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8 , 23:11

半夜凉飕飕:疯

今天好像有点短

半夜凉飕飕:疯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狂気

367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05/07/15(金) 04:50:21 ID:OVG2Kk5a0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H的朋友。
他的曾祖父是放高利贷的,
他的祖父在当时的满洲杀死过很多□□人(好像是三光?)
他的父亲离过一次婚,家暴,把前妻的一个孩子虐待致死,还导致前妻流产了两次。
H本人也总是虐打到遍体鳞伤的。

总之他的家庭非常造孽。

后来,H从九州考进了东京的大学,
我以为他终于能从他父亲手中逃出来了,但是他终究没能摆脱这日积月累下来的孽债。

没有脚的士兵;因痛苦而扭曲了嘴脸的女人;形状诡异暧昧的婴儿;被烧烂掉的□□人……
他不分昼夜无时不刻不在守着痛苦的煎熬,他已经忍耐了太久了,终于快熬不住了。

上面这些话,是有一次H自己到我房里来告诉我的,他说的时候表情平平淡淡的,说完没多久,直接失踪了。
他为什么没有去找他朋友,而是来找我呢?
说实在的,我和H的关系挺一般的,并没有很亲。

我朋友们问过我H到底和我说了什么,
我觉得很不舒服,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内容。

368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05/07/15(金) 04:53:16 ID:OVG2Kk5a0
H在失踪六天后,在朋友S 的家里被发现并保护起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夜里,S隐隐约约感觉到有敲门声,走出去一看,竟然是H。
已经彻底疯了。
大家知道H被找到了,于是我和其他人全部去了S家里,
H看到我们之后就开始说话,可他明明说的是日语,我们却一句都听不懂,完全无法沟通。
那个场面实在是太可怕了,虽然说起来很过分,但是我真的连他的脸都没胆看了。
我们叫来了救护车,把H拉走了。

之后我把H和我说的话都告诉了S,因为S是H最亲近的人。

S听完非常震惊,别的不说,单就H的父亲,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那H和我说那些话到底是想怎么样?
我现在怎么想也想不出其中的含义。
接触到了如此癫狂的人,让我在各种意义上都感到很可怕。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