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7 , 23:11

半夜凉飕飕:妈妈?

半夜凉飕飕:妈妈?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妈妈? 『母ちゃん?』

773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13/05/29(水) 11:22:12.55 ID:2AE97QjK0!
我在一个单亲家庭。 我妈妈在本地的一家超市打零工。
是妈妈一手将我养大的。
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也完全没有印象。
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和妈妈两个人在一栋破旧狭窄的集体住宅中的一个小单间里生活。
我患有重度的儿童哮喘,每天夜晚入睡的时候还有清晨时分,只要到了这些体温与气温的温度差较大的时候,我的哮喘就要发作了。
这时候妈妈会让我含着吸入器,然后一下一下不停地轻抚我的背部,直到我平稳下来为止。
有时候我会口吐白沫,无法呼吸,妈妈就会抱着那样的我打车去看急诊。

774 :2:2013/05/29(水) 11:26:09.42 ID:2AE97QjK0!
某天,那时候的我刚要上小学。
我由于剧烈得咳嗽醒了过来,妈妈赶紧打开了灯,之后我由于缺氧和剧烈的咳嗽失去了意识。

那之后的某一天,我和家人一起去隔壁市参加了一个有名的祭典活动。
我们开车去,车上有我和父母,还有一个刚满四岁,爱恶作剧的妹妹,一共4个人。
周六下午,看完祭典,心满意足,日落西山,打道回府。
上高速前,突然想到买点夜宵带回去吃,于是我们拐去了高速入口附近的一家超市,停车,购物。

776 :3:2013/05/29(水) 11:32:01.30 ID:2AE97QjK0!
妹妹人来疯一样的,一到店里就嗷嗷叫着跑出去了,我父母慌忙追赶妹妹也跑开了。
我已经是小学生了,所以我要自己挑选想吃的东西,我走到了副食品柜台。
到那儿我看到了一个头戴三角巾的阿姨,正在贴价格标签。
我无意中看到了她的侧脸,我惊呆了。
………妈妈…?
这名头发花白的阿姨朝我看过来了。
妈妈…?
我自己也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呆呆地站着。
阿姨见到我这副模样,笑着问我 你没事吧?
妈妈? 是我啊,我名字是、是、是什么来着? 我是您儿子啊! 还记得吗?您以前经常给我拍背。

777 :4:2013/05/29(水) 11:34:56.16 ID:2AE97QjK0!
但是这些话我该如何说出口呢? 我该怎么说才能将我的意思传达过去?
阿姨没能理解,只是随口哦哦的应了几句。
她蹲下身,看着我的眼睛问我 你怎么了? 迷路了吗?
那时的我只是个孩子,早已顾不得眼前这个世界是否混乱扭曲,一心只想着和妈妈传达我的谢意,我还想让您多拍拍我的背,我只想对您说句谢谢啊。
正当我下定决心说出心中这一切时,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找到哥哥啦~”
我吓得一回头,是我的妹妹,笑的天真灿烂。

778 :5:2013/05/29(水) 11:37:46.43 ID:2AE97QjK0!
接着父母也来了,“想好吃什么了吗?”父亲问道。
妈妈笑着说“哎呀,找到爸爸妈妈了吗? 太好了呢。”说完,她站起身和我父母打了个招呼,走了。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说我们再去买点零食吧。
我目送着妈妈远去的方向,
“嗯,好啊!”我回答。

以上都是真事。
这事让我相信了原来真的是有前世今生的。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她了。
上高中后,我又去了一次那个超市,可是超市已经倒了,什么都没有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