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1.27 , 10:00

纽约最小酒吧,只能接待两位客人

纽约最小酒吧,只能接待两位客人
Credit:HW

有一种说法是“在美国,什么都大一号”,谁要想在纽约的酒吧验证一下,一定要去这家“Threesome Tollbooth”看看。在这间空间窄小的酒吧里,店主会调出一流的鸡尾酒——但只能接待两位客人。

邀请都是通过电邮发送,这么写的:“今晚9点整带着邀请函来铁门这里”。为此,调酒师已经在布鲁克林发送了一个地址和他的手机号码,并要求客人在到达时发送短信。除了涂鸦,没有什么标志着这扇门,在它后面的某处也没有写这里是“三人收费站” - 这可能就是纽约最小和最独特的酒吧。发了短信,门就会自动打开。

Nathan Austin,人称 N.D.,是一位另类体验酒吧大师。他已经在巴西和冰岛、意大利和英国等地开设了大约有20个所谓的 “Speakeasies”,秘密或隐藏经营的酒吧,全部都是非法的。开罗的一家看起来就像餐厅,根本看不见酒瓶子,他说:“条子一来,大家就看起来像是在喝茶的样子”。

在这里喝酒的都有被罚款的风险

“夜鹭”酒吧同样处于在违法的边缘放飞自我的状态,奥斯丁和他的前合伙人艾达·贝内德托(Ida Benedetto)把曼哈顿的一个屋顶上的空水塔改成了一个酒吧长达六个星期。首先要走过黑暗的入口和后门,经过一段消防梯和伸缩梯才能到达此地。来这里喝酒的都有受处罚的风险——罚金80刀(大约67欧元)。在这里买一块怀表,下次就能带两个客人来。奥斯汀和艾达在被查之前基本就无法跑路了。

奥斯汀所有的这些冒险都是为了这家小酒吧,很令人惊讶的是,这是他的第一个合法酒吧。尽管如此,当他走过某间废弃的餐厅的狭窄的储藏室时,他还是满脑子骚操作,那是他多年来一直在梦想的地方:只有两个客人的小酒吧,一个电话亭的大小或“收费站” 那样的小房子。

奥斯汀说:“这个酒吧就是我想要的样子”。在原来只有“热水器和小扫帚”的木板房里,两位客人并排坐在一条狭窄的长椅上。奥斯汀说:“如果你坐在飞机上的座位上,你就是坐在小亭里。汤姆等待奥斯汀倒入第一杯饮料后,享受着。在这里一小时的费用约为每人100欧元,所有饮料都可以喝。拍照和使用手机都不行。

地图上可找不到

不谈地图,谈喝酒:要来一杯爽的还是刺激的?要咖啡那样的,还是威士忌或者杜松子酒?“菜单是现成的,但选择是自己的”。所以奥斯汀和他的搭档杰西(Jesse)根据自己的口味调制不同的酒。有时候,他把带烟梅斯卡尔酒与覆盆子醋和生姜利口酒混在一起,有时候他会用白兰地、罗勒和百里香糖浆加入胡萝卜白兰地。

来奥斯汀这里喝酒是独一无二的,不仅因为他这里是一个小空间还有古董餐具、混合优质饮料,他也是位有趣的谈伴,在他自己看来这就是个好酒保,他自己说:“谁都会照着菜谱做,谁都可以做出非常棒的饮料,关键还是人”。奥斯汀也准备好了如何应付客人间的冲突:“想象一下,你们中的一位很高兴能来到这里,另一个却不是,那你们是刚吵过架吗?”

一切只为找乐子

这一个小时我和这位来自阿拉斯加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名字和那个“有丛林,有荒野,在海岛上的小屋长大”的德州大城市奥斯汀没啥关系。考虑到他的其他项目,比如在一家废弃的糖厂里组织拍片,或者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婚礼度假村里带着一队铜管乐队的奇异新婚夫妇,下一个恶作剧恐怕就会在餐厅内外出现。

奥斯丁称自己为“冒险设计师”,他把自己的特殊经历理解为创作作品。他从中学习并成长,搞出了这家“收费站”酒吧。在访问结束时,他通过储藏室走到外面,关上了纽约最迷人的酒吧之一,身后只留下一句:“一切只为找乐子”。

本文译自 stern.de,由译者 HW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