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6 , 23:53

科学家们在南极冰海下发现了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

科学家们在南极冰海下发现了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
credit:123RF

# 本文由 梁兵 投递译稿。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干的是什么,你的工作跟他们比起来,肯定闷得一逼:这批伙计刚花了六个星期,深潜南极冰海,研究生活在海床上的奇异生命。

这帮科学家分别来自新西兰和芬兰,自称冰下科考团(Science Under the Ice),正在进行的项目是调查全球气候转变对南极海床生态系统的影响。为了完成这趟研究,他们启程前往地球最“南”方,可靠下潜触及的海洋生态系统所在地:南极罗斯陆缘冰之下晶莹剔透的海。

上次他们探访这个特定区域是2009年。在2017年,这里的状况有了显著的改变。New Harbour(新港)周边的海床,原本只是逛着几只海星或者海胆的荒原,现在变得热闹了。

“目前为止最有意思的发现是,南极海床生态的变化快得出人意料。”其中一名探险队成员Joanna Norkko在Earther(Lifehacker子栏目)的采访中说起。

现在要谈这些变化发生的原因为时尚早。在为期六星期的水下作业中,这个九人团队在New Harbour和Cape Evans两处潜水点收集了各式样本,包括沉积物、水、生物组织和一些摄影素材。“通过这些工作我们能细数这里的动物,评估十五年间有哪些转变。”Norkko还介绍到,他们还做了水底现场实验,在海床上放置50厘米乘50厘米的盒子(Chambers,原文就是50×50),利用这些设备研究海底生物和海水养分循环/营养环流之间的关系。

还要再花几个月,他们才能带着样品各自回到新西兰和芬兰的实验室。分析和发表相关科研论文大概是几年之后了。

不过现在,研究者们还是能根据清晰的事实,说一点他们看到的变化:在过去几年里,罗斯陆冰盖在急剧变薄,阳光下达的深度增加了15到20米,使在这一地区处于食物链底端的藻类欣欣向荣。

“我们观察中的繁荣生态,最有可能是冰层在近两年大量破开的结果,这情况带来了更多的光线和更有生产力的环境。”团队报告这样写到。New Harbour周边的海冰,在过去能长年不散且厚达4.5米,现在则只有3米厚。

海冰的融化原因还有待调查。(有些证据表明是去年一系列强烈风暴摧毁了冰层)不过这些新近趋势应该能提供某种远景,展现全球变暖加速冰盖消失在未来几十年和几世纪里会给这片地区带来的变化。

报告写到:“偶然的冰盖破裂,为海床生态会对全球变暖作何反应提供了重要例证。”

Norkko强调New Harbour周边生态在近年的异常活跃并不意味着气候变化会对南极海洋生态系统有好处。“这些发现只是表明本地海洋生态跟冰层状况之间有很强的联系,然后变化会来得很快,”她解释。“我们不能预言这系列变化在未来会走向什么方向。”

冰下科考团自2001年起就分别派遣团队到New Harbour和Cape Evans。每次调查,都会对海床生态进行标准化的取样作业,这样就能依靠接近20年的数据链来评估变化。

有一对科考员已经是第十二次来南极参与探索。据Norkko说,这事真的不会腻。“在南极潜水太好玩了,”她表示,“每年这个时候海水都晶莹通透,能见度有好几百米。在水面上,南极基本上就是白色,冰雪、石头和一些企鹅海豹,但在冰盖下头有热闹且独一无二的群落。”

每天潜水作业的流程,是早上两次各45分钟左右,下午又两回。每次下潜,两人相伴下水,安全员携带整齐等在水面以防不测。

虽然目前为止安全员都还没有发挥过作用,但潜水员还是要面对不少挑战,比如温度。罗斯陆冰缘附近的海洋温度低于冰点,是因为含盐度高才保持着液态。潜水员们都穿着干式潜水服和很厚的内衣,但海水的冰冻依然能穿透所有防护。

另外还要提防海豹,这帮家伙对人工下水冰洞很感兴趣,有时会特意用身体压住。“三百公斤的海豹如果不愿意挪开的话,是会有点麻烦。”Norkko说,且补充道谢天谢地这事没在她那队上发生过。

冰下科考团已经成功完成了2017年度的实地作业,开始准备返回新西兰。在归类和分析样品的闲暇里,团队计划如常用超漂亮的潜水视频和图片更新他们的facebook主页,包括360度 VR全景冰下录像。让人们因为南极奇异壮美的生物世界而激动,也是这个团队任务的重要部分。

“我们拍下了这次探险的每一步,从准备到实地工作事无巨细都有,让公众看看科研工作到底包括哪些事。南极海底深藏的生态,我们想让全人类都能看一看。”

本文译自 earther,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