔玛,麦当劳,万宝路这些品牌摆在了一起,结果有百分之27的人觉得是Facebook。

Facebook 专门为Mark Zuckerberg雇了一位舆情观察员
credit:Honest Data

调查结果和 McGinn 的预期一致。“我觉得调查很有说服力,我觉得我在 Facebook 的六个月就是浪费时间,他们的产品并不好,曾在 Facebook 工作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我觉得我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好。”

“曾在 Facebook 工作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McGinn 在这次调查中看见了机会。“我想知道,是什么让大家不再信任 Facebook。,”他说。“是假新闻吗?还是 Facebook 有什么不负责任的言论?还是因为大家沉迷Facebook?我想更进一步,看看能不能重建信任。每个人都会犯错,不过如果你破坏了信任,然后别人说‘你肯定还会再犯错,因为我们价值观不一样,’那事情就麻烦了。”

McGinn 说 Facebook 里“有许多人渴望改变”。他不相信这家公司是怀着邪恶的企图行事。但他坚信,这家公司肯定会招来恶果。

“我认为,Facebook 本能够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McGinn 说,“是他们衡量成功的标准导致了这个结果。”这家公司聚焦在获取最大用户数量,最大化占据用户的时间,这扭曲了公司的愿景。

“Facebook 没有把社会价值放在考评标准里,”McGinn says。“商业上,Facebook 很成功。他们是现金牛。不过 Facebook 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是成反比的,他们赚的钱越多,美国人民就被消费得越厉害。 ”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