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4 , 23:11

半夜凉飕飕:大白天的,您的包裹

抱歉这两天开天窗了へ(;´Д`へ),事儿比较多。
有好有坏,心情大起大落的,也关系到以后的工作巴拉巴拉,纠结揪心。
这烂七八糟的人世间,只有这煎蛋还有一丝温暖。

半夜凉飕飕:大白天的,您的包裹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大白天的 真昼間から

246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age New! 2005/07/31(日) 14:54:32 ID:H4X5D5T60
老子也投个稿。
事情发生今天中午12点左右。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就当消遣了,也听我讲下吧。

我从昨儿个开始身体就不大对劲,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从早上跑厕所跑到现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干脆带上手机,再拿了几本书,定居厕所了。

但是,现在是夏天啊,我家的厕所却一点也不比外面凉快,我就把马桶后侧的小窗户开了透气。
但还是很热,于是我把厕所门也开了,
和厕所隔了个走廊的和室有个窗,左右开的那种,正对着厕所,我把那也开开了,让空气能对流。
我丝毫不顾及他人目光(话虽如此,厕所在二楼,也没人能看到吧),
我驻扎在厕所,露着个大屁股,如同往常一样的逛起了自己喜欢的怪奇系帖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应该过了挺久的。
我突然感觉到厕所对面的走廊上有人,瞄了一眼,看到双脚,谁在家吗?
“啊啊,抱歉!”我说着关上了厕所门。

关上门后我才想到,今天我父母都外出了,家里就我一个。
我慌忙打开门,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嘛,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我猜是不是鬼或者别的什么奇怪的东西,想着有点慌了。
我看到的可能只是单纯的错觉吧,
明明日头还很高,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扰人的蝉鸣声也听着有几分瘆人了。


您的包裹 お届け物

457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1/19(月) 17:14:01.71 ID:fEoWAZEa0.net
一个礼拜天下午,我在房里发呆似的看着电视,突然门铃响了。
我走到玄关,打开大门,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头戴红色发带的女人,目测五十岁不到。

“这是您的包裹……”她莫名其妙的硬塞给我一个篮子,也不知道里面放了啥。

“诶?!这啥啊这?”
我问了一个正常人都会问出来的问题,但却被这个女人完完全全地无视了。

“请在这里签名或盖章。”她说。

“什么签不签名的,你手里这张不是报纸吗?而且报纸就算了,还是破的……”我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她看了“切”的咂了下舌,还白了我一眼,“要你签就快签…”,她小声骂道。

我他妈…这女的应该是个危险的角色,搞得不好说不准我人身安全都保不住。
我认怂,接过报纸,上面印着一个政治家的照片,我在他额头上签了个村上龙。当然,这名字是我瞎编的。

女的:“多谢惠顾。”她一把抽走了报纸,看都没看我一眼。
然后她拖着个大笤帚离开了。

这女的到底要搞毛啊……
我彻底懵了,傻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后,想到我还不知道这篮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于是战战兢兢掀开了篮子盖布。
里面放着一块吃剩下面包,湿嗒嗒皱巴巴的……
另外还附了一张字迹潦草的字条

“我也讨厌这玩意儿”

我听到外面一片汽车喇叭声,其中还夹杂着不少谩骂声:别挡道! 你他妈搞什么啊?!
我站在大门口看了一会儿,路中间有个女的跨骑在大扫把上一动不动,造成了严重拥堵。

过了一会儿,警笛声也来了。应该有人报警了吧。
我抓起那个烂塌塌的面包朝那个女的砸了过去,砸完关上了窗。

之后,我哭了一整晚,为了无法飞翔的我们。

本文译自 ゾッとする怖い話,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啦啦啦 · 余捷飞
2.5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