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1.25 , 20:00

半夜系列:拜访

半夜系列:拜访
credit: 123RF

# 半夜系列沉寂了好久了

这天,我去拜访一位朋友。她最近缀学了,一心逃避家人的指点,她只好搬得远远的,最后定址在一个郊外的小镇。那里各人都相互认识,当然藏不住什么秘密。这种小镇总是让我不寒而栗,但过去的旅行经验告诉我这种偏僻小镇皆是如此。

经过半天的不息车程,我才到达她家。一路驶进小镇,沿路路牌写着‘欢迎’,我却愈发不安。

后视镜中的路牌让我的寒意涌上心头。可谓凉飕飕。终于驶到她给的地址,我颇感诧异——她说把房子装修过了,但看着相当破旧。刚过七时,天色已渐入黄昏。车窗外的路上没有一丝灯火。我拔走车匙,走向房子,按过门铃,未见有人应门。过了半刻钟,我不经意地瞥一眼身旁的乡道,漆黑寂静。再次敲门、按门铃后我决定回到车上等她。我短信联系了她,她回复道刚好去了商店,抱歉让我久等,稍后就回;门没锁,自便。

我进屋了。

推开门,一股强烈的霉味扑鼻而来。我打开灯,眼前是布满灰尘的家具,看似久未打扫。我有点洁癖,于是便环视房子要找点洁具。随即,我看到了贮仓,心想里面会有扫帚、拖把之类的。我伸手扭开门把,不料手马上缩了回来——手被烫到了。低头一看,手掌已经起了水泡。

门缝透出的火光让我心急如焚。我四处找寻,终于在水槽下找到了毛巾、手套,好拉开门把;还有灭火器。随即我用毛巾裹着口鼻小心地靠近仓门,提着灭火器,转开了门把,马上喷灭了火焰。

我站在走廊上焦躁不安,等到浓烟消散后,眼前的景象把我吓坏了,贮仓的四面墙都是金属的,地上铺着油毡。让我最惊恐的不是仓房布置,而是那些躯体——那些被锁链系在墙上,被捆在看似手术台的桌上,蜷缩在地上的躯体...这些焦尸催人作呕;其中几具五官仍清晰可辨,火一定是不久前才烧起来的。所有的尸体都用破布、口球、马衔铁、袜子堵住了嘴;当中不少是赤裸的,也有的穿着胶衣;其中几具都被开膛破肚;而有的却看似一息尚存。信不信由你,我和地上的其中一具‘尸体’还有过眼神接触。他们嘴里塞满碎布,泪水不断从眼里涌出。我颤抖着双腿,脑袋一片空白;试着作声,嘴巴却不听使唤。

‘我...我打...我报警’我啜泣着说。他们盯着我,似乎点了头,躯体却痛苦都痉挛着。我拿出手机拨通了911,挂断后看到朋友的短信。

‘回来了 你在哪’

我惊诧地看着屏幕,蹒跚走到窗边,外面没人...

‘什么’我回复他,‘我在你家了 胡桃路47号’

她来电我。‘我家是胡桃里47号啊,傻瓜’她笑着说,我没回话。‘Luna?怎么了?’依旧,我默不吭声...‘嗯?’她很不解。我深呼吸,低头看着自己烫伤的手掌,窗外是闪烁的警灯。

‘...等下回你’我哽咽着说,‘我有点不舒服’

‘到底怎...’

我挂断电话,彷徨地走向前门。警察撞开门的一霎,我终于哭了出来。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