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1.16 , 23:11

凉飕飕蛋友篇19:小时候那些奇怪的记忆

■诅咒 呪い

我得到了一本诅咒秘籍。
翻开书,首页上就写着:

“必须按照书上所写的步骤进行操作,诅咒才会应验。
如果步骤错误,诅咒便会反噬。
即便如此,你还要继续诅咒吗?”

那还用说吗?

我是死也不会原谅他的。
所以我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搞到了这本秘籍。
我要诅咒他。

“1.首先闭上双眼,在脑中回忆被诅咒对象的容貌。”

哼,就是化成灰我也不会忘记的。
好,下一步!

“2.脑中思考要对被诅咒对象施与何种诅咒。”

我要把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痛苦通通加到那家伙身上去!
好!下一步!

“3.最后,睁开双眼。”


■当铺的营销策略 質屋の売れ筋

当铺老板把货物一样样的放到了橱窗里展示。

依次是:小号、萨克斯管、长号、大号,
最后又放上了好几把枪。

“你这个组合好奇怪啊。”老板朋友看了说道。

“这能卖出去吗?”

“当然卖得掉了。”老板回答。

“如果有人来把小号或者萨克斯买走了。
过不了几天,那个人的邻居就会来买枪了。”

まとめ
(原文自带的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凉飕飕蛋友篇19:小时候那些奇怪的记忆
credit: 煎蛋画师Piccolo

以下来自凉飕飕:住院

商周知

有一段记忆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我小时候见到的掩盖住半边天的很多ufo,现在问身边的人都说没见过
热评

怼死赵家人
1999年那会儿的?

迪力格鲁
我也见过,街上站满了人,大家都在议论。听了会儿回家了,站在窗前都能看到满天紫色的电弧。可后来没新闻没人议论。只好当自己做梦。

小野

一直记得小时候(四五岁左右)有一次过生日,太奶奶也在。后来再长大点才知道,我还没出生太奶奶就去世了……

mimi

我也有这样的记忆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 我再家里看ccav1七点新闻直播接见外星人
就是眼睛特别大 嘴跟鼻子都很小的那种
砖家研究出了可以与它们沟通的翻译机
那个时候很多家庭是没有电脑的 ccav全国都看
可是现在我问父母 问同学 都说不记得 我还有救吗?

neptune

@mimi: 我觉得是你自己幻想的成分比较大,CC□□要是接见了外星人,估计全世界都会轰动的吧

GGG

@mimi: 应该是全世界的记忆和记录都被外星人重置了,你是漏网之鱼,小心外星特工来找你哦!

诶嘿嘿

还记得小时候能清楚的看到天上有龙在飞,一条黑色的,有皮毛 但是有点不像传统龙。

half_bug

一起讲故事哇~

大学的一个晚上,也不知做的什么噩梦,反正是突然醒过来,周围一片漆黑,室友们安然沉睡。

但当我要转头时,却发现完全动不了,也起不了身,喊不出声。因为以前有过梦魇的经验,知道自己是被魇住了,所以就拼命喊,就是那种扯着嗓子干吼不出声音的感觉。喊的啥呢,说来羞惭,喊的是我斜对角室友的名字。

大概喊了一二十声吧,终于最后一次喊出声来,声音超大,我还担心会把室友吵醒,不过他们一点没反应,我还自我安慰说梦魇时的喊声是在梦里的,别人听不着。

我长舒一口气,坐起身来要看看我斜对角的室友,然后发现他就勾着头跪坐在我腿边。我以为看错了,仔细看时,似乎还能看到他的脸孔。就又吓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好好地躺在床上,并没有起身。

坐起来时,看到脚边杆子是睡前挂的外套和裤子(宿舍床位是□□下桌,床上有两根铁的L型杆,夏天时挂蚊帐什么的,我平时就把衣服挂上去,能节省床上的空间)。

我一脚把衣服蹬下来,就又继续睡了。

桥白七花

小学的时候跟同学晚上大概8点左右的时候往小卖部丢蜘蛛炮然后被老板发现了拿了刀出来追我们,我们就躲在了家附近最深那条巷子。

他好像一个一个巷子的在找,最后走到我们躲这条巷子的时候回头了,我跟同学就等了十多分钟再慢慢走出去,然后看见他从后面冲了出来,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灯笼追我们,不过追一会儿就停了,我跟同学就绕路跑回家了。

回到家被我奶奶打了一顿,说那个老板跟她说我往他小卖部丢炮,虽然一身被打得挺痛不过好总比被刀砍好,这件事好像就已经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我跟昨晚一起的同学说起这件事,他说他昨晚没跟我出门,在家写完作业就去睡了,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结果他说了一声他爸妈可以作证,我就懵逼了

(得补充一下,那个老板是从对着路的那条小巷冲出来的,就是一个十字,左右两边都是巷子,下面是一条路,上面那条是一条很小很小的缝,得侧着身才能进去,老板就是从里面钻出来的,我记得里面好像是一个四面墙的空间,中间有一口井,听说是用来镇什么东西的,不过我长这么大就没进去看过,家附近还有很多类似的地方跟传说,都挺吓人的)

后来我有去老板那里道歉,他说他当时提着刀出来看见是我就回去把刀放回去直接往我家走了…整段事情变得得很复杂…

这种事在我小学的时候发生了好几次了,这件事只是记得最深的一件,就因为那个灯笼,还有他冲出来的地方,总让我跟那口井联系在一起了……

飞行音

小时候得腮腺炎住院,特别想爸爸妈妈,

有天晚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病房楼道一侧的窗户上有两张人脸,依稀觉得像是我爸爸妈妈,我就叫出来了,结果一病房的小孩都醒了,都跟着叫,那两个人还朝我们招手,就叫的更欢了,

结果动静太大护士来了,推开门打开灯呵斥我们安静,别吵吵,都12点多了,打扰他们和别的小朋友休息了,

我说我爸爸妈妈来了,护士说,哪呢?我指着窗户说刚才他们从这看我来着,护士回头仰着脸看着什么都没有的窗户(是那种离地挺高的窄窗户)当时就不说话了,别的孩子也说看见了,护士颤着音说:闭嘴!转身就出去了,我依稀听见他在楼道里喊:主任!!

