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1.20 , 22:00

半夜凉飕飕:追上来的女孩子

半夜凉飕飕:追上来的女孩子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追上来的女孩子 追いかけてくる少女

706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05/04/21(木) 15:33:38 ID:iTxSL□□9O
大概四年前吧,在关东某县的一个乡下小镇里发生的。
我从公司回家的时候走的都是同一条路。
那是一条农道,周围是很大的一片田地,接着是好多农家小屋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再往后又是田地。
只要开完这条道,马上就是一条连接着国道的大路。
只是夜晚的农道没什么灯光,黑漆漆的,多少有些吓人。
当然,也有别的亮堂路可走,但是这条农道是近路,差了不少路程,所以我才每次都冒黑走的这里。
不过想要中途去便利店的话,就得另当别论了。

那天也不例外,我完成了工作回家,开着车走在一如既往的农道上。
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左右。
那条农道很窄,有些难开,不过农道大多都这样啦。
大型车辆是禁止驶入的,不过就算是4吨左右的小型车,如果有两辆面对面想开过去的话,也是相当吃力的。
所以我每次最多也就敢开到40码的样子。

709 706 sage 2005/04/21(木) 15:51:08 ID:iTxSL□□9O
当我驶到田地和农家交叉点的时候,突然听到车辆右侧传来一阵人声。
"等等"
是个年轻女性,不,应该说是女孩子的声音。

声音非常清晰,可我的车窗明明关紧了啊。
我惊了一下,马上去看后视镜,可是没看到类似的人物。
而且我前后也没有别的车辆,所以我减速停了下来。
我回头去看车后。
没有人。
有些凉飕飕的了,我赶紧发动了汽车。

刚开车去,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等等,等等"
这回甚至连脚步声都有了。
就在我车后面,
啪嗒啪嗒追着车跑的脚步声。

我看向后视镜,看到了一个孩子。
当时我正好开到了为数不多的路灯下方,所以看清了。
那好像是个女孩子。
她穿着红衣服,有些宽松,似乎是卫衣,长发飘飘。
她声嘶力竭,一路叫喊着追着车跑。
这是怎么了,我刚要停车,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我车虽然开的不快,可好歹也有40码啊,那个女孩子却能追上来…

711 706 sage 2005/04/21(木) 16:08:46 ID:iTxSL□□9O
我加速了。
刚好来到农家附近,路有些泥泞,很不好开,但我已经顾不上危不危险了。
越来越近了。
我看了眼后视镜,就在车后,已经贴上来了。

原先以为她穿的是红衣服,可现在一看才知道不是。
那衣服本应该是白色的。
那个女孩子满脸都是血,血流下去,浸透了衣服。
卫衣胸口往上全是血红的。

我不记得自己开了多久,反正妥妥的是危险驾驶。
那女孩一路追着我的车,气都不喘一口。
“等等,等等”
她嘴里只喊着这一句话。

终于!前面就是大路了。
只要到人多的地方就没事了!
然后,在我即将驶入大路的瞬间,她突然不见了。

我憋着一口气冲上了最后的坡道。
入眼就是一个红灯,路上汽车往来匆匆。
我一个急刹车停下来。
超出了停车线一大截,但好歹没有出事故。
我呼出一口气,安下心来。

就在这个瞬间,只听“啪嘡”一声,副驾驶的车门关上了。
我根本不知道车门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
我检查了一圈,不论副驾驶还是后座,都没有一个人。
只觉得车里阴冷得异常。
我为了缓解恐惧,拿出手机给女友打了个电话。 

712 706 sage 2005/04/21(木) 16:17:12 ID:iTxSL□□9O
她接了。
我稍微安下心来,和她聊起了天。
她胆子很小,所以刚才的事我没和她提,东扯西扯讲了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讲着讲着,电话里混入了一丝杂音。
不是她的声音,像是小女孩的声音。
我听不清杂音里说了什么,杂音没有消失,不断的念叨着。

“信号好像不太好啊?”
就在她说话的瞬间,一阵疯狂的笑声传入我耳中。
是女孩子的声音。

那之后究竟是怎样回的家,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那之后也没有看到什么女孩子。
那之后没多久,我的车坏了,各种地方各种原因各种故障,只能报废了。
我还活的好好的。

完。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