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2.02 , 21:00

半夜系列:窗外

半夜系列:窗外
credit: 123RF

# 最甜的梦。

故事伊始是1973年,那时我9岁,家住美国西北部的一个小镇。典型的乡镇生活让人无趣。我的日常在教堂与学校之间两点一线。父母很严格,从不让我在外面玩。我家里也没电视,在旧时,这颇为正常,尤其对于宗教家庭。固之然,我唯一的消遣是《圣经》。

过去,我会坐窗前装作看书,实情看窗外邻家小孩玩闹。外面的嬉戏打闹让我无法忽视。时而,有小孩看到趣物,便竭力喊道“快看!!!”。随即他的伙伴都会跑去,围聚起哄着他的发现。

“咦……”总是有人搭话。

“快,弄死它!”

“别,别……吃了它吧!!”最年长的孩子便哗众取宠。这梗似乎百□不厌,或是缘起某人果真尝过“它”。“吃了它”是他们的恶趣味,亦是我的呕意。

回想起来,难怪幼时的我没伙伴——我很胆怯,对父母言听计从,从不反驳。

间或,妈妈会带我与其他兄弟姐妹去糖果店,让我们挑喜欢的。这是我最甜蜜的回忆,也是妈妈的小秘密——我是说妈妈从不提前告知,只会在上下学的路上把我们带到糖果店。每次妈妈右转驶入糖果店停车场,便是我们莫大的惊喜,我想这也是妈妈所期待的。下车前我们都一声不吭,抑制着欢呼雀跃,全因生怕妈妈改变主意。

每次妈妈领我们进到糖果店,主人都誉不绝口,尤其称赞我作为大姐姐给弟妹树立了好榜样。回想起来,他确是一位和蔼的老先生……那时我仅是腼腆答道‘谢谢伯伯’。

伯伯总会送我些许糖果,以资奖励。我能因此欢悦一整天。他还时常道我让他想起了女儿。诚然,我不太喜欢这个称赞,因为在离开糖果店时,我总会看到她在窗边盯着我们;我觉得那家伙太无礼了,从不与人打招呼,还一脸怨气。我很是不快,但没跟妈妈说,免得妈妈不再带我们来。

如今的我已为人母。一时兴致,我决定带孩子去旧时的糖果店缅怀一番。庆幸,那位老伯伯仍健在,也和蔼如初。我与他嘘寒问暖,孩子们在身后的过道嬉戏。聊及孩子,我便向他介绍,他竟回忆起我童年的点滴,生动的忆述催我泪目……那是欢乐的共同回忆……

孩子们挑好了糖果,老伯伯说要请客。当然我婉拒了,我不能亏欠这位老好人。

给了钱,我好奇问起他女儿,他的回答却让我背脊发凉……

“什么 他64年就死了。”

我战战兢兢地挤出一声“多谢”,随即催促孩子们离开。这是我首次没回望老伯伯和他的糖果店。把孩子们赶上车后,我才松一口气,着车的手却不停地抖。

大儿子对我说“嘿 妈咪,有个女孩在窗边看着你欸”

……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