……第二天我爸妈来探视我,我问你们是不是昨天晚上来看我了?他们说没有,然后我妈就哭了,说是我太想妈妈昨晚梦见她了。

当时我相信病房里的小孩都不会害怕因为我们觉得那就是爸爸妈妈,我住的就是北京儿童医院,那时候还没上学,八几年。

终端律

就像我小学五六年级左右,有一天一整天的记忆都没有 第二天全班人都跟我说昨天我来上课了没搞啥好好的什么都没发生 就我发现我少了一天

meo

都在说小学的事,我突然也记起来一个父母死不承认发生过的事: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和几个同学放学回家经常跟另外两个高年级的一起玩,有次下午放学有个高年级的突然提议说今天去冒险吧,要参加的人先发毒誓保证不把他供出去,大家一起躲到一个和回家方向相反的地方,看爸妈到底关不关心我们,

于是给我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边上的库房群里,我们玩着泥巴不知不觉就天黑了,害怕有人发现还专门躲在漆黑的墙缝里,

后来警车来了,手电筒光照得我们睁不开眼,只好出来了,我看了一圈都没看见我爸妈,其他小伙伴的家长都在边上数落打骂他们,警察直接上来问是谁主使的,我们约定好了不供出任何人,所以都没吭声,那个高年级的家长站出来说肯定是我家这个跳小子,又打又骂,于是那个高年级的自己招了,

后来有个同学家长顺路一起送我回去,一路上和同学一起被数落,我在离家还有一个拐弯的地方看到了我爸,我爸见我只问你去哪儿了,我问:你们怎么没来找我?别家孩子都被家长和警察叔叔一起找到了,你们怎么没发现我不见了?你们怎么不报警?

我爸除了感谢那个顺道送我回来的家长只是一个劲数落我:以后不准和那几个同学玩了,不然打断你的腿。

回家以后我找我妈哭,我妈说没事回来就好了,你爸刚才去你放学路上找了两趟(那会儿晚上八点过)。

后来六年级时我想起这事问父母,都说不记得有这件事。

凉了

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作业忘带了回教室拿,看到了两层楼高的向日葵,还是背着太阳开着的,当时觉得很神奇,但是急着回家没去跟前看,后来第二天想去看的时候发现没有了,同学说学校根本没种向日葵,可是我明明看到了,而且因为这个之后很长时间里我都以为向日葵能长这么高=-=

泥城

我有段非常奇怪的记忆,我曾经一直以为我家下面一块小菜地是我们的还有一段一起和奶奶在那种菜的记忆,所以后来一直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菜地总是别人在种,直到后来我问了奶奶,我才知道,那块地以前确实是我们的,但后来为了给大伯二伯建房子和别人换了地,而且是在我出生前就换了!!!

荒木
小时候邓爷爷来我家算吗?九几年。。。印象特深,我现在和家人提起这事他们都笑我。


发烧的时候

脑子坏掉了

我对于小时候发高烧的记忆是——正在摆弄一颗小小的石头球,突然它迅速的变大向我碾压过来,我喘不过气

评论
LinF
以前小时候我也这样

di c k
我到现在都有这个印象,偶尔会感觉一个很小的东西变得巨大,给我带来无尽的压迫感

柠檬酱
我靠!我也是!是梦见一个很小很可爱的机器人跟我一起玩,后面突然就来了一个巨大的比压路机还大的机器人,感觉喘不过来气,就吓醒

王铁崖
好多人发烧的时候是这样的

脑子坏掉了

点OO的同学们,你们是也有类似的回忆么?
请如实作答
我现在都30多岁了,还能是不是梦到这个场景…
这是发高烧的通感?

评论
Eva
我很少发烧,但经常有这个感觉,一般在晚上将睡未睡的时候...什么东西一瞬间由小到大的、想要尖叫却喘不过气就快爆炸的感觉。非常难受...不知道跟你的描述有没有出入...

商周知
类似的有

脑子坏掉了
握草……还真是这样

这是个什么原理?

meo
没有,现在基本不发烧,高二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那年h1n1肆虐,冬天,住校,身体素质差早起晚睡着凉了只感觉当天一点不冷了好舒服,头有点晕,晚自习班上例行量体温,发现我都烧到41度了,班主任让我马上回家,我只是感觉走路轻飘飘地像是在做梦一样,睡觉前很容易就睡着了,没有这种感受

ljj

@脑子坏掉了: 同意是石头球之类的和喘不过气

vva

@脑子坏掉了:
发烧的话,会是类似超快缩放的感觉,不是巨大的石头球,但是周边(或者某个特定场景)的物体突然变得巨大(或者自己快速缩小)的眩晕感。

PUA大魔王

@脑子坏掉了: 我也有类似感觉,是一个毛线球突然膨胀变大 压迫过来,透不过气了

777(持久强势)

发烧后出现幻觉了。
我发烧后全是卡通原始人打卡通鳄鱼,还有卡通五角星和旋转。
殗白
小时候发烧的感觉就是天花板放大向我压过来…


■诅咒 呪い
【解説】
“我”看一步做一步,中途睁开了眼睛,也就是说步骤错了,诅咒要反噬了。

■当铺的营销策略 質屋の売れ筋
【解説】
解说算了,懒得翻了。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6)

24H最赞